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赤安】【AKAM WEEKEND】07-嫉妒

明明身體很累精神異常亢奮,所以就寫完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許久不見的廢話體寫起來真爽


※畫風很奇葩

※又是兩坨沙發馬鈴薯

※老樣子同居住美國

※都是廢話、全部都是



【嫉妒】


他低著頭,表情被帽沿投下的陰影遮住而模糊不清,只見他雙拳緊握,肩膀不住地顫抖。

不行、不能再想、不是那樣的。

一切不過是他太過在乎的錯覺,他不該這樣認為,應該信任兩人的感情,也該相信那人的舉止並無二心。

他應該要去相信,卻無法相信。覺得這樣的自己既醜陋又難堪,可就是無法停止。

該怎麼辦才好呢。

他抬起臉,眼神流露出一片茫然和悲哀,以及一絲憤恨──

 

「為什麼突然看這種奇怪的愛情電影?」

「有什麼不好,男主角很帥啊。」

降谷接過赤井遞來的咖啡,「謝啦。」然後輕啜了一小口。份量正好的牛奶和砂糖。

「……是麼。」赤井聳了聳肩,他手上的是什麼也沒加的黑咖啡。

難得在晚飯過後看得不是新聞,而是不知為何轉到的電影台,以及不知為何選擇了的以愛情為主題,再也沒有形容詞比爛俗更加適合的電影。刻板化的人物,毫無驚喜感的劇情,甚至能猜出下一句要說些什麼的台詞。雖說稱不上差勁,但無聊的確是相當無聊。

在男主角撞見女主角與他人互動親切(連親密都稱不上,就是稍微熟了一點的朋友),然後無可救藥地陷入懷疑與痛苦的情緒之中,他終於起身去泡了一杯咖啡──當然絕不是認為這部電影有泡咖啡坐下來慢慢看的價值,而是再沒有咖啡因刺激腦袋他就要直接睡著了。

然而選擇了這部電影的降谷看上去好像不是對劇情發展特別在意,只是若有所思地啃著前陣子買回來的洋芋片,也沒有對劇中人物的行動特別表示批評或贊同。

被舔去調味粉的指尖令人心猿意馬。比起關注電視裡的男女主角是否最後能心意相通,赤井認為物理意義上地和降谷通一下會更有趣。

「同樣的劇情已經重複十分鐘了吧。」

「嗯。」

男主角的自我厭惡和厭世似乎都到了最高點,思考也好說話方式也好都相當混亂,只一味地重複著自己的糾結。

「截至目前為止有什麼心得?」

「很難懂啊。」

「難懂?」

降谷指了指螢幕,男主角滿臉憔悴地抱著頭。

──我應該要相信,因為我是愛她的,我應該要有自信。

──但我應該要懷疑,因為我是在乎的,所以我應該要去爭取。

──我該怎麼做?怎樣才是愛她的表現?

 

「……就算他糾結該不該,事實上就是吃醋了吧。不只糾結錯方向,光是臆測不採取行動這點也很難理解。」

「那裏也是很難懂沒錯。但我只是普通地說他的台詞啦,很有趣吧?」

「哦?」

「如果是我會不會嫉妒──剛剛在想這個問題。」

「雖然不是很想討論我出軌的可能性,但這種事遇到了才會知道吧。」

「就是因為不想討論你出軌的可能性,才要自己想啊。」也不一定是出軌,和熟悉的女性甚至男性親密互動都行吧。比照電影規模的話。降谷聳了聳肩,把吃空了的洋芋片包裝袋揉成一團塞進垃圾桶。

「那親密互動的範圍也值得討論?」

「真囉嗦。那些先不討論啦。」看來是個古希臘式哲學問題。「直接了當地說,你覺得嫉妒是好事嗎?」

「至少以宗教論點來說絕對不是。」

「你很煩耶。」

宗教論點被唾棄了。

「……以感情觀點來說、不見得是壞事。」

「在意你和別人的距離,對你來說這是在乎的表現?反過來說,如果我不嫉妒的話代表我不愛你?」

「話也不是這麼說──」

話說,這種事不該用邏輯思考吧。赤井想著。雖說討論的好像也不是單純的邏輯問題。畢竟他從開始交女朋友就被嫌到現在的就是太過冷靜,想把所有行為都邏輯化。

那這到底算是什麼問題呢。情感問題?合理性問題?義務問題?把行為與自己擅自解讀出的答案畫上等號,這麼做壓根沒有代表性。

就好像思考那些複雜的哲學問題會出現的典型症狀。赤井突然把自己給徹底繞進去了。

明明思考了也不會有明確的結果。

總覺得戳中了毛線最複雜的一個結還解不太開,思緒卻突然其來地被打斷了。

「秀一。」

降谷望著電視。

「我愛你。」

沒有看向身旁的赤井,極其普通地說了。

「我知道,我也是。」

赤井放下腦袋裡轉著的思緒,極其普通地回應。

沒有彆扭的必要,也沒有道謝的必要。

因為是件普通的事。

「所以說這種事果然沒什麼必要。」

「同意。」

兩人的視線甚至沒離開過電視螢幕,只是悄悄地坐得更靠近了一些。

 

鏡頭一切,換成女主角嬌俏的臉龐。

裝潢精緻的簡餐店,桌前擺著甜點與紅茶,女主角的雙手在下顎處交握,與朋友對談的表情夾雜著幸福與憂慮。

 

──老實說,他這麼不相信我,讓我有一點難過和失望。我希望他對我有信心,因為我確實是愛著他的。

──但是啊。

──只有一點點……一點點而已啦。

──看著他這麼在乎我的模樣,有一點讓人高興耶。

 

 

「……」

「……」

他們同時對望。

 

總是面無表情的臉龐寫著緊張和懷疑。

總是笑容迎人的面容帶上焦慮或悲傷。

皺得更深的眉頭。

輕輕垂下的雙眼。

緊握的雙拳。

顫抖的肩膀。

吃味。

吃醋。

嫉妒。

嫉妒。

 

若一切都是因為在乎的話。

若一切都是因為在乎的話──

 

 

「「這麼可愛的生物是在搞什麼啊。」」

二人聲音完美地重合。

「咦?這樣是對的嗎?大叔吃醋會這麼可愛嗎?不過是個赤井秀一?」

「明明前任吃醋處理起來都挺麻煩啊……」

然後,同時陷入錯亂。

「所以這是好事嗎?」

「呃。」

於是話題又回到了開頭。

 

 

--

 

 

若是不為所動的話,那份自信,被信任的感覺會令人感到溫暖。

然而,因為在乎鬧起的小小脾氣,意外地也能感受到「被重視」。

對他們而言其實這種事怎樣都好,無論哪種情緒反應都值得憐愛。

 

 

--

 

 

「──所以,一開始到底為什麼要看那部片?因為男主角很帥?」

「喔,那個啊。」

唇角大大揚起,降谷露出狡黠的微笑。

「話又說回來,你記得工藤優作先生第一部獲得最佳劇本獎的電影麼。」

「工藤先生?」

「《緋色搜查官》,看過嗎?」

赤井搖搖頭,他並沒有親自看過那部電影。一來是上映期間他正忙著對抗組織、和現在的枕邊人勾心鬥角,壓根沒那閒情逸致看電影。二來以自己為主題的電影確實有些羞恥。

「覺得『有幸在劇中成為緋色搜查官的男演員,臉因為愛情而扭曲起來的話應該會很有意思』哦。雖然號稱是那位演員的黑歷史就是了。」

降谷用力按了按赤井的鼻子。笑得一臉得意,「你啊,剛剛吃醋了吧?」

赤井抓住了在鼻尖戲耍的手指,聳聳肩。

「……是有一點。」

因為是可愛的舉動,所以沒問題。

畢竟說到底,就是那麼回事。



【END】

與其說是嫉妒,不如說是「關於嫉妒的話題」

應該不算跑題吧.....用這種感覺隨心所欲地寫了

覺得對自己感情不知所措想認真討論的兩個人很可愛

&有部其實是拿赤井當靈感腳色的電影存在這個設定真的很好笑,但好像沒看過多少人在玩(????)總覺得會有很多很可愛的梗(x

评论(2)
热度(31)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