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速度松】夢境漫遊

理論上是群活動的文,但人家題目叫夢遊我拆了它所以....還在考慮要不要交....(????

速度試寫中,ooc啥的還請各位斟酌觀看(.....

【夢境漫遊】


──“那麼,就來說個小故事吧。


做了一個自己在樹蔭下醒來的夢。
他眨了眨眼,茫然地注視自樹葉間隙灑下的夕陽,暖暖的橙紅色,一點兒也不刺眼。是夢呢。輕松想著,確認自己身上穿著平時那件繪有松樹的帽杉而非睡衣過後,更加篤定了這個事實。
有些老舊了的精裝小說就擱在手邊,難道設定是在樹下看書看到睡著了麼?還真是有情調得和自己一點也不搭調的夢,至少把小說換成就職雜誌吧。
迎面吹來的過於舒適的微風,乾淨的山丘和草皮,果然美好得只能是夢境。他嘗試踏出一小步,在夢裡行走感覺格外沒有真實感。像是踩上了軟綿綿的地毯那樣,沒有螫人的尖刺或是某些潛伏在草叢裡的小生物。而自己竟然沒有穿上鞋,就像平常在家中那樣只穿著襪子。
接著?他楞了好一陣。沒有被怪物追趕、沒有與任何人交談,沒有必須要做的事,僅僅是佇立在山丘上,這讓他感到迷惘,該做些什麼嗎?還是得先探索一下這個夢中世界?那還不如回去繼續睡個午覺,直到現實的自己清醒為止。
正當他又走回樹蔭下,枕著那本小說打算再睡場好覺,某樣東西在他的視線角落一晃而過。
「──」
那是隻兔子。身著西裝,拿著懷錶的兔子。
……啊,原來是這種展開麼。太過俗套的劇情反而讓輕松感到無聊,他甚至懶得確認後腦勺下壓著的是不是那本眾人熟悉過頭的童話故事。輕松打了個大哈欠,看那隻兔子以緩慢的步伐慢悠悠地在小山丘上閒晃。
「來不及啦──來不及啦──」
就連定式化的台詞都顯得那樣漫不經心且隨便,聽不出半分匆忙。
說好的趕時間呢?他差點就要那樣出口吐槽。
然而那隻太過隨便,甚至讓人懷疑其中認真的成分到底有多少的兔子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向輕松。

那是雙如同寶石般澄澈的赤紅雙眼。

「……」
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吐槽噎在喉頭,又被輕松給吞了回去。
他猶豫著該不該喊住那隻兔子,或許就是自己不願配合的態度導致兔子也不怎麼想按劇本出演吧,要是自己開始走上劇本正軌,一切或許就會繼續如同俗濫的童話那樣展開,兔子開始奔跑,他開始追逐那隻兔子,卻永遠也追不上。直到被女王宣判要被砍下頭顱,然後在現實中驚醒。
思及此輕松僵硬了起來,不往兔子方向靠近一步,也不打算出聲。他原先想站起身,又坐下,拎著那本小說不知所措,和那雙紅得純粹的眼瞳對視。
「你沒有要追我啊?」
「你沒有要跑給我追?」
兔子靠了過來。
「難道我跑了你會來追?」
「如果我追了你會跑嗎?」
「我不會啊。」
「......那我大概也不會。」
「欸──這麼消極?」
「一開始也沒多大興趣。」
說謊。兔子笑了,明明只是張屬於動物的臉,不知怎麼地輕松就是能從中看出笑意。
並非嘲弄也不是諷刺。
單純地認為「這樣也不賴」那樣的笑容。
「剛剛看我看了很久的唄?」
「只是…...很稀奇罷了。」
「哪會啊──不是很常見嗎?某童話之類的?」
「聽習慣了和看到是兩回事吧。」
「又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你也習慣就好了啊。」兔子拉了拉自己的耳朵,轉了一圈,「不覺得我這麼可愛的兔子讓人很想追追看嗎?」
「……」如此厚顏無恥的兔子倒是世間少見。
「至少吐槽一下啊,沉默很傷人的。」
兔子笑嘻嘻地往前踏了一步,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輕松莫名緊張地繃住了身子。
「別緊張別緊張,我就待在這啦。」說著他也靠著樹幹坐了下來,就在距離輕松大約一步的位置。「我往前一步,你也可以往前一步,很公平吧?」
「……一點也不公平。」
「是啊──」
對松野輕松來說這一點也不容易。
他躊躇著坐在原地。氣氛沉默得有些尷尬──或許只有他一個人在尷尬也說不定,兔子看上去仍一派輕鬆的模樣。
他發現他受不住這樣的氣氛。於是他又抄起手邊的精裝小說,儘管他從未掀開過那厚重老舊的封面。
「那是什麼小說?」兔子原先還瞇著眼自得其樂的模樣,突然就對輕松手上的產生了興趣。
「什麼小說……童話吧,你提過的那個。」
「是嗎?」
「大概是吧。」
「你沒看過喔?那你怎麼知道?」
兔子不懷好意地拖著句子的尾巴,就像是唱歌一樣的語調。
「你不看嗎?」
「不用你說我也會看的。」
「是喔?」
那麼感興趣,不如你就過來一起看啊──那句邀請在舌尖被反覆咀嚼,卻怎麼吐也吐不出口。
「你……」

──「好啦、壞心眼的玩笑開夠了。」
兔子啪地一聲又站起身子,大大地深了個懶腰。
「我說松野輕松君?那本書看起來超──有趣的樣子,我也要看啦。」
「……我是不介意。」
「哈哈!」兔子湊了過來,和他緊緊挨在一塊,手臂上卻沒傳來該有的毛絨觸感,「這次就先這樣,下回就沒那麼簡單囉?」
「下回?」
「下回去那個洞裡看看吧?就是山腳下的那個大黑洞,很有趣的喔,有各式各樣的傢伙在。」
「像是奇怪的貓或是任性的女王之類的?」
「沒有啦──都是一群普通的人。」
只要習慣就好。不管是多麼奇妙或不合理的光景。兔子裝模作樣地搖頭晃腦。
「反正是下回的事,先來看書唄?」
輕松翻開了磨損得看不清標題的封面。
「……咦?」
第一頁是張白紙。
第二頁是張白紙。
第三頁也是張白紙。
第四頁、第五頁、第六頁……
兔子大笑了起來。
覺得「這樣實在非常有趣」地笑了。
「所以說嘛,根本不是什麼童話啊。」
很不錯的笑話吧?兔子搓了搓自己的鼻頭,若那是張人臉的話,或許就是人中的位置。
「煩死了。」
輕松疲憊地、愉悅地闔上了眼。
在最後一點光線消失在視野之前,他看見了人類的,不屬於自己的另一雙手。
以及在一片夕陽中快要被橘紅吞沒的那道與自己相仿的身影。

──那麼、來說個小故事吧。
一個兔子不匆促奔跑,不去尋找女王,只陪在某人(主角)身邊的故事──


【END】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啥了(x

希望不會讓各位有閱讀上的困難(????

總之.....無論是多稀奇或多不正常的景象,只要習慣了就很普通

感情大概也是這樣吧,這種感覺的故事

感謝各位的閱讀(←

评论
热度(13)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