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全職高手】【張安】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08)

台台來了///

天啊開始緊張填不填的完((???

希望過年前能填到至少三分之二啊QAQQQQQ


開始OOC大暴走大家快逃(←



(08)

 

 

那是即使不用體溫計去精準測量也能明確辨認出來的高燒。

安文逸睡得相當不穩,模模糊糊地聽不清囈語些什麼,翻來覆去的也不見清醒,睡衣的扣子有半數全給他蹭了開來。

搭上因高溫而微微泛紅的肌膚或許稱得上美景,但張新杰沒什麼欣賞的心思,急忙幫他扣了上,又用棉被蓋得嚴實。

「小安?你醒醒。」

他低聲叫喚,換來安文逸皺得更深的眉頭。

「唔……」

「你發燒了,起來吃藥再繼續睡。」

「再等等……」

張新杰無奈,只得先下床找感冒藥。

深冬的夜裡很冷,他鮮少在這個時間點完整清醒,夜裡特有的靜謐或許是他會喜歡的氣氛,此刻他卻無暇感受。他的意識因擔心和著急而清明,步伐也沒半分剛睡醒時獨有的緩慢。

不論是體溫計或是常用的感冒藥,以張新杰的個性必定是妥妥的備著的,連擺放位置都一清二楚,省了尋找東西的時間。

他還是拿了耳溫槍,確認安文逸的體溫不到需要半夜送急診的地步──儘管體感上挺嚇人──還在正常感冒的幅度內,也算放了一半的心。

高溫燒得安文逸的意識迷茫,他隱約有聽見張新杰的聲音,可腦袋無法分辨內容到底是什麼。思考都變得異常遲緩,這裡是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自己怎麼了,大量疑問全攪在一起。連帶著感知也鈍了許多。

他被封住了呼吸,隨後溫水和著藥丸被渡了進來,他無法辨認貼上唇的那溫暖柔軟的觸感為何,藥被融化了一半,匆匆嚥下後整個喉嚨還發著苦。

溫水第二次渡了進來,幫他沖走了殘留在喉頭的苦澀。

貼上額頭的手掌溫度不高,很舒服。

「睡吧。」

這大概是安文逸唯一能聽懂的話了,他甚至連說這句話的是誰都不太清楚,只記得那人的聲音低沉平穩令人心安,隨後便鬆開懸著意識的繩,直直摔入了沉眠之中。

 

聽見安文逸的呼吸逐漸規律平緩,張新杰才放心地長出一口氣。他這方面的經驗真的不多,好在他做得不算太差。

或許還摻雜了點私心吧,他下意識的抿了抿唇,隱約能想起方才感受到的微燙溫度。

貪婪會帶來毀滅,但禁慾不會有任何建樹。

進步建立於欲望之上,而這當然不足以滿足他的貪心。

只是小小的緩解一下乾渴而已。

即使打從心底明白趁人之危不是好事。

但以後這樣的機會應該不會太多,就原諒我吧。

他掂量了自己的心情,大概百分之九十五還是擔心的。

剩下一點點的角落就稍微留給喜悅吧。

他這麼想。

 

 

 

安文逸醒來時,第一時間被低落的情緒包圍了。

大腦提供的零散記憶不足以拼湊出昨晚的全貌,但綜合昨晚自己的高燒,又有人照顧這點,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個真相──

──那就是又給張新杰添麻煩了。想到這安文逸簡直想把頭塞進枕頭裡,悶死算了。

四肢依舊軟綿無力,頭腦也還相當沉重,無法忽略的睡意讓他的眼皮彷彿有千斤重。

又過了幾分鐘,他總算從如同一團毛線的思緒中整出應該先向學校請假,於是他開始摸索起自己的手機,幸好睡前記得放在床頭。

『──又有什麼事啦大少爺?』

「我說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酸啊……」

『噢不對,你現在是病人,要溫柔點。怎麼啦?』

「你怎麼會知道?」

『什麼我怎麼知道?怎麼知道你生病?』

「這件事不是只有……」

『不就是你心愛的前輩告訴我的嗎,他已經要我幫你請假啦,所以沒事快點滾回去睡吧。』

「前輩怎麼找的你?」

『親愛的你也真可愛,沒有我你們怎麼認識啊?前輩想搭訕你不就先找了我嗎?』

「……我實在很想質疑你的用詞。」

『我覺得我用詞精確啊。不說這個,你跑去前輩家住,隔天就發燒是怎麼個意思啊?就算沒戴套事後東西也要清出來啊,不然很容易生病的。』

「……」

『不是吧你連吐槽都沒力氣啦?』

「對……掛了。再見。」

這種低層次的對話讓安文逸一陣一陣地無力,把手機扔回床頭,又躺了下來。

等病好了,找個時間請前輩吃個飯什麼的好了。這個念頭在腦海裡打轉了兩圈,又被睡意驅散了一半。

「醒了?」

此時張新杰的聲音隨著白粥的香氣漫了進來,讓安文逸搖搖欲墜的意識瞬間清明了八成。

「剛醒……」

「還想睡?」

「嗯。」

「先吃點東西,吃了藥再睡。」

事到如今,安文逸已經連拒絕張新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低著頭,盡快把分量不多的粥喝完,又接過張新杰遞來的感冒藥。

「真的很不好意思,這樣麻煩前輩。」

「沒事,不拖時間。」家中工作者的好處。

感冒藥的效力發揮迅速,很快的眼皮又沉重起來。

「想睡就繼續睡,多休息。」

體貼的話語拂過耳邊,輕飄飄的。

「前輩。」

「怎麼?」

「前輩不可以對我太好。」

「為什麼?」

「因為我會……」

想得寸進尺。

會對某些不可能的事抱有期望。

 

「──沒關係。」

 

是什麼沒關係呢,他這麼想。

是我的說不出口?

還是其實我抱持的一切,他都心知肚明?

 

 

「你的話,就沒關係。」

 

張新些並不確定安文逸是否有聽到這句話,以及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哪種結果都好。

他已經做好所有準備,去迎接改變,以及未來。

要是結局能如想像中一致就好了。

注視著安文逸因畏寒而裹成一團形成的被子球,他淺淺地勾著唇角。

還是那樣寵溺的笑。



【TBC】

天啊好不滿意喔(????)有空一定要修TTTTTTT

生病篇總算可以告一個段落了(←

大半夜的不知所云(?
於是丟個可愛的張安群:253185393  ←歡迎來玩!

同樣感謝大家的支持TTTTT愛你們TTTTT

评论(2)
热度(31)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