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四創】why so serious?

慶祝師父出場來翻一下舊稿(?

在word的底部發現了它(????)一時之間還想不起來到底發過沒(

懶得翻自己的lof了如果有再告訴我(←

標題來自我很喜歡的團體輕日記  小路超可愛><(不重要的情報


【why so serious】

 

在幸平閉上眼的某些時候,四宮會猛然察覺他其實長得相當清秀。

為什麼是閉著眼時呢,他不禁深思,回憶起他眼簾底下那雙金碧輝煌的雙眼,在那清澈見底宛如蜂蜜的瞳仁大概是個黑洞吧,四宮想著,當他注視著自己的時候,意識總是被那樣不由分說地吞沒。就像身在地球就無可避免地被重力影響一般,關注著裏頭流轉著的光芒和情緒,反而極少去注意事實上也稱得上俊俏的臉龐。

這麼說起來,其實在異性之間幸平也挺受歡迎。

輕輕闔著的眼臉有些不安份,睫毛輕輕搧動著,顯示他現在並非沉睡,只是刻意地遮斷視覺,他熟練地控制著自己的吐息,刻意拉得綿長,好適應來自下身的不適感。呼吸起伏間微微吹動了劉海,汗水就沿著髮尖滴落,滑過泛紅的雙頰。

四宮沒有動作,僅僅維持著嵌入的姿勢。

一切都是靜止的。

沒有對話或視線交錯,幸平輕微的震顫卻透過相互交纏的指尖清晰地傳了過來,那並非不安或著害怕,而是撒嬌一般的信任。

「在看什麼?」

幸平驀然睜開眼,掐斷四宮那些胡思亂想,他望向那雙因笑意微微瞇起的眼,不知怎麼地就脫口而出:

「看你。」

「好看嗎?」

「普普通通。」

「我覺得師父很好看喔。」

「我也我覺得我很好看。」

「哇喔──自己說感覺好不要臉。」

他真的笑了起來,見慣了的那種傻里傻氣的笑。

「挺精神的樣子,我動了?」

「不可以。」

「怎麼?」

「反正就是不行。」

他享受這樣融為一體的感覺,消弭了肌膚與肌膚之間的隔閡,體溫漸漸合而為一,彷彿對方就是自己的一部份。

「再等下去我可要萎了。」

「萎了就出去啊,沒人勉強你。」

口中拒絕著,幸平卻伸出雙臂,攬住了四宮的後頸。

溫吞,漫長,卻溫暖。

「師父太急性子啦,這樣久一點有什麼不好?」

細瘦的腳背蹭著四宮的腰線一路向上,親密且繾綣:「我們又不趕時間。」

並非久別重逢的狂風暴雨,也非在隱密角落裡的匆匆發洩。

而只是一次溫存,一段順理成章讓彼此只有自己身影的時光,讓最為敏感的神經緊密相貼,讓呼出的氣息相互交融,讓自四宮額角落下的汗水化為滑過幸平頰邊的一滴淚。

慢慢來就好了唄,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哦,不趁機多存點?

幸平除了料理以外都是這樣的態度,四宮也說不清是想這樣就好,還是希望他更較真一些。

我可是很享受哦,幸平又闔上眼。



【沒了】

說老實話總覺得對幸平的解讀很多都被官方打臉((
我對現在的劇情發展超級沒興趣啊能不能早點走幸平線TATTTT(((

想要會動的師父,我有沒有說過我其實是師父廚來著(?

想說的很多  到這裡突然又不知道怎麼說了

就算了吧\(^O^)/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