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赤安】【AKAM WEEKEND】02

一早醒來發現被屏  這麼清水也能屏(躺
--
這個企劃真好可以阻止我耍廢(.....

總之仍是自由地寫了,還請多指教

※時間軸依舊很不嚴謹,總之組織掰掰、同居不知道多久我看起來大概有五六年了((欸作者

※住在美國

※原創的小孩子們

※一個不小心又都是對話框

※畫風可能突變

【萬聖節】

 

門鈴響起時降谷正攪拌著爐子上金黃色的濃湯,奶油和南瓜融合散發出迷人的香氣,他用小碟子裝了些試味道,感覺需要加入更多的鹽巴調味。

他聽見赤井從沙發上起身去應門。於是他拿出鹽罐,反覆地調整口味,動作刻意地緩慢,玄關傳來的嘈雜歡騰,想像著戀人困擾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令他忍不住想笑。他終於關上爐火走向玄關,捎上他昨天去超市買的一包水果糖。

「很愉快的樣子哪?也真想讓你的同事看一看。」看看FBI的王牌大人被一群孩子糾纏著討糖的神奇光景。

「我說……你特地這麼慢來就是要看我困擾?」

赤井秀一從來就是個不擅長對付兒童的人,明明套個人皮面具就能心平氣和地和少年偵探團的孩子們對話,說來也是奇怪。嘗試著用自己的臉去微笑,來面對那些純真的笑臉會讓他感到微妙地彆扭──或許是知道自己的長相天生不太友善的緣故。儘管這些鄰居的小孩早已和他熟悉,一點兒也不怕。

降谷取笑他了好一陣,蹲下身把水果糖放進最前方女孩的燈籠裡:「嗨,小安妮,你今天穿得真可愛。」

「媽媽幫我買的!」領隊的金髮的小女孩抓著大大的巫女帽沿,有些害羞地笑了出來,「謝謝零哥哥。」

「你弟弟呢?」

「在我後面──喬治!不要再躲了!」

低著小臉奮力往女孩身後藏的小男童聞言露出半顆頭來,頭側黏著半截螺絲釘,粉嫩的頰上還畫上了刀疤。

「他覺得刀疤畫得不好看,在鬧彆扭啦。」

降谷伸出手,把水果糖也放進喬治的燈籠中,「為什麼覺得不好看?」

「原本買了那種很像真的的貼紙結果被媽媽弄皺了,媽媽就用麥克筆幫他畫──他原本很興奮地說要跟秀哥哥炫耀耶。」

「是嗎?那媽媽真是不解風情。」他揉了揉喬治的細軟金髮,「但這樣已經很帥啦。過來給你的秀哥哥親一下吧。」

「欸、」突然被扯進話題的赤井愣了好一陣,與那名和自己莫名親近的小男孩無言相望。

「發什麼呆。」

還來不及反應,赤井就這樣被降谷扯進裝扮得五顏六色的孩子堆當中。

 

--

 

萬聖節,確切來說,是萬聖夜。

孩子們扮成各種妖魔鬼怪,在夜晚的街頭四處敲門討糖,熱熱鬧鬧、甚至有些吵鬧的節日。

「我覺得是不錯的節日,至少南瓜很便宜。」

「是麼。」

赤井以相當頹廢的姿勢整個人窩在沙發中。被迫要應付一群一群的孩童甚至讓他有種這差事比槍戰更加疲累的錯覺──雖然只是錯覺。

「那些孩子其實很喜歡你。」

「為什麼?」

「我怎麼知道,可能因為很帥氣?」

「你這麼認為?」

「個人意見僅供參考。」

降谷往他手裡塞了一杯熱蘋果酒,肉桂和丁香的香味和熱氣一同飄散開來。他們親密而貼合地相靠而坐,連距離也稱不上的毫無距離。「這不是什麼壞事,也不必太介意啦。」

「我只是在想,自己真是個冷淡的人。」赤井聳了肩,馬克杯的暖意導進掌心的溫暖很是舒服。

「的確從哪個角度來說都稱不上熱情。」

降谷大概也喝了點酒,蹭上來的體溫比往常高上一些,呼吸裡帶著辛香料以及蘋果的甜甜氣味,「但我認為挺適合我。」

那便無所謂了。

如果降谷認為無須改變,那就維持住他喜歡的樣貌即可。

「你會想要一個孩子麼?」

「我可生不出來。」

「……去領養之類的。你好像很喜歡小孩子。」

「不是很想。」

「哦?」出乎意料的答案讓赤井挑起眉頭。

「我沒想過這間房子還需要多出我和你以外的任何人……或許我可能會改變心意,但目前不想。」

「這樣。」

他們並沒有對望。

無意識交纏的指尖,相貼的體溫,吐氣時肌肉的震顫。他們共享著彼此所有的情報,不必張眼腦海裡也能浮現出對方此刻的面容。

忽然頸側一陣銳利的疼痛,他原先以為是降谷咬他,可紮上來塑膠一般的觸感和降谷的牙大相逕庭。

赤井轉過頭,見戀人露齒而笑,人造的塑膠犬齒長得異常。

「超市買的,特價中。」

「和南瓜一起買的?」

「對。喜歡嗎?」

「很適合你。」

「給糖呀。」

「水果糖好像放在玄關來著。」

「那是我買的。」

「好吧。那我什麼都沒有了。」

見他舉起雙手示意投降,降谷笑得得意,隨後整個身軀一傾,臥在他的膝頭上。

「……搗蛋?」

「你可不能亂動哦。」

降谷翻動身子調整姿勢,尋找著讓兩人都舒適的角度。將後腦杓靠在腿縫之間,正對著赤井低著的臉。

「秀一。」

他叫他的名字,只是叫他的名字。

沒有下文──也無須下文。在只有兩個人的空間裡,連名字都顯得多餘,他們甚至無須開口呼喚,就能知道對方的存在。

「零。」赤井撫摸著他的髮絲、臉頰,「我想吻你。」手指一路遊走至唇角,暗示地輕敲。

降谷沒有應聲,在他的指尖開始探入口腔時惡作劇地用假牙去銜他的手指,然後順從地打開,讓長年持槍的硬繭磨蹭敏感的上顎,捉弄當中柔軟的舌,甚至輕輕按壓舌根後方的喉頭──他輕吟了一聲,感覺唾腺分泌出了更多液體。

溢出的唾液沿著唇角和赤井的手腕流下,他把廉價的塑膠製品從降谷口中卸下,露出原本就整齊的齒列,赤井著迷地去撫摸光滑的琺瑯表層,覺得那處比任何東西都有吸引力。

赤井突然希望降谷能再咬一次他的頸側,用真正的牙齒咬出屬於降谷的痕跡,而非尖銳嗑人的人工製品。

他身上美好之處實在太多,一時之間無法抉擇該先碰觸他那些地方,抑或是希望他碰觸自己那些地方。赤井抽出手指,把上頭的濡濕隨意抹在衣襬上,又去碰了碰降谷的眼角,那處正因笑意而微微瞇了起來。

「說好的親吻?我等著呢。」

時間在綿長而細緻的吻中緩慢流逝,電子鐘滴滴地叫了兩聲,顯示著又走過了一天,所有歡騰熱鬧都該結束,該是諸位聖人降臨驅逐鬼怪的時刻。

他們卻一動也不動。

搗蛋──或著說、對彼此為所欲為的權利,從來都不需要由任何節慶來給予。

萬聖夜已經過去,不被上帝及任何聖人祝福的兩人仍相互擁吻。

【END】

之後大概定番地做了個爽(???

相信很多人都說過,這對CP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隨著時間設定不同相處模式會有很大的變動,也是我認為最充滿挑戰性的地方

這次試著寫了心目中最完美的終點,還有很多種模式等著我去挑戰!!(

最喜歡對方了,總之想寫出這種感覺,要是有成功就太好了//

评论
热度(25)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