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韓葉】買夢人

各位好啊台台又來了(←
恩..........我依舊不知道我在幹嘛(?)語無倫次(?)

靈感來源來自於XXXHOLIC的那隻生物(?)看過的人都知道(?



(↑就是這貨)
大概就是.......跟夢有關的故事(?

以及很重要的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阿茲海默症測試,請從O裡找出C(??


OK,確認不逃跑了嗎?


【買夢人】

 

(01)

 

那是一隻奇妙的生物。

不似豬也不太像熊,可能還比較類似河馬吧?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穿著件大風衣,拿著五顏六色的氣球。

──奇怪的夢。

韓文清再三確認他五分鐘前和平常一樣地入睡後,確認了這是夢的事實。

真是麻煩。他這麼想。

他並不喜歡作夢,夢是相當耗費精神的,有時睡了一覺起來比沒睡還累,對訓練是一種影響。

就等自己醒來吧,希望不是太傷神的夢。韓文清瞪著那隻生物,那隻生物也望了回來,眼睛圓滾滾的,像個黑鈕扣。

「大哥,買夢嗎?」

牠開口了。

 

 

牠說牠是買夢人。自我介紹時把胸膛挺得高高的看著很驕傲,即使牠的身高不到韓文清的腰間。

「什麼好夢啦噩夢啦我都可以買賣,如何?想買嗎?」

「買?」

「是啊!」

「我對夢不感興趣。」

「那真可惜。」

牠嘆了一口氣,似乎也不是非常遺憾。

韓文清看著那些五顏六色的氣球若有所思。

「夢怎麼收?」

「怎麼收?我會用我這裡的夢來換啊!」

「如果我不想要?」

「那我也沒辦法,我沒什麼別的可以給你。」

買夢人皺起了短短小小的眉毛,用來表示對這個問題的困擾。

「不要報酬,把夢給你,可以嗎?」

「喲,大哥,不想做夢啊?」

眉宇間的摺痕瞬間展開,牠興高采烈地往口袋裏掏掏摸摸:「當然可以,求之不得呢!哎呀,怎麼最近這種好生意這麼多呢!」

牠掏出了一把未吹的氣球,塞進韓文清手上。

「來來,拿著。」

看上去就像普通的氣球,摸起來卻不似橡膠。和牠手中五顏六色的不同,這些未吹的氣球都是透明的。

「幹嘛?」

「就拿著呀,幹嘛!」

買夢人笑得神秘,然後那些氣球就漸漸地在韓文清手中膨脹、漂浮至半空,染上了顏色。

「喔喔喔,不錯啊!」

牠拍著手,肥肥短短的爪子相互敲擊,發出鈍鈍的掌聲。緊接著又是往風衣裡一掏,拿出一個小掛牌和一隻毛筆,筆尖蘸著豔紅色的硃砂。

「來,簽個名!」

「……」

掛牌竟然是塑膠製的。韓文清沒來由地感到一股違和。

他沒練過毛筆字,寫得歪七扭八的。

買夢人也沒多說什麼,接過牌子和那堆氣球,綁成一束後掛上牌,就拿在手裡。

「這樣就成啦!」

「謝謝。」

「謝謝惠顧,祝你好夢──啊不,祝你一夜無夢哦。」

牠揮了揮肥厚的肉掌。

 

 

(02)

 

只要閉上眼,意識就直接墜入一片黑暗。

沒有夢境。

韓文清衷心地覺得這樣好。

 

 

(03)

 

他沒想到他會又見到買夢人。

「喲,大哥好久不見啊!」

「……你出現有什麼規律嗎?」

「規律?沒有沒有,哪有生意我往哪去。」

他搖了搖手指──確切來說是爪子。

「今天來這就特地給你個好消息啦,大哥的夢賣出去了!」

「售後服務?你做生意還告訴出售人賣出去了?」

「平常不會呀,多累啊!哎,是這次有點特別。」

「……」韓文清無言地看著牠。

那雙圓滾滾的雙眼閃爍著異樣的光彩,一臉的「我好想說快來問我」。

「我不感興趣。」

「怎麼這樣!這時候不是應該要問『哪裡特別』的嗎!」

「……這樣啊。」

「總、總之!那位大哥也跟你一樣,說想把夢直接送我啦!我就跟他說有人和你一樣,結果你知道嗎?」

「……」

「問一下『什麼』啦!」

「……什麼。」

「他很感興趣的問是誰,我就把你的夢給他看啊!」

「……」

「說一句『然後呢』!」

「……然後呢。」

「他就哈哈大笑,說他改變心意說不想送了,想從這裡拿兩個夢回去。」

買夢人舉了舉手中那串,韓文清售出的氣球(夢)。

「還有啊,他要我帶句話給你。」

「……」

「問個『什麼話』!」

「什麼話?」

「他說『字太難看了』。」

……韓文清幾乎一瞬間明白對方是什麼人。

「話又說回來了大哥,今天也送……啊不是,賣夢嗎?」

「好。」

他接過了那把氣球,看著它像上次那樣慢慢膨脹升空。

「好咧,謝謝!」

「對了。」

「嗯?有什麼吩咐?」

「那個人的夢,我能瞧瞧嗎。」

「那有什麼問題,隨便挑!」

牠回答得立即又豪爽,找了一陣子就把那串氣球拎了出來。

同樣的色彩繽紛,韓文清也看不出什麼名堂,就也隨便揀了兩個。

「也幫我帶句話給他。」

「喔喔,什麼?」

氣球串繩上同樣繫著一個塑膠掛牌,上頭歪七扭八地寫著「葉修」二字。

 

──「就說『你的字也不怎麼樣』。」

 

 

(04)

 

 

這事想想挺瘋狂的。韓文清這麼認為,熟識人的夢怎麼看都是隱私,但又想到葉修根本沒跟他客氣,也就無所謂了。

韓文清沒有立刻去動那顆氣球,也不存著找個良辰吉日的念頭,某天心血來潮,拿著氣球隨便碰了一碰。

氣球沒有爆炸,而是漏了一個洞,裏頭有霧緩緩地漫了出來。

就像某人點上菸時,冉冉升起的煙霧那般稀薄。

 

 

(05)

 

 

「大哥你知道嗎,我簡直像個跑腿的。」

那天買夢人對韓文清抱怨著:「雖然你們好像是把夢賣給我又從我這而買了夢是吧?但想想你們只是交換而已,我就像那個信差!」

「你不是在做生意嗎。」

「也是啦……」

他皺了兩下鼻子:「但就不舒服啊,到底搞什麼呢你們兩個。」

一邊說著,把那堆未吹的氣球塞進韓文清手裡。

就這樣過去了半年,面也漸上了幾次,不知為何兩人之中誰也沒提起這件事。

葉修的夢很普通。

例如像是某次很不錯的晚餐及飯後抽的一根菸,或是下午睡得一場好覺。

還有家裡養的小黃狗不知為何叼來了一隻髒兮兮又破爛的靴子,或是那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在遊戲跳過河時一把摔進了河中,邊哭邊回家時摸了摸他的頭。

他沒見過的網吧,和個韓文清沒見過的人言談甚歡,旁邊還站了個小女孩,他認出那是小時候的蘇沐橙。

以及榮耀。

將對手血條清空時閃出的榮耀二字,或是在巧妙時機拍出的一個落花掌,對手來來去去換了又換。

其中也有大漠孤煙。

全是一些小而平凡的夢。

看著每回接到的氣球都那樣色彩繽紛,韓文清知道那對葉修而言就是美夢。

韓文清待手中的氣球慢慢膨脹起來後塞進了買夢人手裡。

「不錯啊,顏色越來越好看了。」

「是嗎。」

「真的全給我?不留兩個自己瞧瞧嗎,都是些好夢喲。」

「不必了。」

「雖然說是給我其實是給他,嘖嘖嘖。」

一邊搖著頭,買夢人往氣球堆裡翻了一陣,才撈出葉修留下的氣球。

「拿去唄,我也懶得拎著了。」

「謝謝。」韓文清點了點頭。

突然某顆氣球混雜在大堆的斑斕氣球中特別地顯眼。

是黑色的。

黑色的氣球。

 

 

(06)

 

 

他聽見了身旁的女孩哭得撕心裂肺,掩著臉,看不清表情。外頭下著大雨,而自己凝視著墓碑,天色昏暗,看得碑上的字模模糊糊。

他聽見了屬於中年男子的咆哮,大聲爭吵的聲音,婦人的啜泣聲。

醒來時韓文清總覺得不太好意思,他認為這很隱私,是葉修不想給人知道的那塊部分。

但現在他知道了。而葉修不見得曉得這件事。

要當面給他說又不太對勁,畢竟他們兩人從未提過這回事。

說不定從頭到尾都是在作夢呢。

也許一切都不是真的。

 

 

(07)

 

 

「帶話啦。」

買夢人用他厚厚的腳掌敲著地板,看起來有些逗趣。

「……」

「……」

「……什麼話?」

「『老韓你這王八蛋,誰准你隨便拿去了』。」

韓文清一聽就知道葉修根本沒生氣。

「我什麼都不知道。」

「還不知道呢,都看了。」

「真不知道。」

算了算了。是我沒說清楚。買夢人嘟嚷著,往風衣口袋裡又掏又摸,拉出了一大串的氣球。

「哪、」

「這麼多?」

「售後服務。他說把你榨乾了也要弄出一個黑色的來。」

韓文清自知理虧,沒多說什麼。

結果要生出一個黑色氣球還真不是件容易事,原來噩夢有那麼不好做嗎?待手裡握了一大串氣球後,才緩緩飄起一個黑色的氣球來。

黑色的。

韓文清突然有一種衝動想去看看裏頭到底裝了什麼,究竟對自己而言什麼是噩夢其實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很好奇,好奇著葉修將會看見什麼。

不過他沒有行動。買夢人帶走了那顆氣球。

 

反正也沒什麼不能給他知道的。

 

 

(08)

 

 

待煙霧慢慢散去後,他看見了自己。

沉沉靜靜地躺在身邊,頭髮花白,看起來睡得挺安穩。

他伸手去撫摸自己眼角的皺紋,他的手型依然美好,卻也乾瘦了許多。

他感覺到他嘴角的笑意,用力搓了兩下自己的眉間,揉按著那處的肌肉,讓習慣皺著眉頭的自己能放鬆一些。

他俯身親吻皺紋遍布的眼臉。

 

 

 

(09)

 

 

韓文清睜開眼,把身旁還睡著的人一把撈了過來,不意外的換得對方不怎麼滿意的掙扎。

葉修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問他一大早的發什麼瘋。

「葉修。」

「幹嘛啊?」

大概真的沒睡醒,連說話都有些不清不楚的。

「和我過。」

「啊?什麼日子嗎?」

「以後。每一天。」

葉修拍了拍他環在腰間的手,懶懶地笑:「大清早的發什麼神經。」

 

「還是做了夢了?」

「是啊,做了好夢。」

 

還記得上次遇見買夢人時,就看見那顆金色氣球格外璀璨。

葉修一定也看見了,那顆氣球從自己手中冉冉升起的模樣。

這是一個好夢。

韓文清過去一直不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鬼話,但從買夢人手中拿下第一顆氣球開始,他漸漸地希望這句話是真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金色的氣球代表他最美的夢境。

共枕著一張床,倚著窗看時光流逝,數著彼此的皺紋,親吻泛白的鬢髮。

 

 

 

 

願美夢成真。

 

 

【END】

我  就是  很喜歡這種情節啦不要再說我老梗了嗚嗚嗚(被基友嫌棄)

買夢人  好可愛喔(????

以及我沒有想老韓的夢都有些啥(?)不要問我(?????

最後謝謝大家支持QQ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