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韓葉】別棄療

嗨嗨大家台台來了////

 @啼啼 一起REPO啦心情愉快(???)

療程描寫來自家父的經驗談

身為為大家帶來愛與勇氣與夢想與希望的天使(????)台台呼籲:在現在癌症等慢性病如果早發現治癒率其實相當高,大家記得定期做健康檢查,不要放棄希望,美好的未來等著你(啾咪
是HE!!HE!!HE!!身為愛與勇氣與(ry)的我難道還會be嗎!!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不放棄,一旦放棄,比賽就結束了喔(誤



【別棄療】



 

當針頭埋進手腕時,葉修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藥水被強迫性推進血管時產生的劇痛沒有改變,但葉修的臉不見扭曲,只是麻木地注視管子慢慢一推到底,然後針頭被拔出。

他甚至沒有理會護士遞上來的酒精棉花,隨便在傷口按了會兒就扔進垃圾桶裡。

葉修默默的走回病房,坐在床沿,等待熟悉的嘔吐感一湧而上。

他開始乾嘔。身旁的人立即默契地遞來了盆。

從早上開始就沒進食,胃袋空空如也。葉修咳了幾聲,只咳了點酸水出來,也不算辜負對方刻意拿來的盆。

 

「還好嗎?」韓文清起身抽了幾張衛生紙,順口問了一句。

「不好,但習慣了。」葉修回答得蠻不在乎。

 

癌症身為死亡代名詞的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了。

人類的科學發展飛速,各式療程相繼推出,癌症迅速的化為諸多病痛的一員,只是難纏了點。

即使棘手程度下降,仍改變不了療程辛苦的事實。

「有病就治唄,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放棄治療。」

拿到診斷書時葉修是震驚的,大概十分鐘,對他而言相當長了。

「能好嗎?」韓文清關心的總是最務實的問題。

「誰知道?不過放棄就結束啦。哥還想打榮耀呢,打很多很多年。」

「好。我陪你。」

 

人生那麼短,哪有多餘的時間拿來絕望?該辦什麼就辦什麼去,剩下的再說。

他們一直都是這樣面對。

榮耀也是,任何困難都是。

 

 

韓文清買了頂毛線帽給他,黑色的。

「醫院開著冷氣,會冷。」

他這麼說。

葉修隨便笑了笑就戴起來了,他知道是為什麼。

長時間的化療讓他的頭髮早就一根不剩,徹底沒了禦寒功用。

人的頭頂是散熱最快的部位之一,很多人會忘記這一點。頭髮只有在失去時才能真正明白它的功用不只是美觀而已。

化學藥物是一種地圖砲。殺死癌細胞同時也會帶走很多正常細胞。

醫藥科技很發達,新藥相繼開發啟用,但目前仍無法完全取代化療的地位,因為化療穩妥,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雖然兇殘,卻是最不容易有漏網之魚的治療方式。

對身體的傷害很大。但葉修就是熬著。想著牙一咬就過去了吧。

他又吐了一陣子,覺得胃部空盪盪地,飢餓地猛烈收縮,葉修感到有些疼,卻提不起胃口進食。任由胃雖張牙舞爪的消化胃壁。

又是胃啊,他恍惚地想著,原本就是因為胃痛順道做了一次健康檢查,胃痛只是普通的潰瘍,想不到卻是檢查出了別的東西讓他受苦受難。

他從未想過身體裡有病灶在悄然蔓延。

癌症最為可怖的就是一開始一點感覺也沒有。

「到點了,吃飯嗎。」

「先放一放吧,不想吃。」

吃只是一種說法,事實上葉修很久沒碰固體食物了。食物的氣味讓他反胃。韓文清也明白這一點,他從來不在葉修面前吃飯。

「……」

「幹嘛那張臉?」

韓文清沒應聲,只小心翼翼地避開胃導管,環了環葉修的肩膀,

「我不好抱。」葉修笑了聲,也沒抵抗。他瘦了一大圈,抱起來鐵定不舒服的,身上還透著一股子藥味。

「不要緊。」

「哎,等哥好了一定要去大吃大喝一頓。」

「不准吃泡麵。」

「太殘忍了。」

葉修沒有抬手抱回去的意思,就是安靜的待著。

韓文清身上也有種醫院特有的味道。

待太久了,沒辦法。

 

 

新藥的說明書只被葉修看了兩眼就隨手扔在桌子上。

「上面寫了什麼?」韓文清把被揉成疑團的紙張撿起攤平,稍稍掃了兩眼。

「也沒寫什麼,副作用唄。」

「沒有要注意的?」

「就專門恐嚇你那有多不舒服。」

還能多不舒服啊,葉修笑。

「你還是該多注意著點。」

「隨便吧!」

葉修精神狀況其實並不差,療程進一年下來也不算太頹廢,還有心情能跟他多扯兩句。

放棄還早呢。

如果你快死了,試不試?

當然試。擂台賽上剩下五%血,你還上不上?

用得著說麼。

那就是了。

 

「新藥呢,如果在寫小說,沒準用兩次就好了。」

「誰知道。」

「不然就是用兩次就死了。」

「別亂說。」

「開個玩笑,嘿嘿。」

毛線帽被摘了下來,葉修嫌悶得荒。

「也快夏天了啊,熱死了。」

「帽子戴好。」

韓文清皺起了眉頭,他並不贊同葉修貪圖涼快的行為。

「哎,這麼嚴苛。」

葉修聳了聳肩,沒去躲避韓文清伸手過來給自己戴妥帽子的舉動。

手指蹭到了後頸,有點癢。

韓文清的唇湊了上來,他下意識就是一閃,卻被牢牢地控住了後腦杓。他闔上眼,雙脣閉得死緊。常態性的嘔吐讓葉修一直覺得口中有股怪味。

韓文清也沒強迫他的意思,摩娑了兩下就離開了。

「葉修。」

「怎麼?」

「你長頭髮了。」

他的指尖還在葉修後頸上磨蹭著,那種異於皮膚的絨毛感特別突出。

很久沒出現的手感。

「咦?真的假的,哪?拔根哥瞧瞧。」

「太短了。等長點。」

「什麼樣?」

「就頭髮。」

新長出來的髮絲,細細的,有一點自然捲。

像是嬰兒的胎毛。

韓文清反覆揉按著那處的皮膚,露出了點細不可聞的笑意。


【end】

家父過著每天看上去都要入定的樣子今日還是活蹦亂跳的

但如果昏倒了就嚴重了喔ˊˋ外公第一次昏倒後九天就走了ˊˋˊˋˊˋˊˋˊˋ

好啦,願大家和大家的韓葉都幸福快樂身體康健一輩子不離不棄,HE萬歲(煩
謝謝大家支持////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