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仗露】今宵諸事不宜

終於體驗到朋友口中的 「要開學了但心還在杜王町」 是怎麼回事了(←

回過神來好像很久沒動這個帳號了,其實一直有在持續創作,但有些不太好貼上來或是一貼就被屏,久而久之就懶(.......

但最近有點低潮,就隨手拉個仗露短篇。第一次寫這對,希望人物別走樣得太厲害(躺


/


【今宵諸事不宜】


東方仗助走過來吻了他臉頰的同時,他感覺上臂那條淺淺的口子正在迅速癒合。本就是條沾沾口水就會好的小傷,他不打算瞞著也沒打算特意提,總不好早上睡昏頭腳指頭撞到桌角了也要喊人來治。露伴就不曉得這傢伙是怎麼看到那條掩在短袖下的傷了。

肌肉重新黏合的怪異感僅短短一瞬。...

【馬場林】BB-04

(04)

『──是個女高中生,還是名校出身的。』

「誰?」

『什麼誰?不就是你前幾天發現的屍體,鑑識科說已經丟在那超過一星期了。』

「喔……原來如此。」

他坐在鞦韆上頭,聽鐵鍊因年久失修而吱呀吱呀地作響。本就是為了讓孩子遊玩而設計的高度,林再怎麼縮著腿也沒法讓雙腳在鞦韆搖晃過程中徹底懸空,加上一名成年人蜷著身子玩鞦韆的模樣看上去挺蠢的,他只是坐在上頭,想到時隨意晃上幾下。

原來是個普通的女高中生。什麼男扮女裝、被自己的女朋友殺死等云云簡直錯得離譜,光設定就出了大差錯。林本不想再跟這具屍體扯上任何關係,也沒有報警的打算。球隊中有個刑警隊員不代表他喜歡和警方打交道,畢竟身為殺手還是...

【馬場林】BB-03

沒完沒了的廢話繼續中(


(03)


「──那得看這一百個人覺得玩具槍是什麼東西吧?」

「什麼意思?」

和馬場不同,馬丁內斯的駕駛風格可說是大刀闊斧。對駕駛一竅不通如林也知道一般人開車時轉彎會稍微減速,但馬丁內斯似乎不打算把自己的腳隨時放在煞車上頭,時速也一直在違法的邊緣游走。

林也不是第一回搭馬丁內斯的車了,仍對豪華的慣性全餐敬謝不敏。基於某種殺手的直覺與生物的求生慾望,他一直緊抓著車頂的把手不曾鬆開過。

「如果那些人跟馬場那傢伙一樣,覺得玩具槍是垃圾的話……你就當那邊真的躺著個垃圾好了,像是用過的保險套之類的。」

「為什麼要舉保險套當例子啊。」

「大家就會想著,應該...

【馬場林】BB-02

都是廢話跟瞎聊(

有路人(???


斷章-A


「對了,殺手小姐。」

「我才不是什麼小姐。」

「好啦好啦,殺手先生。」

「做啥?」

「你都不問我嗎?像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之類的。」

「關我什麼事啊,你都要死了。」

「問我一下嘛,我可是一直很憧憬那種『在死前說出自己人生理想的最終BOSS!』的感覺哪。能夠在被人殺死前侃侃而談,沒有比這更奢侈的事情了吧?雖然我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大反派就是了。」

「確實不是。」

「拜託你啦,做為報酬,我可以按照你喜歡的方式和姿勢來唷。」

「不用,謝謝。」

「那你要問了嗎?」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具體...

【馬場林】BB-01

※別讓自己在暑假太閒的產物

※能寫多少算多少

※因為可能會被封面殺掉所以努力不坑

※今天也是OOC爆炸


(01)

──那,你覺得你是同性戀嗎?


煩死了,那又怎樣?關你什麼事?林憲明當然不是頭一回遇到這個問題,身為殺手見過的人不計其數,其中會問出如此失禮問題的人大概佔六成五左右──這當然也不是精確數據,只是他的個人感覺。想要精確數據就自己找統計學家要去,他對統計學一竅不通。

他是長了張纖細乾淨、連自己都引以為豪的臉龐,裙子穿在他身上很好看,他也樂於保養自己的一頭長髮,然林從不掩飾自己身為男性的事實,至少他從未在說話時掐高自己的音調,或是改一改自己隨興粗暴的坐姿和...

【馬場林】低/級/小/說-03

(01)  (02)


努力申請了個AO3,請走→這裡

前兩篇的連結也全部更正為AO3,抱歉讓先前無法閱讀的各位久等了。

這是三篇短篇的最後一篇,我的任性與惡趣味之作就此結束了,感謝各位。

在創作馬場林這個CP時,我總是比以往更加按照個人喜好隨性妄為((  或許與大家喜歡的樣貌大相逕庭,就某些方面而言,是程度非常嚴重的崩壞也說不定。

但這就是我嘛。我到哪裡都是這副德性,沒辦法(x
總之,非常感謝閱讀的各位。


【馬場林】低/級/小/說-01

上星期六ICE出的薄小料,三篇小短篇,這是第一篇

幾乎沒開到車但各種過不了審,先上圖試試(
總之非常抱歉(????

AO3連結→走這邊


【馬場林】Placebo

關於奇怪的藥的故事(x


【Placebo】


味道很噁心。

硬要形容的話,就是感冒膠囊裡頭的藥粉用冷水兌開後又調進大量劣質糖精的味道。彷彿公園角落販賣的廉價棉花糖,只需一口,那股膩得令人反胃的甜味就會纏在牙齦與上顎之間久久不去──即使甜膩至此,仍舊遮不住底下別有居心的苦澀味道。長期受訓鍛鍊出的殺手直覺正警鈴大響,尖叫著這東西喝了對身體準沒好處。

唉,我當然知道。他將那些尖銳的吶喊都塞到腦海深處,端起小瓶又喝了一口,果然還是難喝得要命。

林不懂一個人類得爛醉到何等程度才能把這玩意兒不知不覺地喝下去。不但味道噁心,飄散著一股由於摻了許多人工香料導致聞起來和廁所芳香劑有八...

【馬場林】同小小賭徒道聲早安

20歲生日!祝我生日快樂!!

距離喊林林弟弟的日子也不遠了(悲傷

趁著還沒換日趕快發(←

趕著今天寫的OOC文筆爆炸不要在意了(不行

/


林著迷於猜測馬場的一舉一動。

而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突然能輕易猜中了。


【同小小賭徒道聲早安】


硬要形容的話,就是個和早辰星座占卜差不多的東西。

他想起接在每天的體育新聞之後,將人類僅用出生月日為基準分類成十二個類型,再以不知哪來的根據肆無忌憚地預測全人類的未來。負責播報的主播總是刻意掐甜了嗓子,口中吐出的內容大概和她的雙眼皮一樣不真實。

大概就和這種可笑又不知所云的東西相去無幾,至少...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