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維勇維無差】七日(07)

清明連假最後一天!依舊去咖啡廳斷網作業晚上才好安心肝活動(等等

&剛好朋友提到所以在前面聲明,其實我標無差打維勇維其實沒有維勇成分比較多的意思,只是因為維勇維比較好念而已(####)勇維勇三聲太多了好難念喔(←

無差就是....無差啊((((  內建互攻只是我沒寫床戲而已(???)所以他們談相關話題時就是兩邊都有可能或是兩邊都有,一個薛丁格的貓的概念XD


※日常感謝現在還願意等我的大家QQ

※老樣子OOC私設大暴走,不知道在幹嘛依舊

前面章節的傳送們↓

(01)  (02)  (03) (04) (05) (06) (07)


(07)


 

維克托是被發電機運轉的聲音吵醒的。

他不知道過了多久──十分鐘還是兩個小時,那台因天冷而怠工的機器看來終於順利正常發揮作用,頭頂上的燈泡閃爍了幾下。即便做好了心理準備他依然因突如其來的亮光感到刺痛而瞇起了眼。

「電來了?」即使不必回過頭也能想像勇利也被過亮的燈光刺得用力閉上眼的模樣。他像是想躲避燈光似地翻過身,在較暗的地方拚命眨著眼。

維克托朝那副光景笑了兩聲,把二人的手機都接上電源。現在想想自己已經快三天沒在社群網站上發任何動態,希望他的廣大粉絲們不要以為他死了。他真該把剛剛勇利的模樣拍下來上傳。反正當事人大概要等他們回去了才會看到。

「讓我猜猜你在想什麼。」

勇利掀開棉被坐了起來,「手機終於有電了是不是該上傳點什麼,刷一下存在感?」

「哎,這個嘛。」

「而且想拍我的照片。」

難道你是超能力者嗎──維克托老實地收起手機,「但你又不討厭我這麼做。」

「拜託,我現在頭髮超亂。」

「就是亂亂的才好啊。那什麼、頹喪的美感?」

「只是普通的邋遢而已。」

何況現在網路沒有訊號──勇利展示了自己手機螢幕,上面明明白白地顯示著「服務圈外」。連不穩定都不是,而是完完全全地斷線了。

「大家會以為我們死掉啦。」

「才不會。」

「萬一他們這麼認為怎麼辦?說不定下場比賽資格會被註銷哦。」

「才剛跟尤里奧通過電話呢。」

他說不定比我們更在意這些。較真的尤里鐵定是死要見屍的個性。

無論何時都很認真的、冰場上的小小戰士。

「如果是真的──那就去隱居好啦。」

「但不能出國也不能從帳戶提錢哦?」

「真的嗎,好痛苦喔。」

其實想隱居也不必假死,又不是國際特務或間諜。

「話說看起來好像什麼都能做,但我們退役之後出路也不多吧。像是當教練或當教練──還有編舞?」

「你可以考慮去花滑協會當吉祥物?」

「怎麼可能,協會的人可討厭我了。」花滑選手就是花滑選手,本就不可能突然變成經理總裁甚至是董事長,出路還是很有限的。

不不不,那幾個選項是怎麼回事啊。勇利差點笑出來,網路上奇怪的文章看多了?

「不然就去種田吧。不是有那種電視節目麼。」

「我覺得會變成觀光勝地……」

「還是只能當教練了嗎?很難想像我變成勇利以外的人的教練啊。」

「也很難想像你變得像雅科夫教練那樣。」

「禿頭?還是大吼大叫?」

「唔──」這樣一說雅科夫的形象是不是有點那啥來著。但儘管總是氣得臉紅脖子粗,他依舊是優秀的教練。

「話又說回來,我又沒辦法像帶你一樣去教別的學生。」

「我會生氣哦。」

「是吧。」

維克托鮮少會想到未來。對他而言此刻的當下才是最為重要的,所以未來如何他並不在意。頂多就是偶爾地──偶爾地會感到些許憧憬。

他們會在某次的大賽後因為金牌而結婚(當然沒有金牌也無所謂),退役後或許會來場長長的蜜月旅行。當然大概不會太過轟轟烈烈,勇利是喜歡安靜不引人注目的性子。

旅行結束後可能真的成為某人的教練,到時候會如何呢?他能相信他的學生能做得更好,甚至超越自己或勇利嗎?

那連教練生涯都結束之後?

會回到長谷津,或著就待在俄羅斯過著悠閒的生活?還是怎麼樣?那時候又會是怎樣呢?

「老實說──」

「怎麼了?」

「我沒想過死亡。」

死亡理所當然的。人終有一死,再怎麼長的壽命都有到頭的一日。

「我不是沒參加過葬禮,不是沒經歷過認識的人的死亡……」

他其實不知道那位躺在底下的叔叔對自己而言是怎樣的存在,「那些不重要的人似乎無關痛癢,但更重要的我又不願去想了。」

馬卡欽年紀不小,雅科夫也是個老傢伙了。

何況意外無所不在。

「我到現在還是沒什麼實感,明明他就躺在棺材裡……他不會再跟我說話,不會再坐在畫室裡畫畫。」

「他去世了。」

「我知道啊。」

但這一切還是很難理解。

和已死亡的人的關係不會變親密也不會惡化。無法把自己想說的告訴他,也無法得知對方的想法。

「勇利想過嗎?」

「多多少少。」

他經歷過很重要的家人的死亡。

與維克托的話又是如何?無論對哪方而言都會是件痛苦的事。長谷津也好現在在聖彼得堡的家也好,若是少了哪一方都會很寂寞的。

「以這種前提來考慮,或許我會希望維克托先走。或許啦。」

「那之後?」

「誰知道呢。」

可能會遇到另外一個能展開新生活的對象,抑或獨自安穩地等到時候來臨,更或著在那之後追隨對方而去。

「咦──最後一個不好吧。」

「到時候真的憂鬱到這種地步也說不定……考慮這些也沒什麼用。」

最重要的是──希望彼此能過得幸福。

「只要你還期望,我就會在這裡,直到我不能這麼做為止。」

「這樣不行,太帥啦。」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帥的傢伙說什麼呢。」

上頭的燈泡又閃爍了好幾下,啪地一聲,室內再度陷入黑暗。連手機的充電指示燈都一併熄滅。

「又停電?」

「大概發電機又熄火了。」

畢竟外頭的雪大得過頭,要是緊急發電機放在外頭鐵定沒幾分鐘就結了霜。

「這樣也好,剛剛太刺眼了。」

「但現在又什麼都看不見啦。」

維克托閉上眼,又睜開,試圖習慣再度降臨的黑暗,他看見勇利也正努力地這麼做。

明明時刻就要接近中午,窗外仍然不見亮。

「明天雪會停嗎?」

「希望會,我可不想繼續待在這裡。」

這麼多天沒練跳躍,感覺身手似乎變得生疏。維克托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歸有自信,當選手時也鮮少這麼長一段時間沒進行訓練,「有種太有精神?應該說精力無從發洩的感覺?」

「那……伸展一下?」

「揮棒落空!」這種時候該說點更有情調的話吧。他用力捏了幾下勇利的鼻樑。

「但沒有東西哦。」所以是資源不足的戰略性撤退。勇利也不甘示弱地蹂躪維克托的臉頰,過於白皙的皮膚只要稍稍用力就會留下紅印子。

早知道該帶整盒來……維克托喃喃自語。也清楚在沒有任何輔助工具下在不熟悉的環境辦事是不妥的。

「等上火車後不知道行不行。」

「床超窄耶。」

「沒關係啦。更克難的地方多得是。」

「……唉。」思及那些不堪回首的經驗也不全然是維克托的責任,勇利微微別開了目光。畢竟他們還年輕,現在也依舊年輕。瘋狂的回憶不會褪去,只會繼續增加。

他們還是各自伸展了一會兒,多日沒有正式訓練加上天冷帶來的肢體僵硬可不是假的。比起火車的臥鋪車廂這個房間可大多了,勇利甚至能嘗試在厚重的地毯上旋轉──當然由於摩擦力的緣故頂多轉個一圈半,然後以一個完美的、連那位前芭蕾舞團首席都無可挑剔的阿拉伯姿作結。

「我想我們還是能練習一下?像是確認編舞和動作──」

「說得也是。但還是先把中餐吃了?」

時間已經接近正午,但天色依然昏暗。

維克托從行李箱中翻出昨日買的麵包,那條頗具份量的法式長棍,然後用力地將之剝成兩半。

 

 

/

 

 

午飯過後維克托出房門和其他人討論了一會兒。勇利並不清楚他口中的其他人就慶是哪些,大概就是那位姑媽和其他親戚吧。勇利沒有選擇同行,他聽不懂那些說得又快又急的俄文。

午後尤里又打了一次電話過來,背景嘈嘈雜雜的雜音可知大概是從冰場打的。網路沒有訊號,電話訊號也不怎麼穩,但仍可聽出話筒另一頭並非充斥著以往那些看熱鬧的尖叫或著其他,而是貨真價實、帶著擔憂的關懷。

「告訴維恰,不用急著回來,安全最重要,知道嗎?」

電話那頭冷硬的語調,勇利幾乎可以想像那位刀子嘴豆腐心的教練深鎖的眉頭。米菈表示她看了天氣預報,雪今晚就會停了,波波維奇則說他打了電話給寵物旅館,不必擔心他們可愛的大狗,只是回來要請他吃飯。莉莉婭則不改嚴厲,即使待在房間也有很多訓練可以進行,最好不要怠慢。

他原想等維克托回來和那頭的人打聲招呼,但這回外出花費的時間意外地久,出於各種考量都不得不掛上電話。

該不會變成肉湯了吧。勇利想起他們幾小時前半開玩笑的談話。以前曾和披集看過各式各樣詭異的電影或驚悚影集,一個不小心就想出了許多種料理方法,甚至有種方才吞下的麵包正卡在食道隨時要離開喉頭的錯覺。

驚悚類影集劇本正想到第三集時維克托才回到房間。

「看來沒被做成肉湯啊。」

「那可能被精神改造或植入奈米蟲控制啦,該怎麼辦?」身為花滑選手身上大多都是肌肉,所以大概不好嚼吧。維克托配合著打趣。

「氣象預報說雪大概下到今天晚上或明天,所以沒再出意外的話明天會抬棺。」

「土會結冰吧?挖得動嗎?」

「好像預先挖好了……說沒問題,大概就是沒問題吧。幸好這種天氣屍體還不會腐爛,只會結凍而已。如果順利下葬,明天下午就能回去了。」

「火車不會停駛?」

「俄羅斯出產的交通工具,品質保證。」

發電機嘈雜的引擎聲不知不覺停了下來,但電燈依舊穩定地發亮。大概是電力公司緊急修好了線路也說不定。外頭的雪似乎漸小,也斷斷續續地收到了網路訊號。

「差不多該發點什麼東西,不然大家真要以為我失蹤啦。」維克托滿意地看著電池顯示存電量已經超過百分之五十,「讓我拍一張?」

「重點不該是發動態吧……」勇利嘟嚷著,仍配合著向鏡頭露出淺淺的微笑。然後看他維克托上傳到社群網站。

 

『與勇利被困在大雪中的別墅啦!難道是驚心動魄的展開?究竟是推理片還是恐怖片,還是溫馨家庭劇敬請期待!』



【TBC】


這東西竟然兩萬多字了我到底在幹嘛,從動畫完結寫到現在應該全滑冰圈最龜速就是我了(←
沒意外(????)沒意外的話可能這篇和日常記事弄一弄會出個短篇集本吧,可能會。

如果和寶貝的合本窗了的話可以充場面不空攤(欸

印個五本自己爽(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