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赤安】【AKAM WEEKEND】04

期中脫出!!然後大感冒!!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但還是要赤安!!


※噗浪AKAM WEEKEND活動,昨天出現了好多好可愛或好失控(←)的作品台台好爽(

※很隨便地抓了一下萊波時期的感覺、非常隨便地(

※老設定,同居住美國,網購用亞馬遜

※OOC大注意


【Pocky Day】

 

回到據點時,發現數十隻巧克力棒宛如現代藝術建築一般,被精密而整齊地堆疊起來。

「……這是在做什麼?」

他冷靜地看著眼前用食物堆起的高塔,以及正試圖將下一根巧克力棒穩定地架上去的青年。一臉滿不在乎的表情,調整餅乾角度的指尖卻是謹慎無比──要是昨晚那發差點誤打在自己腦袋上的子彈也這麼謹慎就好了。

「便利商店在抽獎,不小心就抽中了。」

波本把手上的餅乾棒架穩了,又從鋁箔袋中抽出一支。只是這回沒往上架而是直接放進自己的嘴哩,喀擦喀擦地吃了起來。他瞧見桌邊放著幾個鮮紅色的空紙盒,也是整整齊齊地堆起來。

真是個難懂的傢伙。他打從心底這麼想。

「……我想我就算抽中了一堆餅乾,也不會想花時間把它堆起來。」他認為這是件浪費時間的行為,與其把餅乾疊成藝術品還不如把時間拿來保養槍枝、鍛鍊身體或休息。

「要是忙得連把餅乾堆起來的時間都沒有,人生不是很沒樂趣麼。」喀擦喀擦,波本又吃完了一根,把空了的盒子往桌邊堆放,和它的同類在一起。獨特的、彷彿無憂無慮的語氣。

波本說過不喜歡他八風吹不動的從容,他倒是挺中意波本這種享樂於當下的悠哉感,即便不知道當中有多少演戲成分。

「你要吃嗎?」

現在回想起來,那其實是個過於曖昧的動作。他那年輕、美麗得引人遐想的同事,正單手托腮,唇角勾起的弧度透著挑釁和誘惑,朝他伸手而來。

那樣鮮明的景象一直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紅色的紙盒。

用大量餅乾堆起的高塔。

他記得他鬼使神差地用嘴叼住了那根朝自己遞來的巧克力棒。喀擦喀擦,咀嚼的聲音傳過內部骨骼肌肉,震得他後腦杓嗡嗡作響。

波本看著他,輕輕捏著餅乾的尾端沒有鬆手,戲謔地微笑。他沿著餅乾細長的形狀靠近,就像在酒會被玩到爛俗的遊戲那樣,距離隨著越來越少的餅乾縮短。

即便就這樣靠近到極限、兩人也不會接吻。他還是不自主地屏住呼吸,在那瞬間蜜色的指尖彷若波本的唇、或其他更加隱晦的部位,充滿了吸引力。

他的上唇碰上了波本剪得圓潤的指甲蓋。

於是波本哼笑了聲,鬆開指尖把餘下的餅乾推進他的嘴裡。柔柔軟軟的指腹觸感。這雙手擅長開槍,卻不常開槍。

「……我還以為你不喜歡甜食。還是吃得挺開心的?」

波本從塑膠袋中再拿起一盒餅乾,拆開紙盒,撕開鋁箔包裝,拿了一根巧克力棒,繼續往高高的餅乾塔上堆疊,只有幾毫米,但塔確實又更高了一些。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的赤井秀一還披著諸星大和萊伊的假名四處活動

,沒聽過那人在摯友死去時撕心裂肺的悲鳴,也沒看過他在電腦前連日工作熬出來的黑眼圈。

那時的他只見過也只記得波本悠哉或嘲諷的笑。

那時的他根本對降谷零一點也不了解。

 

 

---

 

 

「為什麼要像那樣把pocky疊起來?」

 

後來赤井問了。問了那個如今已經只是降谷零的、他的戀人。

「像那樣?喔,你說之前……」啪沙。餅乾鋁箔內包裝被一口氣扯開,「沒有為什麼啊。只是那時候推特很流行就想試試看而已。」

「推特?」

「就像把小熊餅乾搖三十分鐘或是把烏龍麵泡麵泡的時間多一倍的話會比較好吃,之類的傳聞。反正閒著沒事做就試試看啊。」

「…..是喔。」這個人的人生比想像中還要隨性許多。

「別在意這種事在意個好幾年啊。」降谷瞇起眼,並非戲謔或嘲笑地、只是單純感到愉快地笑了,「要吃嗎?」

他坐在赤井身旁,把餅乾其中一端直接往他嘴上湊,比數年前更加親密。於是赤井直接就著他的手咬了一口,又苦又鹹的詭異味道在舌尖擴散。

「這什麼口味?」和印象中有些膩人的甜味截然不同,赤井皺起眉頭。

「秋季限定『大人的琥珀』,特色是製造過程中添加麥汁和鹽,配威士忌用的下酒點心。今年限量三萬份,我上亞馬遜買的。」晃了晃深藍色的包裝盒的模樣簡直和推銷員如出一轍。

「下酒?」

「家裡有酒吧?」

「只有波本而已。」

「那是調情笑話還是?」

「……物理意義上的家裡只有波本威士忌。」

「哦,無所謂啊。」

接過盛有琥珀色酒液的玻璃杯時的降谷看上去的確神色如常。

「不過、為什麼只有波本?」

「喝慣了。」赤井不能否認偏甜又帶有辛辣的波本威士忌會讓他想起戀人的臉龐,但這款酒從一開始就合乎他的口味也是事實。「不然你都喝什麼?」

「都喝啊。」

愛爾蘭、苦艾酒、琴酒、伏特加……還有黑麥威士忌。他扳著指頭數,也不知道是在單純地數酒的名字,還是在數背著這些代號的人。

「黑麥威士忌?」

「各種意義上──對的。」指尖捏著將巧克力餅乾棒湊近赤井的唇邊,赤井毫無顧忌地咬下。

混著麥子發酵後特有的苦味催化,巧克力甜得恰到好處。

的確很適合威士忌。

「酒就只是酒而已。」由水果或穀物製成,一種能醉人的飲料,除此之外什麼意義也沒有。

「那還挺無趣。」

「但很輕鬆哦。」

為什麼紅色要代表熱情,藍色卻要是憂鬱。為什麼白色是純潔而黑色卻讓人感到深沉邪惡。

感性、象徵──若屏除掉那些,一切都很普通而沒有任何意義。

「至少喝酒的時候就放過自己吧。還要吃嗎?」降谷又抽出一根餅乾,餵食戀人這件事似乎讓他上了癮。

赤井又想起了那瞬間,蜜色的手指朝自己伸來,他的眼裡剎那間只容得下纖細而骨感的指尖,比任何事物都性感、引人遐想。

如今也是。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他順從地、理所當然地用嘴叼住了餅乾的前端。



【END】

關於開頭小波本究竟堆了什麼,請參考推特上的POCKY LV.99(????
查資料的時候剛好看到這款POCKY,那一瞬間感受到了命運!!!竟然剛好就是拿來配威士忌的,太美妙的巧合///

覺得餵POCKY時從對方這樣趴擦趴擦咬過來超像倉鼠,想像了一下那樣的赤井,好可愛(####

评论(6)
热度(28)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