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四創】養一隻燕(下)

折騰了很久的下(??

在另一圈過的不太愉快就換一換心情

但當初那種考前的陰暗心情有點兒跑了所以畫風突變(???

 @深淵從尼西裙下過  @深淵從尼西裙下過  @深淵從尼西裙下過 
說好的艾特你三次喔(????


不逃跑就往下喔☆





【養一隻燕】(下)

 

I got my ticketfor the long way ’round (我拿到我的長途的車票)

Two bottlewhiskey for the way (帶著兩瓶威士忌一起上路)

And I sure wouldlikesome sweet company (我當然想要有個甜蜜的伴侶)

And I’m  leaving tomorrow, what-do-ya say? (我明天就要離開,你覺得如何?)

When I’m gone (當我離開後)

When I’m gone (當我離開後)

You’re gonna miss me when I’m gone (你將會想念我,當我離開後)

You’re gonna miss me by my hair (你將會想念我的頭髮)

You’re gonna miss me everywhere, oh (你將想念無所不在的我,喔)

You’re gonna miss me when I’m gone (你將會想念我,當我離開後)

 

 

「When I’m gone、When I’m gone……」

 

隨處可見的小餐館中的音響音質並不好,歌手慵懶的聲調混著沙沙的雜音流了出來,唱著那首紅極一時的CUP SONG──桌邊有人津津有味地打起了拍子,可惜他身邊的杯裡裝滿了水。

「Bon appetite.(請慢用)」

餐館老闆蓄著一臉大鬍子,放下餐盤時卻意外地小心翼翼。幸平攪動淺盤中的馬鈴薯冷湯,對著老闆有禮地一笑。

「 Merci.(謝謝)」

興許是沒想到長著一臉東方臉孔的幸平也能說法文,老闆先是一楞,才又哈哈大笑起來。

「你會說法文啊?」

老闆用英文向幸平攀談。他說他其實不會說法文,只是看著電影裝模作樣地學了一陣,想不到今天碰上個正主了,還是個亞洲人。他熱情地說個不停,甚至忘了手上的動作導致身旁客人一陣抗議。

「你是哪裡人?」

「日本。」

「哦哦──我老婆去年到那裏玩過一次。」

「老闆怎麼不跟著去?」

「人老了,不想動彈啦。但我老婆還是這樣到處亂走,真怕她跟來路不行的傢伙跑了喔。」

前提是有人要她的話啦,老太婆一個。語罷整餐館的人都笑了起來。

「死鬼,幹活!!」

後台傳來一聲大吼,老闆立即縮起了脖子。你看還兇巴巴的。

幸平覺得很有趣。這種親切和人情味讓他想起在幸平餐館的時候,大家彼此認識,店裡都是客人的談笑聲。

「我上次遇見一個美國人,嚇死了,他說他會十國以上的語言,說這叫英才教育什麼的?小哥也是這樣嗎?在學校學的法文?」

「我在法國生活過一陣子。」事實上法文可能還比英文強一些──他在心裡補上後半句。

「喔?那還真是稀奇!家裡的緣故?」

「我的……戀人,住在法國。」

在他人面前這樣形容總覺得有些彆扭──被當事人聽到大概也會這樣認為。

「法國啊?不錯啊,我喜歡金髮的小妞兒!」

還會被認為是個小女友而非大男人。幸平差點沒笑出來。

「不,他是個男的。」

要是平常幸平一定不會說出口。大概是被餐館這種開朗的氣氛感染的緣故吧。

老闆果然沒露出避之唯恐不及或著類似的表情,甚至他的表情越發曖昧起來

「哎呀,這麼說小哥該不會是那個吧?」

他把食指和拇指圈成一個圈,不言而喻。

是啊,幸平點點頭,換來餐館內又一輪的哄堂大笑。

「哎,問那麼多做什麼呢!都不管人家理不理你的?」

餐館老闆娘是個略為豐腴的女人,看著約莫六十歲上下卻風姿猶存,她一一往客人面前的玻璃杯注滿冰水,回廚房後方時還被老闆捏了兩下屁股。

「死鬼你!」

她拿起空水壺往老闆頭上好一陣敲打,表情卻看不出多大火氣。

「老闆娘很漂亮。」幸平真心地讚美,看得出年輕時必定是個大美人。

「就是說啊,哈哈!老闆還一天到晚放她出去溜達,我們看不見老闆娘都寂寞喔──」身旁的客人跟著搭腔,甚至伸長了手過來勾了勾幸平的肩膀。

「老闆你都不會寂寞啊?」

「哈哈哈。」

老闆笑而不答。

 

 

X

 

 

幸平喜歡旅行。

他喜歡各地的風土民情,品嘗當地的料理,體驗特殊的文化,欣賞不同的風景。

睜著一雙滿是好奇心的眼,去探索世界。

隨心所欲,無憂無慮地,雖然也會遇到一些不怎麼愉快的事,但旅行總是讓人興奮。

「如果你還沒有找地方住的話,不然我介紹我朋友給你吧?他說他那裏有點人手不足。」老闆在聽聞幸平還沒去找地方下榻時立刻拿起了電話:「這附近找旅館不容易喔。」

這樣溫暖的相遇也是旅行的醍醐味之一呢。幸平這麼想著一邊擦著玻璃杯。

老闆的朋友是一間酒吧的經營人,據說是上星期有位服務生突然罷工的緣故,店裡陷入了一團混亂。端盤子之類的工作以前就已經做得很習慣,幸平俐落的手腕讓老闆的朋友和當晚的同事們驚嘆不已,換得一晚的住宿以及明天的早餐。

把一批杯子全數照吩咐在櫃檯上排好後,幸平在角落的座位稍微休息,那個和他一起工作的女酒保不知為何推了一杯酒過來。

「不必麻煩了……」

幸平原先想推拒,但女酒保吃吃地笑著指了指吧台上的一名客人:「那位客人請的哦。」

他不是很懂酒吧裡那些詭異又隱晦的規矩,只是禮貌性地微笑,走上前去道謝。

「我剛剛在餐館有看見你。」

對方是一名男性,似乎是義大利人,操著一口南歐腔調的英文,讓幸平想起了阿爾迪尼兄弟。

「哦。」

幸平應了一聲。

「你說你在旅行。」

「是啊。」

「你喜歡旅行嗎?」

「當然。」

「你知道嗎?」那人招了招手,又向女酒保要了一杯雞尾酒:「你看起來並沒有你說的那麼開心。」

他湊了過來,幸平聞見他身上並不濃重的古龍水味。

 

 

X

 

燕子之所以能翱翔天空,是因為他們的骨頭滿是空洞,羽毛也輕得彷彿沒有重量。

 

X

 

 

他原先沒有想過要打給四宮。在店裡看起來清閒時說想出來走一走,揣著手機就出來了。

在長年的四處旅遊中,幸平並不常和四宮直接連絡。一來是滿世界跑總摸不清時差,二來是不想打擾對方休息。

『喂。』

「……師傅睡了嗎?」

『還沒。』

「要睡了嗎?」

『怎麼?』

「我剛剛遇到一個義大利人。他請我喝酒,還強吻我。」

『……』

「我原本不知道這是要做什麼,等到他把我拉到廁所我才明白。」

很笨對不對?他格格地笑。

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就算真的做了什麼出格的事,只要不說對方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但我突然覺得把另一個男人的那啥塞進自己屁股裡好像挺恐怖的。」

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從來沒想過這種事,明明以前做過那麼多次。

『……』

「你有生氣嗎?」

『沒什麼好生氣的。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吃醋?」

『……多多少少。』

「哈哈。」

他笑他毫無意義的忌妒心和獨佔慾,又覺得刻意挑起這樣情緒的自己實在幼稚得可以。

 

 

I’ve got my ticket for the long way ’round (我拿到我長途的車票)

The one with theprettiest view (沿途有著最美麗的風景)

 

 

『上次你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哪一句?」

『我上次問你為什麼來法國不來住我這裡的時候。』

「喔──」

因為很重啊。

眷戀就像枷鎖一樣,儘管四宮在感情上從未給幸平任何壓力。

哪裡也無法去,哪裡也不想去。

就想窩在那一直闔著雙眼,安安穩穩地沉眠。

「唔,大概是因為師傅就像棉被一樣?」

『什麼鬼。』

不會阻止裏頭的人離去,暖和的溫度卻讓裏頭的人動彈不得。

哎呀,這比喻挺貼切啊,幸平忍不住笑了聲。

「你知道嗎,剛剛那個義大利人啊,說我看起來不高興。」

『還以為你一直像個笨蛋一樣的到處傻笑。』

「我也這麼以為──」

結果一個陌生人都看得出自己不高興。

 

「累了的話,回來也沒關係。」

只有在隔著電話時能讓四宮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彆扭。

「你知道的……創真。」

只要你想。

「師傅每次都是這樣。真過分。」

長大了之後,才能明白「愛」這樣的字眼有多沉重。年輕時那樣大大方方坦坦蕩蕩,雖然真誠但也相當輕浮。

──說不出口也無所謂。

他知道的。

「……店裡缺人嗎?」

「我可以僱用你專門削馬鈴薯皮。」

「好啊。」

 

 

It’s got mountains, it’s got rivers, (沿途有山脈,沿途有河流)

It’s got sights that give you shivers (有美到讓你起雞皮疙瘩的景色)

But it sure wouldbe prettier with you (但是假如有你相隨的話一定更棒)

 

 

 

那一隻被豢養的燕子,今日也在天空自由的翱翔。

敞開的鳥籠,打開的窗。

也沒有拴著牠的腳環或著鎖鏈。

 

而牠終將歸來。

 

【END】

其實每次打完一篇文章都有很多話想說  但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總之......大家知道的(????

朋友說旅行很自由很充實但也很寂寞很空虛

大概就是這樣吧XD

謝謝大家的支持TTT四創大好我們一起加油!!

评论(15)
热度(140)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