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09)


趕數字日大失敗!!!但還是數字日快樂!!!!



(09)

假日的車站和平日截然不同。

緊盯著手錶的上班族減少了,多了一些不低下頭就看不見的小孩子,踩著會發出聲音的學步鞋,在他的雙親之間搖搖晃晃。小孩子都是不畏懼摔倒的,在地上滾了兩三圈也能輕易站起,一臉沒事地繼續走下去。

明明是那麼柔軟細小的手腳。

一松實在不喜歡小孩子,小孩子幾乎可說是吵鬧和任性的集合體。所以對他而言假日的車站和平日相比不過是嘈雜了許多。他感受不太到什麼少了上班族疲憊的臉多了溫馨的氣氛之類的,只覺得走路還得時時注意腳下非常麻煩。

話是這麼說,畢竟是他自己堅持要跟過來的,標準的自找罪受。二十來歲了,他總是能懶就懶,從來沒有這麼堅持要出門過。

事實上他不是那麼認為自己必須要送唐松到車站──至少不是身為人類義務的必須──但在唐松離開玄關時他莫名認為自己應該要這麼做,即使剛自己走過來的唐松並沒有迷路的可能。

唐松或多或少掙扎了一陣,推拒掉一松打車的提議,最後兩人搭乘公車來到車站。

這真的沒什麼意義,尤其他昨天不知道三點還四點才真正睡著,累得要命。

現在想想一松也沒什麼給人送行的經驗,壓根不知道要走到什麼地方才好,乾脆就走到刷票卡的地方。

「──那就這樣啦,謝謝你送我過來。」

「……不會。呃、」

道別的台詞像是哽在喉間的魚骨一般,懸在食道邊緣就要落進胃裡,卻硬是要把它給咳出來,斷斷續續又吞吞吐吐。

「到了的話通知一聲……如果有空。」

「哈哈,好啊!」

要保重啊,唐松揮了揮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一松才又開始琢磨剛才是不是應該補上一句「你也是」比較好,思考了一陣又放棄了,他在方才的對話裡感受到自己人生的極限。

既然人都特地來車站,等等去站內的西點店買點泡芙好了,他需要甜食慰勞一下憔悴的身心靈。昨晚被突發事故折磨得不知道到三點還是四點才入睡,剛睡醒又被自家二哥嚇得半死,再這樣下去SAN值就要歸零了──自己的起始值大概一開始就不高吧。

至少補給點挺近,回家一趟就行。從掛著營業笑容的店員小姐手中接過泡芙時,一松漫不經心地想起以前打過的電玩遊戲,總覺得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X



在把鑰匙插進家門時,突然聽見裏頭傳來咚咚咚咚咚的腳步聲。

難道在這幾個小時裡家裡突然養了一頭牛嗎──今天不好笑的笑話似乎特別多,為了自己的面部安危一松倒退兩步,原先緊閉著的家門正好以驚人的速度被掀開,堪堪擦過一松的鼻頭。

「歡迎回來!」

水滴和十四松的笑臉一起飛了出來。綻放著大大歡喜的雙頰紅潤得更甚以往,散發著柔軟的濕意和熱度。

「別澡洗到一半衝出來啊。」

「我已經洗好了!」

「那別衣服都還沒穿就出來。」昨晚由於酒醉,十四松沒洗澡就直接被一松塞進棉被裡了。但至少也圍個浴巾吧。大概是聽到一松踩著鐵梯上來的腳步聲後就直接奔離浴室,名義上的一絲不掛。

正大光明過了頭,反而一點興奮感也沒有的裸體狀態。

一松隱約瞧見後方地板連串的腳印水漬,連身子也沒擦麼,這傢伙。經過一個早上的休養十四松已經復活成全盛狀態的樣子,熊熊燃燒著過剩的精力。

「有泡芙!」

「嗯,去車站就順便買了。」

「一起吃吧!我去泡咖啡!」

「──慢著。十四松。」

說著十四松就要往屋裏直衝,卻被一松捏住了後頸。

「先把衣服給穿上。」



X



十四松的髮質比一松稍硬。髮型一旦定型了就不易更動,連呆毛都直挺挺地豎著,只有被水打濕時才會塌下來。

不得不說的很有趣。

由於十四松興致高昂,就把泡咖啡的工作讓渡給他,一松則趁著燒熱水的空檔給他吹頭髮。十四松在吹頭髮時特別安分,瞇著雙眼的模樣令人聯想到以往撿回來的流浪貓。

洗髮或理髮代表交付了對方極大的信任,忘了在哪裡看過的文章這麼寫著。但他們之間自然是不缺這點信任,這只是他們日常互動的一環而已。

「頭髮有些長了,要剪嗎?」

「那一松哥哥幫我剪!改天!」

「好啊。」

他關上吹風機,正好瓦斯爐上的汽笛壺開始發出第一聲尖叫。一松跟著十四松來到廚房時,發現他們的對杯已經和方才午餐的碗盤一起被洗過了。

家中的咖啡是即溶式的,同樣是超市的特價品,沒什麼講究的黑咖啡。半勺砂糖,兩份牛奶,十四松動作時甚至沒問一聲,他完整地記得一松的口味和偏好。一松不喜歡太甜的飲料,尤其要配著甜食一起吃時。相反地十四松自己的咖啡中,簡直在挑戰液體溶解飽和度般地倒進分量非比尋常的糖分。那些東西真的溶得掉嗎,一松忍不住懷疑。

「怎麼突然想喝咖啡?」

「因為一松哥哥剛剛喝了紅茶?」

為什麼是問句啊。一松聳了聳肩,把泡芙盒從塑料袋裡取出,順手把塑料袋折成方便收納的三角形。

十四松把咖啡放到小木桌上後,挨著一松坐了下來。緊緊貼過來的體溫和重量另一松有種早過掉大半的今日才終於開始的錯覺。

或著說,終於回到日常的感覺。

無論如何,他還是慣於,也比較喜歡這樣安逸的日子。

和十四松一起的平穩生活。

一松開始小口嚼起泡芙的餅乾外皮,酥脆的口感和奶油內餡的舒適甘甜讓他心情大好。

「一松哥哥,奶油。」

話剛落下,下一秒柔軟濕熱的舌尖就舔了上來,捲走奶油內餡的同時卻把同樣散發著甜膩香氣的唾液留在嘴角。

──果然還是這種感覺。

一松並非厭惡或逃避不願思考那些過於複雜的情緒和情感。只是終歸,有十四松的生活還是如此。

單純的,黏糊的,親密得彷彿毫無距離的。

這麼持續下去就好。

「果然還是試著自己煮比較好……」

「嗯?嗯?什麼?」

「晚餐前去一趟超市吧。」

「一起去嗎?好啊!」

為了持續這些,他想他可以付出一切。



【TBC】

感覺是一松食堂的走向(??)以下開放點菜(?????

评论(2)
热度(24)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