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速度/數字】幻想鄉今宵燭火猶明(01)

※妖怪松+東方PARO,基本上就是個隨心所欲的腦洞

※說是東方PARO,其實就是架構和某些設定沿用了東方這樣(←

※並不確定有多長

※速度數字,材木不一定(??????

※但本章只有速度戲(欸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01)


 

「為什麼要像這樣把身體纏起來?」

 

聽見這句疑問時輕松正忙著整理繃帶,並將他們纏上自己可能裸露出來的肢體部分。為了執行這項作業必須把衣料全部褪去,他不得不命令背後的「眼」們全部閉上來假裝沒看見來自後方的熾熱目光──即便如此,他還是能清晰地看見那人半臥在被褥中、慵懶地甩著蓬鬆尾巴的光景。有時輕松也不是很清楚這些眼們是不是真的完全聽從自己的命令,還是依循著什麼別的規則在行動。

至少現在,他無法完全將身後的景象完全遮斷,就這樣堂而皇之地佔據了他那被切割的視界一處小角落。

「為什麼?」小松又問了一次。

「……沒有為什麼。」

不是什麼事情都有原因的吧,狐妖大人。輕松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別參雜太多不耐,可惜成果相當失敗。

「況且你很久以前就問過了。」

「你當時又沒告訴我。」

「我現在也不打算告訴你。」

繃帶依序繞過指尖,手臂,將一切都打理整齊後他穿上外衣。途中小松的灼灼目光一直沒移開,讓他感到不太自在。

「能別看了麼?」

他沒好氣地回頭──儘管不這麼做,頸後的眼也會替他看個清楚。但他總要讓背後的人看見自己不爽的表情。

「為什麼?好看啊。」

「很嚇人啊。」

「妖怪嚇人又有什麼不對?」

小松回答得理所當然,「這裡的規則就是如此。」

輕松沉默了一陣,又轉過頭去拿起最後一段繃帶,把自己的頸子和半邊臉龐也纏得密實,終於連背後的小松也看不見了。唯一能視物的僅剩右眼。

對總是看見太多東西的他而言,這樣負擔反而減輕許多。他站直身子,把衣服的皺褶都拉得平整,「所以我才不喜歡。」

著有襪子步伐的踩在塌塌米上發出了幾聲悶響,不若身後的九尾狐妖腳踮在地上都是無聲的,是近似於人類的平穩腳步聲。身前輕薄且素雅的紙門毫無對外防禦作用,僅僅為了擋光而存在。當他把門拉開,整片月光灑了進來,像白銀鋪成的地毯。

對妖怪而言,月光比日光更為耀眼。輕松仍無法適應如此明亮的月光。

望著緩緩升起的旭日,會因炫目而睜不開眼──對他而言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再幾天就是中秋了。」

他就這樣坐在走廊前的屋簷下,多虧了小松神經大條的提問,他沒什麼賞月的興致,只看著即將要滿的月感慨了一句。

「對耶──你到這裡幾年了?兩百多年?」

「早忘了。」

「因為不重要嘛。我們可是妖怪喔?」

不會改變,不再改變。時光彷彿靜止似地看不見終點。

那是正常的,於他而言歲月很久以前便停止了流動,但至少這裡還有個地方能讓他沒事時過來喝酒,而不必在不清楚自己在等待著什麼的情況下漫長地等待。

一切都要好上太多了。和他踏進這人與妖怪和諧共處的地方,還仍獨身一人無所事事之前相比。輕松只是安靜地注視要滿的月,沒有把這段真心話告訴小松的意思。他完全不想看到小松得意地甩起尾巴的模樣。雖然想要削減這傢伙莫名而來的自信就和用無底的勺子舀水一樣毫無意義。

刻意說出口的矯情也好真心話也罷皆沒有必要,這樣說不清道不明地度過了兩百餘年。

「不然來慶祝吧。」

「慶祝?」

「輕松來幻想鄉不知道幾年紀念日!之類的?」

「不過是想找藉口喝酒吧…...」輕松翻了個白眼,中秋當天村里有慣例慶典,他不可能不參加。雖然村中的人也不會鬧到半夜,畢竟在妖怪力量特別強盛的中秋,半夜出遊無疑自找麻煩。對輕松而言要連著參加兩場宴會也是相當疲憊──話雖如此。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來的。」他聳了聳肩,還是答應了邀約。

「把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來痛快地喝喲!把其他人也叫上!」

「又要我去叫?」

「拜託你啦──我總不好讓一松去妖怪之山吧。」

「就算你讓了他也一定不甩你。」

輕松誠懇道。一松一向不怎麼喜歡天狗。

「也沒必要特地喊他們過來吧?椴松也是,這時節他應該還在睡覺不是嗎?」

「欸、因為都是松?」

「你不是說過那只是巧合麼。」

「我是說過啊。但那又有什麼關係?」九尾狐哈哈大笑了起來,「我們可是妖怪喔!」

他重複著,對著始終嚴肅而壓抑的百目鬼。

重複了一次又一次。

 

 

/

 

 

「過中秋節?」

把棉被堆疊整齊塞進壁櫃後,輕松懷疑地擰起眉:「今早睡太久昏頭了?不是每年都在過的嗎?」

「沒有啦,想說今年特別一些?喝點酒或賞月啊什麼的。」小松忙著將身上的睡衣換下,套好連帽衫後搔了搔翹起的瀏海。

「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風雅了?」輕松倒是早早就打理整齊,只是在進房喊自家大哥起床吃早飯順便摺被子罷了。

「總覺得不能輸啊!的感覺。」

「說什麼蠢話。」

「真要講的話應該算是夢話啦。哎呀,真是個好夢呢!」

「……我先去吃早飯了。」輕松滿臉不解,最後決意忽略他的胡言亂語,「記得收拾枕頭和衣服。還有建議你先去洗把臉。」

真像個老媽子啊,小松只是笑嘻嘻地揮了揮手。

 

 

/

 

 

清晨是最不適合走入竹林的時刻,恣意雜亂生長的竹子和略為傾斜的地面皆會造成方向感錯亂,清晨的微寒空氣使林中泛起的薄霧也大大提高辨認景物的困難度,人類要在這段時間穿過這座以迷途為名的竹林幾乎是相當危險同時也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正因如此,輕松才選在這樣的時段離開小松位於竹林深處的住處。他實在不願被村中的人看見自己頻繁出入竹林的模樣,那看起來詭異且不正常,那是他最厭惡被打上的標籤。

當然他也可以接受小松的提議,在那留宿一日甚至更久以減少出入竹林的頻率。但他不想在那棟過大顯得有些過於莊嚴的建築物久留。

並非是厭惡那裏獨有的靜謐氣氛,只是太過緩慢的時間流動以及小松的飄忽個性會讓他不自覺地遠離人群,讓那些原本屬於人類的部分漸漸磨耗。

因為小松的確是個純粹的妖怪。

而輕松仍無法確定這樣在妖怪與人類之間反覆往來是否妥當。

「正要回去?」

溶入夜色的身影浮了出來。

「你看起來也是正要回去的樣子。」輕松僅稍稍緊繃了一瞬間,又因辨認出來者身分而很快地放鬆下來:「一松。」

一松只是隨意哼了兩聲當作回答。蓬亂的髮頂沒有輕松看慣了的耳,也沒有細長的兩根尾巴甩在身後,顯然一副方離開人類村里還未卸下偽裝的模樣。

和自己相似又相異的煩惱。

兩人安靜地望著彼此,深知對方情況的他們通常選擇沉默不語。

「雖然小松等等也會告訴你──」輕松咳了兩下,選了相當無關緊要的話題來打破此刻的尷尬,「過幾天好像要開宴會來著。」

「中秋?」

「對。」

「他說過了。」

「……是喔。」

竟然是事先預謀嗎。輕松啐了一聲,「還裝成一副臨時起意的樣子。」

「你早就該先懷疑。」

「但我都答應了。晚點還要去妖怪之山──」

「天狗的話也知道了……大概。」

「你告訴他?」

「是十四松。」

那傢伙一向多管閒事。一松撇了撇嘴角,「上次天狗下山採訪的時候。」

到底是多久以前就預謀好的?輕松想起小松那副彷彿靈感乍到的興奮勁兒,那些竟然全都是演戲,確實不愧對他千年狐妖的名號。

「要是天狗還帶著破相機,我一定把那鬼東西砸爛……」

的確是。輕松附和著一松的嘟嚷,他也不想自己的醉態成為隔天的報導,如果他喝醉了的話。

要真討厭這些行徑,大可讓小松別邀其他人──或許這點任性能被包容也說不定,但不知怎麼的,在心底的某塊也認為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才是正常的。

令人煩躁的台詞,情緒過於高漲的笑聲,夾雜著無奈和不耐的吐槽,縮在角落又要被強拉出來的身影。

以其注視著一切的那抹大咧咧的微笑。

「因為都是松嗎……」

「什麼意思?」

「大家聚在一起的理由。」

「大概不需要什麼理由吧。」

小松就是那種個性。一松聳聳肩。

「『因為是妖怪』──他老這麼說。」

「因為是妖怪。」輕鬆覆述了一次

因為是妖怪。

──正因是妖怪,隨心所欲是最重要的。

「真是糟糕。」

「你沒資格這麼說。」

「你才沒資格。」

他們低低笑著,身影彼此短暫交錯後漸行漸遠,直至消失在漸濃的白霧之中。



【TBC】
開頭是事後喔((不重要的情報(

應個景來過中秋,要完結大概都要過聖誕了(等等

就是一個幻想現實交錯然而沒什麼作用的故事(x

雖然說是東方PARO,東方的角色基本不會登場(???)
希望能寫得沒有接觸東方的各位也能看懂,但我的角度很不客觀所以哪裡不清不楚還請多加提點,拜託各位了TAT

评论(6)
热度(22)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