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15)

大家好這裡台台!距離七月剩下一星期了!(欸

這段劇情真的長得可以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


印量調查持續進行中,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15)



「我說十四松……現在幾點來著?」

「我沒看耶,大概三點?」

「三點喔……」真想逃避現實,一松大嘆了口氣。

要說普通做完後的某種空虛感能稱作聖人模式的話,那現在就是仙人模式了吧,現在的一松有著接觸任何性媒體都不起反應的自信。

因為很累。

從來沒有讓十四松這樣盡情釋放他旺盛的精力是一回事,他也終於回想起為何以前的自己從不敢這麼做──尤其現在自己的體力早就開始走下坡了。原來人類是可以累成這副德性的,到了哪怕等等世界末日來臨,比起逃命他可能更想就這樣埋在瓦礫堆下睡到天荒地老的地步。

疲勞感不是蓄積,而是一口氣全湧了上來。興奮時大腦分泌的多巴胺時效過去後才感受到的、身子骨宛如要散架一般的疲憊和不受控制。

尤其事後還只能在家中的小浴室中整理,整間屋子最能體現兩人經濟狀況的地方。小得擠進兩個男人密度就會過高,浴缸更是得要一松抱著膝蓋,完全縮起身子才勉強塞得下自已。

十四松拉了張小塑膠椅坐在浴缸旁,搓著身體起了一大堆的白色泡沫,一松卻連閃躲往這裡飛來的肥皂水的力氣都沒有,就這樣攤著身子一動也不動。

「一松哥哥,蓮蓬頭呢?」

「自己拿……」

「好吧──」

也真虧十四松還有大聲說話的力氣,他只覺得能量要耗損到連說話的額度都沒有了。半小時前的興奮和激動就像是做夢一樣,他完全不認為也不想重現一次。

瘋狂一次就夠了。

十四松把身上的泡泡給沖了乾淨,頭髮濕淋淋地塌了下來,臉頰則因為熱氣蒸騰而顯得紅撲撲的。

好可愛,但是好想睡啊。一松就要克制不住自己要閉上的眼睛。

「啊,那個,轉過來一下?」

「又怎麼了……」

「東西要清出來才行啦。」

「明天……」

「不行,快點快點。」

一松心不甘情不願地移動,為了執行這個動作他還得稍微站起來才行。

馬上就好啦,十四松說著又把手指伸進那個數十分鐘前還極度敏感的地方,現在卻泛著一股灼熱的疼痛感,遲鈍得不可思議。

「別亂來啊,我現在可沒有那種力氣奉陪。」

「才不會啦。」十四松終究還是有極限的,儘管他才剛肆意妄為的部位裏頭依舊維持著鬆軟和黏膩,但著手清理時的十四松看起來確實是興致缺缺。

「嗚啊,一松哥哥的屁股竟然可以這麼沒有吸引力……」

有些紅腫的嫩肉,以及隨著手指動作緩緩流出的液體,竟然會沒有興奮感成這副德性。十四松苦著一張臉。

「那還真是謝天謝地,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明天下午?」

「太快了。」

「沒辦法啊──對了我要沖水了──」

熱度正好的溫水湧了進來,稍稍緩解了內部的疼痛。一松在十四松結束動作後又翻過身,回到一開始抱膝的姿勢。

「你要泡嗎?」

「不用啦。」十四松不喜歡縮著身子泡澡,家裡的浴缸實在太小了。

「明天去一下澡堂好了。」

「好啊!」

十四松把蓮蓬頭掛回掛鉤上,也沒有要離開浴室的意思,而是靠著浴缸邊緣,繼續坐在小塑膠凳上。一松伸出手,碰著了他的後頸。

「頭髮。」

「嗯?」

「前陣子說要幫你剪的。」

「對耶!那這個周末幫我剪!」

「好啊。」

一松伸手去把玩脖子後方那撮特別長的頭髮,還順便撓了兩下十四松的頸側,會癢啦,他格格笑著,怕癢似地縮了縮肩膀。

「會剪成什麼樣子?」

「普通剪短而已啊。別的我也不會剪。」

「松野理髮師、松野理髮師!」

「幹嘛?」

「我想要龐克頭!」

「我才不會咧。」

「松野理髮師!」

「又怎麼了?」

「瀏海感覺也有點長了!」

「喔,到時一起剪。」

「松野理髮師──」

「還有什麼要求嗎客人。」

「幫我洗頭──」

「自己洗啊。」

「客人跟你拜託──」

「……坐好別亂動。」

十四松立刻挺直了背脊,特別規矩。

用肥皂搓出的大量泡泡其實十分有趣,如果有餘力他甚至會考慮捏個貓耳放在十四松頭上,但現在的他實在沒那個力氣。

即使身為六胞胎,他們兄弟的髮質依舊各不相同,或許是重視程度和保養方式不同的緣故吧,一松想起末弟那些不知用途的瓶瓶罐罐,也不知道都是拿來做什麼的。而兄弟中最熟知的大概就是十四松的頭髮了,從他們還不分彼此的時代開始他就經常幫十四松洗頭吹頭髮,對那比自己稍硬的髮質相當熟悉。

「那個啊,一松哥哥。」

「怎麼?」

「世界真的是很難懂呢──真是不知道在做什麼耶,我常常會這麼想。」

「是啊。」

不要說他們這個年紀,到了七八十歲都還不全然了解的人也大有人在。

「但是我會努力去理解的。」

「這種事也急不來吧。」

「我會加油的,所以一松哥哥要等我一下唷。目標是成為最了解哥哥的人──」

「……那你倒是不用努力。」就已經是了。

明明也不是什麼非理解不可的事。對一松而言,十四松不知世事也好,不成熟也好,都是無所謂的。

已經要邁入中年了,還像個孩子一樣,用談論夢想般的語氣說著想要長大的目標,那現在為了避免泡泡入侵而閉著的眼皮底下的雙眼必定也是閃閃發亮的。

「眼睛閉好,我要沖水了。」

一松扭開了水龍頭,熱水和蒸氣一起湧了出來。

真的是累得不行,他想著。這樣像是以榨乾體力為前提的相互索取也好,為了對方想要改變的念頭以也好,思考這些真的讓人疲憊至極。

「喂,十四松。」

然而或許非得要到自己耗盡氣力,再也無法費神用彆扭去包裝自己的所有心思,才能讓它完完整整地展現出來。

「我愛你。」

「欸──?!」

十四松驀然張開雙眼,那雙閃著耀眼光輝的眼裡滿是訝異和驚喜。

「我也最愛一松哥哥謝謝再見全壘──痛痛痛肥澡水流進眼睛裡了!」

「讓你眼睛閉好了啊。」

一松盡可能地維持著語氣平淡穩定,但他知道自己的雙頰正因為太過直白的情話而發燙。

 


【TBC】

沒談過戀愛卻要打那三個字感覺真的很害羞(......

啊......那個......不知不覺中也400粉了,真的是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真的很愛你們TATTT

但我開點文從來沒寫完過......所以....(某人表示(.....

至少.....等我寫完這篇(欸

六月要過去了,感覺人生略空虛(....

想要同好想要聊天嗚嗚嗚嗚TATTTTTT

评论(14)
热度(23)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