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赤安】【AKAM WEEKEND】03

最近要是沒有活動都不做事了

明天期中考今天還是要作死

歷史報告還有一半沒弄即使如此今天也要赤安!!!


※一樣是參加了噗浪每周活動

※老樣子同居住美國,和上篇萬聖節是同一設定喔

※OOC大注意


【食慾之秋】


直到最近幾天才明顯感受到秋意。

秋天到了啊,這是降谷睜開眼時的第一個想法,隨著日出時間推遲,清晨特有的涼意更加難以驅散,他只得把自己整個人埋進被窩以及身旁的人懷中,枕邊人的呼吸平緩且規律地拂過他頭頂的髮絲,有一些癢。

今年秋天來得特別遲也特別突然,大概是全球氣候變遷還什麼別的原因──那些電視上名嘴義憤填膺的演講他從來不感興趣──直到兩星期前還是穿著短袖四處溜達,某天就變得不加件薄外套就涼得好像要感冒,究竟是真的氣候變化太過劇烈還是自己年紀漸大,他也搞不太清楚。

自己究竟稱不稱得上喜歡秋天,降谷實在難以形容。

他不討厭涼爽的秋風和逐漸轉紅的樹葉,但不穩定的氣溫的確讓他感到困擾。尤其他天生畏寒赤井卻怕熱,光晚上開不開空調就得衡量好一陣子。雖說結果以遷就他居多,醒來時摸到赤井汗津津的後頸他或多或少感到些許心疼。不想赤井在這事上委屈,可自己畏寒又是事實。協調之下睡前開兩個小時空調,期間他還是得努力往赤井懷裡鑽才不至於冷得直抖。

交往都多久了,還抱在一起睡。昨晚入睡前降谷這麼說。

才過幾年就在嫌,我可是要抱一輩子的。赤井圍過來的手臂很溫暖。

「一輩子麼。」縹緲又美好得過分的詞令降谷忍不住微笑,明明曾經對兩人而言只是過於脆弱的一句祈禱,此刻似乎近得垂手可得。

「……怎麼?」

赤井睜開了眼,沒有像在執行任務中那樣迅速地強迫自己清醒,而是緩慢地眨了眨,又眨了眨眼,讓戀人模糊的臉龐在視野裡漸漸清晰。半夢半醒的笨拙模樣讓降谷感到有些可愛,於是伸手撫摸他難得柔和下來的眼角,那裏有著好幾條肉眼清晰可見的皺紋。

赤井往他額前落下了親吻。

 

 

運動之秋、藝術之秋、收穫之秋──以及食欲之秋。

「秋天也太忙碌了。」

「等冬天到了就會什麼事都懶得做,不趁著秋天好好動一下身子怎麼行。」

「哦──那我是不是也得好好把握才行,運動之秋?」

「……這裡可是超市。」即便他們使用日語交談,在美國的生鮮超市會有人聽懂這句黃腔的機率可說是微乎其微,在外頭公然調情也太不合適了。

赤井呵呵笑了兩聲。

「想到你也有穿著體育服在操場上奔跑的樣子,就覺得很有趣,挺想看看的。」降谷腿部的肌肉線條很好看,不知道是否從年輕時就是如此。

「相片已經處理掉了。」

「真可惜。」

降谷聳了聳肩,國高中時期那些胡鬧的時光已變得相當稀薄,偶爾想起也只是零碎的片段。所謂的運動之秋早就離自己很遙遠了。

至於食慾之秋…...隨著搬來美國的日子漸長,也已經沒什麼實感。在超市不至於買不到日式料理的食材和調味料──雖然價格略昂貴了一些──但節慶或是習俗那些,倒是真的很久沒去注意了。

為什麼要來美國?有時降谷會這麼深思,明明遠離了他的日本,卻不可思議地認為這不是壞事。

推車的塑膠把手磕著了套在指根的銀色圓環,發出細小的碰撞聲。

這大概就是理由。雖不見得受到所有人的祝福,但至少是還算常見的光景──兩個男人,帶著同樣款式的戒指,一同走在超市裡。

「要買栗子嗎?」

「好啊。」可以拿來做甜點,鄰居孩子們也會喜歡的。

普通的景象。普通的幸福。

雖然人不在日本,一到了秋季許多食物都會變得肥厚美味,這道理是世界通用的。在路過海鮮區域時,兩人都克制不住把螃蟹和鮭魚放進推車裡的慾望。美國的超市很大,不知不覺推車裡就堆滿了東西。醬油難得特價,就多買了一瓶存放,可以用來煮平常捨不得做的雜煮。

其實也不是需要在意這些的經濟狀況,降谷還是下意識地想節儉。但在買了這麼多東西的情況下,總覺得似乎能再奢侈一些也無所謂

食慾之秋啊。他喃喃自語。

等把這些食材消耗完,接著得要清淡飲食好一陣子了,赤井對這方面鐵定毫無概念,要多注意才行。

 

 

「要不要去哪裡走走?」

「可是後面有海鮮耶。」

「有保麗龍盒裝著,沒關係吧。」而且天氣已經變得相當涼了。赤井旋轉鑰匙發動引擎,離開超市的停車場。

「總覺得上上星期好像也有類似的場景……」

「上上星期?」

「沒事。很久以前的事了。」這裡不是海邊,當時座位後面也沒有螃蟹。明明應該是好幾年前的事,怎麼覺得好像才剛發生沒多久呢?「……去散散步也好。」

「記得附近公園路邊攤的塔可餅很好吃來著。」

「別再吃啦。」

「食欲之秋?」

「那又不是藉口,你這美國人。」

哪國人都一樣啦,車頭拐過一個彎,往公園的方向,「我也在日本住了很久了……抽空回去一趟好了。」

「好啊。」

確實他藉著今天的話題好好思鄉了一番。赤井還是一如往常地敏銳。雖然「回去」這個動詞用得怪了些,或許他的某部分心思也屬於日本也說不定……不管想或不想,他是個日本女婿也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日本女婿這形容其實滿微妙的。降谷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呢?」

「沒什麼…..是挺好的季節不是嗎。秋天。」

「是啊。」

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赤井也曖昧地勾起唇角,「長得很大的哦,像是松茸之類的。」

「是嗎──」到了私人空間,對這種像是招呼一般的隱晦玩笑降谷不覺反感,「長得夠大了的話就該烤來吃了。」

「要用哪張嘴吃?」

「都無所謂啊。」

「那可是真讓人期待。」

「要回家嗎?」

「先去公園吧。」

結果還是想吃塔可餅啊──降谷嘲他,往赤井日漸豐厚的側腰捏了一把。



【END】

上上星期(????)發生的事→在這邊

原本有想寫出去公園的劇情但好麻煩就算了(((期中念不完了(乾

最近天氣真的是突然變好冷喔(已縮在被子裡)

今天也讓他們開了黃腔,心滿意足(欸


评论
热度(22)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