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赤安】【AKAM WEEKEND】01

太久沒寫東西了來復個健,因為剛好有活動就試試看最近在練習的赤安,初次嘗試還請多指教//感覺這個圈子大手太多壓力有點大XDDD


※噗浪計畫投稿

※沒有很嚴謹地設定時間軸,大概是組織消失前,兩人關係有和緩但稍微有意迴避了某件事(

※視角亂切

※對話很多描述很少

※OOC可能(??



【兜風】


 

宛如數十億閃爍的鑽石鋪於湛藍綢緞之上──當他注視著眼前的光景,腦內自然而然地浮出了這句過於濫俗的形容詞。明明應該是相當常見的句子,一時之間卻想不起究竟是從哪裡看來的,好似這段句子一開始就存在於記憶中,再也沒有比這更貼切的形容法。

波光粼粼的大海,晴朗得恰到好處的天空,的確稱得上是美景。

那麼,來思考吧。

降谷盤著雙手,盡力讓有些怠惰了的腦袋開始運轉,後腦以沉沉睡意發出的抗議被他直接無視,儘管並不是什麼不安全的狀況,他仍不允許自己處在任何不明不白的情景中。

這裡是什麼地方──或許獨特,卻也沒有能讓初次光臨的人辨認出的特色,美麗的普通海岸,他正以被乘載的方式行駛在岸邊筆直的公路上。而身旁理所當然地還有一名掌著方向盤的人。既然如此,問問那傢伙應該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率的解決方式,他想著。

「赤井。」

「喔,你醒了。」

「這裡是哪裡?」

「海邊。」

…...在降谷截至目前的人生裡,這段對話的沒意義程度可排得上前幾名。腦子深處的倦怠和無奈感甚至讓他連火都發不起來。

「我說啊……」

「怎麼?」

「今天下午,大概一點左右,你說『要不要載你一程?』而我就說了『好。』」

「是這樣沒錯。」

「然後我要求『把我載到波羅咖啡廳就可以了。』你也答應了。」

「真是優秀的記憶力。」

「關於以上對話你沒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沒問題的,你放心,赤井信誓旦旦地點著頭,看上去十足的可靠,「這裡是可以往波羅咖啡廳的路上沒錯。」

「如果我腦內的地圖沒錯的話,可以前往咖啡廳的路上並沒有海,而且只需要二十分鐘就會到了。」

「以位移的方式考慮的話都一樣的。」

「給我用路徑的方式考慮。」

「畢竟條條大路通羅馬,你就放寬心享受一下就好了。」

「並沒有要去羅馬,我要去波羅咖啡廳。」

早知道不該打瞌睡的,至少可以阻止臨時司機看心情隨意亂開,該怪今天天氣太過炎熱,車上的空調又恰到好處的舒適,一不小心就鬆懈過頭了。他有些煩躁地踩了踩車底的腳踏墊,不可思議地心中也沒多少懊惱或憤怒的情緒。

「沒有要問的事了?」

「沒有了。」

「這麼豁達。」赤井低低地笑了,「還以為你會生氣。」

「你很想看我生氣?」覺得我會生氣別隨便這麼幹,降谷翻了白眼。

「倒也不是……我能抽菸嗎?」

「你的車,請便。車窗打開菸別吐我臉上就好。」

「哈哈。」

筆直平坦的路面讓赤井能騰出手來掏出菸盒和車用點火器,兩小時的車程沒有攝取尼古丁讓他的肺部感覺空蕩蕩的格外不舒服,然而他不想嗆著了方才還正熟睡的人。

「只是偶爾這樣也不錯。這裡沒有組織也沒有命案。」赤井說著往車窗外呼了一大團白煙,白霧很快地就被中速行駛的車拋在後頭,散逸在空中。這並不是能讓人理解的解釋,尤其是對身旁的降谷而言。

畢竟理解或不理解並非重點,他們都適應彼此的任性。

「是嗎?說不定前面的貨車紙箱裡就有一具屍體也說不定。」

「嘿──犯人是開那輛貨車的人嗎?」

「不是。」

「開車的人知道自己在運送屍體嗎?」

「不知道。」

像是某種情境猜謎。赤井想起了以前在網路上看過的那些用來玩情境猜謎的小故事,通常讓人不太舒服。而降谷一改數分鐘前的疑惑和焦躁,心情大好的模樣,他只希望不是那種讓人想把午餐貢獻給地板(已經消化得差不多了)的故事情節。

「開車的人知道自己運送的是人嗎?」

「知道。」

「剛被搬上車的時候人活著嗎?」

「活著。」

「其中有貨車有停下來過?」

「沒有。」

「開車中途司機有和被害人接觸過嗎?」

「也沒有。」

聽起來是個密室。司機不是犯人,死亡時間卻是在貨車行駛途中。

「這麼說起來,被害人為什麼要活著爬進箱子裡,還被裝上卡車?」

「不是是非題啊這個。」

「一開始也沒說只能問是非題。」赤井近乎耍賴地要求。

「……受害人是某位富豪夫人的情夫,兩人在偷情時發現丈夫僱傭的偵探在外頭監視,不得已只好請有貨車的朋友幫忙,假裝成廢棄家具,裝進紙箱載離宅邸。」

「這該不會是你的親身經歷吧?」降谷作為安室透進行偵探活動時似乎會接外遇調查等等的業務,和走到哪都有命案的沉睡小五郎不同,是比較普通常見的偵探。

「從小說上看來的故事而已,你想多了。」

「偵探小說?」

「勉強算是啦。」

勉強這詞感覺有點微妙。赤井漫不經心地想著,他並沒有用全力去解開這個小小、連提示都不完全的謎題,只大概用了十分之一的精神思考。

「被害人死亡的時候,丈夫在做什麼?」

「在海邊釣魚。」

「他自己一個人?」

「還有孫子。」

「被害人的死因是?」

「後腦杓遭受重擊。」

「那犯人是誰?」

「這個問題就太超過了。」

赤井不得不承認現下有點犯懶,至少這個問題沒有挑起他曾形容為心病的好奇心。比起過於無趣的猜謎遊戲,他更想聽降谷說說關於自己的事。

他花了極少的心力去想,但還是在想。大概是出於職業病的緣故。

「──是蓄意殺人嗎?」

「不是哦。」

雖然出乎意料,作為偵探小說就不太對勁──赤井總算明白了降谷口中的「微妙」是怎麼回事。

有人死了就會有兇手。

可一切只是一場意外。

是不是暗示著什麼呢?他掐熄才燃了一半的菸頭,稍微瞥了兩眼身旁降谷的表情。

然而降谷神色如常,什麼也沒說。

只是個小故事麼。他咕噥著,踩下油門。



【END】

情境猜謎就是所謂的海龜湯(????)正統的說法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只能問是非題的遊戲,雖然後來赤井都亂問問題(

文中的小故事出自於東川篤哉的烏賊川市系列五《好想趕快成為名偵探》的第二篇短篇,比起他有名的晚餐系列我更喜歡這一套,主角真是廢得好可愛(稱讚

&在這裡說一下故事的真相:犯人是孫子,在揮釣桿的時候剛好鉛錘砸到受害人(太悶了所以打開紙箱透氣)的後腦勺人就這樣掛了(←

很想看他們聊沒意義的廢話(←

以及我動作超慢差點來不及  不知道這次是不是最後一名(##

评论
热度(34)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