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赤安】【AKAM WEEKEND】06-購物

剛剛發現以前我都沒打標題......啊算了好懶(

以後都會打的TT


※一如往常噗浪周末活動

※同居住美國,住到鍋子都壞了(

※買東西不出門的兩個宅




【購物】



 

熱水器的溫度大概被擅自調整過了。踏出浴室門口,離開那個滿是蒸氣的空間時赤井這麼想著,方才明明把開關轉到習慣的角度,灑下來的水卻熱得嚇了他一大跳──雖說這也不算什麼,至少先說一聲吧。揉著帶著熱氣的頭髮,比起埋怨心中更多的是無奈。

而兇手正大方窩在客廳沙發,整個人垮垮地埋了進去,舒服卻對脊椎負擔頗大的姿勢,為了避免痠痛他還墊了兩個抱枕。雙腿並不若在外頭會筆直地伸直或優雅地交疊,而是鬆鬆散散地半開,散發著過於怠惰散漫的氣氛。

漂亮的腿部線條被寬鬆的棉褲遮蓋,何只穿著無袖內衣的自己相比,降谷身上已經很有冬天的氣息了。

「……姿勢也太醜了。」赤井還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又不是一天兩天。」降谷仍滑著手中的平板,連頭都沒有抬:「而且這裡是我家。」

「顧慮一下別人的感受?」

「哦,你很在意?」語尾挑高彷彿挑釁。他抬抬眼,夾著笑意的眼神柔軟得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他搖搖頭,無論如何,降谷願意展現放鬆的姿態對他而言都是值得高興的事。

哪怕他們已經在一起這樣久了。

大概是覺察了在赤井腦中轉著的亂七八糟思緒,降谷「呼呼」地笑了兩聲,朝他招招手,讓赤井在沙發邊坐下,然後接管了還披著毛巾的髮,吸收了過多水分的毛織品變得有些沉。

「話說回來,今天的超市真是讓人搞不懂啊。雖說品種不同,兩顆和三顆的價錢竟然會一樣。」

「怎麼還在惦記高麗菜的事。就說了沒必要節省到這種地步。」

「剛剛在記帳。」是你對理財太不敏感了。降谷說著拿起吹風機,嘈雜的嗡嗡聲讓對話自然而然中斷。

享受著戀人掃過髮根的手指,赤井瞇起了眼。雖說只要要求通常降谷都不會拒絕,主動表示要替自己吹頭髮顯然今天的心情相當不錯。

「對了,我調了熱水器的溫度。」頭髮不長,乾得也快,降谷關上吹風機開關,又往他的髮尾撥弄了好幾下。

「現在才說啊。」

「忘了。」

溫度偏低的掌心貼上赤井的頸側,有些濕漉漉的溫度,也不知道是汗還是熱水。「熱?」

「有一點。」指尖從沿著肩線撫過鎖骨,赤井闔著眼,順從地靠上降谷的膝頭。

簡直像是被馴服的大貓。降谷不禁想著。他重新打開平板,把這星期支出項目詳細地記錄,明知道兩人的收入對比支出相當寬裕,他還是習慣這麼做。

「對了,不沾鍋壞了,得重買一個。」剛搬進來時買的,現在不但已經失去不沾的作用,剛剛洗鍋子時把手還直接掉了下來。

「好。」廚房的事赤井通常插不上話,降谷也只是讓他知道有這件事而已。他稍稍抬起身子,從臥姿變成靠姿,讓降谷能把平板放在腿上讓他看得清楚。

降谷流利地下單,又打開某衣服品牌的網站,「還有,你那件毛衣線頭開得差不多了……別告訴我你還想繼續穿。」

「不行嗎?」

「哪天勾到樹枝你就得在街上裸奔了。」點開秋冬季衣物的頁面,鮮紅的10%off優惠廣告跳了出來,「什麼顏色?」

「你挑就好。」

「這麼隨便,小心我就給你挑個粉紅色。」

「如果你能接受我穿著那個和你上街的話?」

「……」剛吹好還蓬蓬鬆鬆的頭髮被鬧脾氣似地揉得亂七八糟,最後降谷選了一件褐色的,看上去很是暖和。

「帽子也該換一頂,你都戴多少年了。」

「帽子沒關係吧。又不會讓我在大街上裸奔。」

「洗到都破破爛爛的。」被磨損、消耗、還透著一股洗不去的硝煙味。儘管和以前相比戴的頻率已經少了非常多,但想著這傢伙戴著那玩意兒出門降谷就感到不悅。

「那可是紀念意義非凡的針織帽。」

「嗯。所以才要換一頂新的。」

換個精神點的顏色比較好,都已經老大不小了。說著他卻關上了衣物的購物網站。

「不下單麼?」

「我再考慮一下。還有什麼要買的?機會難得都買一買吧。」

「讓我想想。」

赤井換了一個更加舒適的姿勢趴著,甚至把手橫到了降谷的腿上,「套子好像快沒了。」

「哦。」

年紀一把,早就不會因為這種話題感到害臊,降谷迅速從中多書籤撈出慣用的情趣用品網站,按著慣用的品牌和赤井的尺寸下單,還貼心地多問了一句,「潤滑液還有嗎?」

「上次有多買,還不必吧。」

「……那別的呢?」

「別的?喔──」

他們不約而同地回想起特別多災多難的上回纏綿,那是在上星期一個特別溫暖的下午,赤井清楚記得那天陽光是如何灑了一室,映著降谷的髮絲和笑容都格外耀眼。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親吻和擁抱,撫摸彼此線條柔和不少的肌肉。

或許是寬裕的時間和舒緩的氣氛使然,他們決議讓壓在櫃子裡數個月的玩具久違地發揮一下作用,於是翻出了放著多年收藏的小盒子,簡易消毒,塗上一點潤滑液,被放進降谷身體的小巧圓潤裡開始嗡嗡作響,他的表情變得享受而迷醉,一切都是那麼地美好……

然後就那小玩意兒就罷工了。

沒錯,就那樣突然安靜下來一動也不動,怎麼敲怎麼打甚至換了新電池都不肯多工作五分鐘,哪怕就只需要多五分鐘。

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雖說品質不差但畢竟買了好幾年,尤其剛同居那陣子二人玩得可瘋,來來回回也是虐待這些小東西好久了,壽終正寢也是理所當然,只是發現的時間地點都尷尬了些。

降谷默默地拿起另一根大了點的棒子,同樣也是如同垂死的魚般掙扎了幾下後就沒反沒應。

他們都是重質不重量的性子,東西買得貴,相反地數量就少,也從沒料過會所有的玩具都一同掛點。

然而同時間同品牌的,壽命相去無幾也很正常。

也不是沒有非電動的用具,但那還不如本人上陣,放太久的矽膠似乎有些劣化,摸起來手感很詭異,赤井實在不敢把這種東西放進戀人的身體裡。最後乾脆把整個鐵盒子甩進垃圾桶裡。

「買啊,老樣子就行了吧。」

「幾年前的產品早就停賣了。而且好像也不是那麼需要。」年紀大了,其實也不那麼需要多根棒子來搗鼓自己的身體,光旁邊這根就夠他折騰。

「但我挺喜歡。」

「用玩具?」

「你不喜歡?」

「倒也沒有。」

「不然這回選個玻璃的怎麼樣?似乎可以看到裡面。」

降谷翻了白眼。他壓根不在乎看不看得到裡面,又不是他要看──除非把那玩意也塞進赤井的屁股裡。雖然想想是個不錯的提案。

「……你挑就好。」

算了。反正他也並不那麼排斥這些。他隨便把平板甩給赤井,然後看赤井頗有興致地逛了起來。

咖啡色,不、買淺灰色的毛線好了。降谷伸手去把玩赤井頭頂的髮絲,比自己稍硬的手感,他卻很喜歡。

對了,還得重新買支鉤針才行……


【END】


整篇都在沙發上滑平板這應該是我的人生夢想吧  就交給他們了(←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