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赤安】【AKAM WEEKEND】09-撒嬌

時間很趕超級亂寫不知道自己在幹啥哈哈哈(((

很自我流很隨便私設很多

而且超短的(((((


※噗浪赤安周末活動

※這次真的難產對不起

※大壓線   還有五分鐘(((



【weekend09】撒嬌

 

 

人這個字,是兩個人互相扶持而成來的。

赤井秀一沒上過日本的學校,這句話自然不是從哪位老師口中聽聞,而是某天看雜誌上的專欄得知的。他忘了那本雜誌到底是做什麼的、是什麼情況才會提起這個例子,他只隨意看了兩眼,想著日本文化真是博大精深然後把這個小知識隨意塞進記憶某處。

日後他那博學多聞的戀人──雖然那時候他們還沒交往──無情地打破這則看上去充滿理想的佳話,說那純粹只是掛著勵志名號的瞎扯胡說。

「難道你真的認為人非得互相扶持不可?你也不是那種人吧?」

他的確不是。甚至他習慣單打獨鬥,非到不得已不想仰賴同伴,他總認為同伴經常做得不夠好。

而極少讓他不這麼認為的,他曾經的搭檔同樣也是如此。

他們都是這種人。不信任他人也好,不想傷害他人也好。他們總想要自己獨自背負一切,隱瞞所有黑暗,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到底為什麼會在一起呢?

某天赤井注視著降谷比自己稍微細瘦的肩膀。

他想起了那本雜誌,以及戀人冷淡的語氣。

──與其說是互相扶持,更像是其中一方被另一方全力支撐的樣子吧。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模樣也說不定。自以為是地用謊言來保護降谷,回過神來才發現被最終被寬容支撐保護的人其實是自己。

赤井常想著他該知道自己的愚蠢,他需要誰來責怪自己做得不夠好,而不總是被給予讚美,那讓他更加不好受。

「我不會說『沒關係』。」

他記得那天降谷摘下了他的毛帽,然後用力拍了拍他的額頭。

「但我會原諒你的。可能不是現在,但總有一天會原諒你。」

「你說想要我恨你就讓你如願,我可不會讓那麼狡猾的事發生哦。」

他處事總是始終如一,唯獨降谷無論如何也消不去過於矛盾的心態。

說著被恨也沒關係卻深愛著。

想要被責罵也想被寬恕。

 

「我回來了。」

希望能在疲憊之時有個依靠。

回到家中後看見佇立在客廳的降谷,赤井總情不自禁地想擁他進懷中。

「歡迎回來。」

降谷會撐著他整個人壓上來的體重,一下一下地、拍著他的肩膀。

自己被支撐著啊。他總這麼想。

追根究柢,只是普通地想撒點嬌罷了。

 

 

/

 

 

降谷零一直沒說出口的,他認為脆弱的赤井有些可愛。

總是銳利的眼角有些疲憊地下垂,像個不自信而急需安慰的孩子,緊緊地擁抱住降谷,說他累了,想休息一下。

降谷不知道自己出於什麼心態回擁住他。

不為人知的一面令人驚奇,但如此疲勞的赤井總會不是好事。話雖如此,每回被這樣的他抱住時,心中總會湧起一股和平日截然不同的暖意。

降谷總是對自己充滿自信,然而現實總殘酷地告訴他降谷零多麼自大又無力,他總是抓不住想要留下的東西,師長、朋友、所有。

他想做些什麼,卻一直在失去。

 

「我回來了。」

因此,當赤井拖著沉重的步伐,過來擁抱他,除了心疼之外,或多或少地感到了高興。

「歡迎回來。」

他能理所當然地用這句話迎接,然後輕輕拍赤井的肩膀,不見得需要知道些什麼,只知道這麼做可以讓赤井重新精神起來。

想保護他。

想支撐他。

那是降谷頭一次,覺得自己也能成為誰的力量。想成為誰的力量。

他摘下赤井的毛帽,去撥弄有些開始花白了的髮根,拍了幾下他的頭頂。

明明早該習慣被誰依賴──此刻的他卻幸福得無比附加。

不過是個正在撒嬌的男人。

他咕噥著,更加用力地把赤井的後腦勺按進自己的肩窩之中。


【END】

其實一開始只是想寫很累的赤井抱住降谷的畫面(..........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