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張安】張家日常茶飯事

把以前堆著的坑拿出來寫一寫就半夜三點了(??

原先是萬千的第二預備搞,然而最後還是捨棄廢萌日常讓他們胃痛談戀愛,詳情請假萬千廣廈((不要亂打廣告


※一如標題,張安二人吃吃睡睡聊廢話打榮耀或打別的東西沒幹嘛的日常

※真的很廢

※拒絕刀子與玻璃渣,誓用方糖疊城牆

※自我流解釋很多


【日常茶飯事】


若是將意識放空的話,螢幕上施放各種技能的聲光特效就只是普通的色塊。

即使是在夏休期的某場普通的搶野圖BOSS大戰裡張新杰依舊不會懈怠自己,他總是謹慎又仔細地觀察著戰場上的每分動靜,以求最迅速且效率的策略,以及最佳的成果。只不過在近來幾個月,他也學著在不是那麼需要專注力的稍微讓自己的精神稍微鬆弛一陣子。在職業圈拚搏了幾年,不知不覺中也過了做什麼都富有餘裕的年紀,要如年輕時那般事事都較真鐵定是吃不消的。

這些反而是比他年輕一些的戀人教給他的。偶爾在家中做完日課後,他的戀人會摘下他的眼鏡,用手遮住他的視線讓他休息一會兒。體溫偏低的掌心泛著一股涼意,貼上來時很是舒服。

思及此他唇角微微泛起一抹笑意,才發覺自己似乎放空過了頭,匆匆將意識拉回時正巧聽見耳機來傳來前線的聯絡。

「興欣的人到了!」

「哦。」

他對著耳麥應了一聲,再度觀察起戰局。

興欣的人頂著公會標誌正大光明地就衝過來了,雖然看上去還是一片混亂,卻也比數年前剛成立時井井有條許多。

張新杰馬上就瞧見了。在大片人海中的一角裡穩定閃爍的溫和白光不停落下,美好的節奏宛如一切都是預先演練,技術純熟而精煉。

那是他熟悉的光景,背後也正是他熟悉的人。在這樣紛雜的場景中,他也有自信能立即搜索到對方的存在。

──這樣說起來還有幾分小浪漫的味道呢。

然而在這點小浪漫面前,張新杰只是開了口,呼叫身旁的公會成員。

「敵陣東北方,那塊石頭後面的牧師,準備集火。」

絢麗又夾雜殺氣的光芒立刻吞沒了那純白的身影,頭頂上的血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遽下降,那人轉過視角,和他四目相對,滿臉鬍渣的角色模組和對方平常慣用的柔美女性形象大相逕庭。

然而從角色的面無表情中,張新杰總能看見背後操作者那雙清澈的雙眼。

……下一秒、來自興欣的大片法術攻擊立刻直直朝張新杰的角色轟了過來。

敵方攻擊來得直接又毫不猶豫,好似比起己方大將、消滅敵營指揮才是要事似的,他不清楚對方怎麼下的指令,其實是一個十分正確的判斷,可惜為時已晚。張新杰輕易地在血條消耗的拉鋸戰中取得上風,直到對方角色化為一抹白光又迅速地一個翻滾回到團隊內。

開場就失去重要指揮對任何隊伍都是一大損傷,興欣大半隊伍很快地潰不成軍、大勢底定。

「我靠不是吧!小張你對自個兒媳婦也這麼凶殘?」

粗獷又極具特色的說話方式,不用猜也知道是誰──也不知道從哪個地方鑽過來的,魏琛就有辦法找到人聊上幾句,贏了就炫耀,輸了更要嘴硬。大概是出於網游的玩樂心態,無論輸贏他總愛在結束後到處和人「交流」一下。

「工作需要。」何況自家媳婦對他老公也不怎麼客氣。

要說這些容不容易應付,對張新杰而言自然是不容易應付。公式化的回應或謙虛有禮的口氣無法擊退此等無賴,反正不管怎麼句號他,魏琛有的是辦法掐著話頭說下去,大概調戲這群後輩算是他的人生樂趣之一吧。

然而現下談著有關戀人的話題,張新杰還是很願意說下去的。

「不怕今晚睡沙發喔?」

「他捨不得。」

「……」

「愛燒便燒。」

「滾!」

不是你自己跑來找我講話的麼?張新杰聳了聳肩,隔著螢幕,魏琛也不會知道現在張新杰的表情有多無奈。

雖說是無奈,卻也沒多大的火氣或不耐煩。

一直都是這樣的,只要事關他的戀人──那怕是只有一些些牽扯也好──張新杰就突然一下不知道自己的底線究竟在哪裡了。

──只要是和安文逸有關的事。

 

 

熟悉的溫度和重量壓上來時張新杰連頭都沒有回,他緊盯著野圖boss只剩三分之一的血條,確認團隊是否出現漏洞,以及是否又有天外飛來的不速之客。霸圖菁英團隊經驗豐富、沒什麼需要擔心的部分,他只是轉著視角,以及在幾個時機稍微幫忙補一點血。

他就這樣任由安文逸佔據自己的大半肩窩,不時還蹭上一蹭,比自己柔軟許多的髮絲搔得耳際有些發癢。這樣撒嬌的姿態並不多見,可愛得讓張新杰決定多享受一陣,待血條又是磨損了好一大段,他關上耳麥才偏過頭去:「怎麼了?」

安文逸不是會為了搶BOSS失利而心情低落的個性,抬起頭來果真也沒半分沮喪的神色,反帶著些許不明顯的得意:「真人干擾。」

他箍住了張新杰的肩頸處,說干擾的確是干擾,雙手活動的空間被大幅限制,右手鼠標操作角色走位還行,左手要放技能就不怎麼方便了。

「沒什麼用啊,BOSS都要倒了。」

「是喔──」安文逸拉長了語尾,讓張新杰突然緊張了一陣,以為興欣還有什麼奇策?後來想想若真有什麼妙方安文逸自然是要在後頭指揮,哪裡會在這裡陰陽怪氣,於是又放心下來。反正榮耀單手也能玩,就給他干擾吧。

他維持著原本的工作,觀察戰場和隊友,結束主要工作後的指揮總是清閒。那頭的BOSS突然開了大招,一部份人閃避不及,血條一下去就是大半截。張新杰右手一甩想點擊回復術的圖標,突然左方一隻手飛快地竄出,準準地敲了下鍵盤上的回復術按鍵。

溫吞的白光落下。

「說好的干擾?」

「好玩嘛。」

兩人使用相同職業,慣用配置也相似,記住對方的指令按鍵並不困難。

「再來個大恢復。」

「沒問題。」

安文逸的手乾脆就停在了鍵盤上,按鍵同樣按得又快又準:「然後?需要希望導言嗎?」

「好。」其實此時使用希望導言的必要性不高,只是看安文逸正在興頭上,張新杰也覺得挺有趣,就任他去了。

「感覺好像某動畫的主角們。」

「有那樣的橋段?」

「沒有,只是很有那種感覺而已。」

聽說過,其實也不是很清楚那部作品的詳情。安文逸的下巴仍擱在他的肩上,能清楚感受到他格格笑起時的振動。

張新杰伸出目前空閒著的左手,往安文逸的髮側揉了兩把。

「有人找你?」

下方的對話框突然閃了好幾條來自菁英團的訊息,張新杰想起自己方才關了耳麥,又匆匆打開。

「發生什麼事了?……抱歉,剛剛和家裡的人說話,就把麥克風關上了。」

在提及「家裡的人」的瞬間他聽見藏在安文逸喉間的一聲輕哼,就像老家的那隻虎斑大貓,被人又是揉耳朵又是理毛地伺候得舒服了後會發出的咕嚕聲。

BOSS在一聲淒厲的尖叫後轟然倒下,化為粉塵和一地的道具。張新杰沒急著過問究竟掉了些什麼出來,而是轉過頭去,親吻心情大好的戀人。

 

 

自交往第二年開始,每遇夏休期安文逸總會來和他同住,沒有特意的定,更像是種心照不宣的習慣。張新杰在Q市置產沒多久安文逸的個人用品和衣物就正大光明地入侵,衣櫃裡近一半的空間放置著他的衣物──雖說穿衣風格相近的他們其實在衣物歸屬上沒有分那麼清楚──甚至洗手台上的漱洗用具,廚房內屬於他的馬克杯,以及安文逸手上早沒了備份名分的鑰匙,儼然就是屋子的另一個主人。

張新杰不擅長經營所謂的親密關係,因此安文逸願意主動拉近距離讓他鬆了一口氣。他當然擔心過自己被人崇敬的理智和一絲不苟換個解讀方式就是無趣以及一成不變,好在安文逸似乎不怎麼介意這種事。

「──因為我一開始就知道前輩很無趣啦。」

和打榮耀時相比,安文逸執著菜刀的手顯得更加穩定且熟練,刷刷刷地長蔥就變成了小小的蔥花。

「就某方面來說還真是個令人難過的理由。」和失望後接受比起來,不抱期望明顯更傷人。張新杰拿著削皮器和土豆,把削下來的皮扔進流理檯中的塑料袋裡。

「被傷到了?」

「也沒有。」

「但沒什麼關係吧,我很喜歡。」

「無趣的部分?」

「是好懂的部分。」

談戀愛和追星當然不一樣。安文逸切好蔥花後接過張新杰手中去了皮的土豆。

安文逸的廚藝相當不錯,不是同住後才練就的,而是一開始就有底子,曾聽他說大學時為了省錢會自己下廚,大概是那時候累積起來的經驗──雖說是有經驗,其實味道就那麼回事,不至於談上什麼驚為天人的美味。

至於張新杰也並非對料理一無所知,甚至在戰隊裡他都還排得上前幾名,硬要說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由於過於小心翼翼的緣故,手腳非常慢。

緩慢地切菜,緩慢地倒油,緩慢地炒菜,緩慢地調味、緩慢地裝盤,到了被安文逸評價「要是養了孩子一定會被餓死」的程度。然而緩慢是一回事,真正讓人受不了的是──

「兩把菜應該配一把蔥。」

「是喔。那我手上的這些算幾把?」

「大約五分之四把。」

「……削你的紅蘿蔔。」

諸如此類,安文逸認為還是自己來比較省事。

不到嚴謹那種地步也沒關係。

他這麼說著,洗衣服時洗衣粉隨便放一些就好了,安排行程時也沒必要計較到爭分奪秒,拖沓個幾分鐘也無所謂。

這就是安文逸,外頭的人都覺得他從形象性格到技戰術風格都像第二個張新杰,然而張新杰自己從不那麼認為。他介於嚴謹和隨興調和過後的微妙區間,在失控過頭的興欣裡負責維持正經步調,回到這個理智成分過於飽和的屋內卻主張悠閒度日。

他們一點都不相似。每回刷著論壇看那些比較二人的帖子,張新杰總會這麼想。

張新杰擅長思索,安文逸擅長生活。

──「到底什麼是你做不來的?」

甚至有回當他目睹安文逸熟練迅速地給外套縫扣子時忍不住脫口一問。

安文逸聞言思索了好一陣。

──「……榮耀?」

那還真是一個身為職業選手最不應該給出的答案。儘管明眼人聽了都知道這是個純粹的玩笑話。

正是這份柔和而靈活的小聰明使自己深深著迷,張新杰想。

在從未有人觸犯的底線上來回出入,反覆打破他的原則,他卻不曾為此發怒過。

 

 

「結束了?」

清點掉落物加上交待戰隊需求等大小事,這些比起搶BOSS更讓他煩躁的雜務終於結束又是幾十分鐘過去了。最後那句分不清客套還是真心的「您辛苦了」從對話框跳出的瞬間他的視線被動地搖晃了一瞬,張新杰發楞般地注視著突然朦朧的世界,隨後連電腦模糊的輪廓都一並被遮斷。

「……下次先提醒我一聲。」

「我有說話哦?」

張新杰並未因突如其來的黑暗感到不安,只安靜地閉上眼,感受戀人貼上眼皮的指尖。

「你也休息一下。」

「剛剛有閉幾分鐘,因為看你處理公會事很無聊。」

「現在睜著?」

「睜著。」

因為把別人眼睛矇起來意外地很有趣。他看不見安文逸此刻的表情,也能推測出那張和上揚語調如出一轍、夾雜著些許惡趣味的笑意。

「難道新的性癖麼。」

「應該不到性癖的程度?但感覺挺好玩。」

「是無所謂。」

「這裡有所謂。」興許是視線被蒙蔽的緣故,吹在耳邊的氣音格外鮮明,「我可不想騎上去。」

「我倒是想看看。」

他伸手去捉仍覆在自己眼上的手指,以為特意發出的邀請會或被接受或被開玩笑地拒絕,然而雙眼重見光明後卻只看見安文逸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怎麼?」

「沒什麼,就是想你剛剛關麥了沒。」

「……」


【TBC?】

麥沒關喔(x

誠如各位所見就是這樣讓他們亂聊天,我怎麼能廢成這副德行((
原先想讓他們做個飯,但我的鹹食就是場災難所以有請技術顧問莉莉絲((人家沒答應

歡迎大家提供梗  滿了就有下一篇((沒人想看((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