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04)

嗯  畫風突變((不是經常嗎

(04)

深夜的車站難以形容究竟算冷清還是熱鬧。

要說人潮的確比不上尖峰時期的洶湧,候車的人也屈指可數。空氣是寒冷且靜謐的,連遠方傳來電車的隆隆聲都隱約能聽清。

長椅上半臥半躺著喝得爛醉的上班族讓一松實在不怎麼想坐下,尤其在聽見那人的咕噥有一大半都是不雅字句之後。他和十四松並排站在月台邊候車,右方女性的厚重香水味薰得他有些頭暈。從方才開始她便一直對著這方搔首弄姿,也不知道打著什麼主意。

他想起了午後的下班人潮,人們擁擠而整齊地在站內四處流動,臉上都是同一張疲倦而冷漠的臉。比起日間的車站,他總認為夜晚的月台搖曳這一種不安定的感覺,安靜卻時不時有種什麼事將要發生的緊繃氣氛。然而相較於白天,夜晚的車站有人味許多。

大概人在勞累無力之下,才會真正卸除自己的面具和偽裝吧。長椅上的上班族發出一陣陣地乾嘔聲,卻什麼也沒吐出來。一松極力壓抑著回頭的慾望──他可不想惹上任何麻煩。

他只是沉默地注視著空無一物的鐵軌。

「果然在輕松哥哥那裏住一晚比較好嗎?」

十四松突然開口問了,指尖從長長的袖口中伸出,抓著被強風吹得亂飛的圍巾尾端。

不是一如往常出現在他身上的鮮亮黃色,而是紫色的毛織品。

那是去年一松送給他的聖誕禮物,由於實在不擅長挑禮物乾脆就帶著十四松去禮品店挑,全然不懂什麼叫做驚喜和浪漫。

「紫色的比較好。」十四松似乎很滿意圍巾的觸感,總是頻繁地把玩尾端的兩個毛線球:「黃色的東西我有太多啦。」

明亮的淺紫色,意外的也挺適合他的氣質。儘管十四松對衣服的穿搭實在稱不上有心得,只是喜歡圍著到處跑罷了。

十四松的回禮則是在同間店買的手套,不若十四松身上晃眼、而是暖暖的鵝黃色,此刻一松也正戴在手上。

「沒那回事,我也想回去。」

「要是留在那的話,就不能抱著一松哥哥睡覺了。」十四松的表情認真得不像在開玩笑。

「……是啊。」

不能共用一條棉被相擁而眠,沒法在入睡前或清醒後親吻纏綿,比起不想添人麻煩的念頭,不想失去這些每天都有的日常才是真心話吧。

要是沒有十四松纏過來的手臂和溫度,自己大概會睡不好。一松老早認清了這個事實。

想著反正也不會有人介意,他拉住了十四松的手,原先像嬰兒一樣偏軟的指腹最近因為工作生了些許的繭。

遠處輪子與軌道相互摩擦的尖銳聲響逐漸大了起來。

 

X

 

電車內空蕩蕩的,自然也沒有坐下或不坐下的問題,或許是出於都市人慣有的疏離心態,所有人坐得相當分散,一松所擔憂的像是那名妖豔女性會不會硬要湊過來等等事件並沒有發生。

等電車駛離車站後他才長吁了一口氣。

「很累了嗎?」

「有一點。」

完全鬆懈下來後,倦怠感就一次全湧了上來。一松幾乎整個人半癱在座位中,總是聳拉著的眼皮重得不可思議。

明明也不是什麼重度勞動。

睡一會兒好了,他原先想靠著牆,卻發現十四松帶他坐下的位置竟然在座位中央,和任何能倚著的欄杆都有段距離。他乾脆脖子往後一倒,卻發現十四松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他瞧。

「……抱歉了十四松,肩膀能借一下麼。」

像是聽見了期待已久的問題,十四松迅速地移回視線,打直了身子,一個適合倚靠的高度。

「這種事不需要問喔。」

「嗯。」

吸收了過剩體溫的圍巾柔軟又舒適,靠上去時很是安心。因為是同一張臉,看上去應該不會特別可疑吧──反正也沒什麼人在意。

「我常常在想啊,」

由於頭貼著肩膀的緣故,彷彿能十四松的聲音震動肌肉與骨骼直接傳進耳中。

「怎麼?」

「一松哥哥是不是不喜歡這種場合?」

「不,沒那種事。」

不習慣、覺得疲累和不喜歡是兩回事。不管怎麼說,和家人團聚總是開心的。

雖說會累,但也只是累而已。

「應該說有些沉吧。愛什麼的。」

愛是很沉重的,他有時會認為其他兄弟給予的關心有些超出負荷。

硬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因為他自覺無以回報也說不定。

「即使如此我還是會愛一松哥哥喔。」

「……嗯。」

「最喜歡了。」

「我知道──謝謝你。」

每回都是這樣。一松曾經不止一次質疑自己是否混淆了親情和愛情,但十四松總是能輕易地讓他認知和其他兄弟相比,十四松的分量的確不同。

只有十四松,他能毫不猶豫地傾斜心中的天秤。

剛才輕松哥哥的問題啊,十四松以聊天四的口氣提起了,那個無趣的、其實過於尖銳的問題。

「我的話,會救一松哥哥。」

「我會游泳的。」

「我知道啊,但我還是會救一松哥哥。馬上衝進去喔、馬上。」

「十四松。」

「但是不能說出來對吧。不能告訴小松哥哥他們。」

「……是啊。」

──抱歉呢,讓你非得隱藏自己的真心不可,明明是那麼坦率的性子。話頭在一松的喉間滾動了一陣,又嚥了回去。

電車猛然顛簸了一陣,大半重心傾斜的一松幾乎差點就要直接摔至十四松膝上,他反射性地想坐起身子,卻被十四松眼明手快地扶住了。袖口的棉質布料覆上了眼睛,有些冰涼的觸感。

「一松哥哥果然太輕了啦。」

「最近體重大概是掉了一點。」

這方面感覺也得開始注意了呢,他想著,畢竟也年近三十,不是能恣意揮霍年輕本錢的時候了。

「不過以前有點太胖了,所以不是正好麼。」

「太輕了。」

十四松迅速地、斬釘截鐵地回答。

這段日子,他們毫無距離地共同生活的日子裡,十四松改變了不少。

漸漸地開始理解了以往只是感受的東西,漸漸地不再失控或不可理喻。漸漸得開始懂得一些其實一松不怎麼希望他懂的東西。

發覺十四松開始變得世故時,他發覺自己並不如想像中失落──他只是普通地愛著十四松的一切罷了。包含他的無法理解、他的不知世事。

自然包含了他的成長。

膨脹了,變沉了,不再輕飄飄的,抱在懷裡厚實得令人心安。

「一松哥哥,我的力氣很大喔?」

一松沒有應聲。十四松的袖子掩著他的眼睛,他卻不知為何睡不著了。

【TBC】

在改變和OOC之間不停掙扎(???)

最後還是、嗯、放飛自我了

最近由於升學問題,特別感受得到家族愛的重量呢

總覺得有點讓人想哭啊(已經在哭了(((??????

评论(7)
热度(24)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