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黑籃】【降赤】短打集

各位好久不見((在LOF應該是第一次啦(乾

這裡是台台(??)大家還記得我嗎(####


前陣子整理了自己的黑歷史(??)我也曾幹過這些事呢的總覺得很懷念啊,整理整理就一口氣發吧(

才發現原來我的降赤其實挺失控((

然後就被屏光了(大爆笑)


OK就往下?


【萬聖節亂打(?】

「Trick-or-treat──」降旗雙眼盯著電視,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幹什麼?我可沒有糖果。」
「沒有啦只是,你不覺得我們今年萬聖節過得像老頭嗎?」
「......看電視嗎?」
「對啊。」
話說如此,好像也沒什麼真正扮鬼上街的經驗──降旗歪了歪頭。
「我家是傳統佛教,所以不會過那種節日。」
赤司聳了聳肩。
「......啊?」
「啊什麼?」
「萬聖節......是基督徒的節日嗎?」
降旗瞪大了眼睛,換來赤司的白眼。
「這不是常識嗎?」
「我不知道啊。」
新年的時候會和家人一起去神社,家中也有神桌,但降旗從來沒想過萬聖節是宗教性節日。
「所以征也不過聖誕節嗎?」
「不......聖誕節是另一回事......現在聖誕節比起耶穌降生,大家的焦點都在聖誕老公公身上了吧。」
也只有這兩天日本人才會搖身一變成為基督徒──不過慶祝方式也和基督教沒什麼關聯。
「說的也是──不過不會覺得可惜嗎?總覺得很有趣耶。」
「不管是糖果還是奇裝異服我都沒多大興趣。」
赤司指了指新聞畫面上對鏡頭大笑的人們──有著各式不同的奇異打扮
還不如現在來的好。赤司這麼說。
「......」
「......又怎麼了?」
「我要糖。」
「剛剛就說過了,我沒有糖。」
「那......讓我搗蛋?」
「我拒絕。」




【無題】


赤司微微張開唇,放鬆舒緩的呼吸,讓氧氣自然流入氣管,使肺泡張開。他閉上雙眼感受橫膈膜緩緩下降,飽滿的空氣使腹部脹起,然後再慢慢地以同樣的節奏呼氣。
映出池底顏色的泳池。
水流動的聲音。
波浪拍打身體的感覺。
他專心致志的調節呼吸,讓身體漂浮於水面之上。
對運動員而言呼吸是重要的一環,呼吸能調整體溫,有效率的呼吸能增進心肺功能──赤司謹記著這點,也從來不忘鍛鍊自己。
由於需要極大的注意力──一旦密度不平均就會直接摔進水中──這項訓練他總是一個人進行。
但今天例外。
──不掩飾的腳步聲打斷赤司的專注,在空無一人的泳池中回聲特別響亮。注意力一下被拉走的赤司有那麼一瞬間往下沉,又迅速的找回平衡,讓雙腳穩穩的踏上泳池池底。
「三十分鐘囉──」降旗自門口探頭進來「呃,打擾到你了嗎?」
赤司平靜的搖了搖頭,慢慢的靠近池邊:「......不會。」
「要水嗎?」
「不用。」
降旗並沒有換上泳衣,只是蹲在岸邊「我說啊──難得來東京一趟竟然是跑游泳池......」
像是有些不滿的嘟嚷著,但降旗的表情並沒有不高興的樣子。
「──光樹。」
「怎麼了?」
「拉我一把。」
「咦、喔,可以啊。」
降旗拉住了赤司自水中伸出的右手,正打算使力時──
──眼角突然捕捉到了對方瞇細了的雙眼──
噗通。
赤司反向發力,把降旗連整個人全部拉進水中。
「──」降旗卒不及防地摔進水中,從頭到腳濕了個徹底「等等啊這很過分!真的很過份啦!」
因為毫無心理準備他甚至喝了好幾口水,導致站起來時還連連咳著嗽。
「抱歉抱歉。」
赤司的表情絲毫感受不出歉意。
「因為很有趣。」
「真是──」接觸到對方的好心情降旗一下沒了底氣。
「......算了。」
被拉進泳池之後就牽著的手尚未放開,或許是稍微表示歉意,赤司主動把降旗拉向岸邊。
「我說征。」
「?」
「來接個吻吧?」
這個要求來的相當突然,即是是赤司也不免愣了一下,又很快的反應過來。
「我是無所謂了。」
嗯。降旗有些高興的點點頭,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牽著赤司的右手又猛然一使力。
突然的──相當突然的──
把兩人雙雙拉進水面下。
在水淹過頭頂之時降旗的唇湊了上來。
赤司從沒想過對方也有這麼大膽子,但在水中只能吐出一連串氣泡,讓氧氣無法控制的在親吻當中慢慢耗盡──他明白降旗吸那一大口氣的意思了。
可惡的傢伙。赤司不甘示弱的咬了回去,意圖直接從降旗身上搶奪氧氣,但其實降旗肺部的氧氣也所剩無幾,相互搶奪的下場就是──
兩個人都嗆水。
浮出水面的第一件事就是猛力的咳嗽,把嗆進氣管裡的水全部咳出來。
「你給我、咳咳、記著......咳咳咳......」
「對不起嘛......玩過頭了。」降旗搔了搔頭。
不過五分鐘,帶來的疲累感竟大過於方才三十分鐘的訓練。
赤司呼了口氣,再次試著讓身體浮起來。
「哇啊,這個好厲害。」
「你也可以試試。」
「我啊?」
「不難。放鬆呼吸就行。」
在赤司的指示下降旗竟也能慢慢的浮在水面上,他驚奇的瞪大眼睛,又不感大力說話。
「感覺......好奇怪?」
「習慣就行。」
赤司閉上雙眼。
「有點怕怕的耶。」
「拉著我的手也行。」
初次進行這種嘗試的降旗似乎有些緊張,連握住他的手的動作都相當小心翼翼。
「征很常做這種練習嗎?」
「偶爾而已。」
「感覺挺好的,好放鬆喔。」
習慣後降旗瞇了瞇眼睛,連精神都鬆懈下來。
「下次再來好了。」
「你剛剛抱怨的挺開心的。」
「別這樣啦......」
他刻意皺起了臉表示哀怨。
交談當中,兩人漸漸的沉默下來。
並非尷尬或不知該說什麼好的沉默,而是安心的靜謐。
只有水流動的聲音變得相當明顯。兩人都闔上眼,享受難得的獨處時光。
「──光樹。」
赤司相當突然的出聲。
「怎麼了?」
「來接個吻吧。」
降旗的手突然緊張的抖了一下,失去平衡的兩個人又在一次的摔進水中──
赤司抓住了降旗的領子。



【電車上】(大概從這裡開始失控了)

失控所以外連


【自娛自樂】(繼續失控)

外連~



【召喚大哥的最強咒語】(總之還在失控((

走外連吧

【好了沒了】



嗯.....到後期意外地挺肉慾呢(

姑且還是說一下都是在什麼時候寫的(?
萬聖節→就是個萬聖節。降旗OUT!!的感覺(??

無題→慶祝降旗戲份爆炸的一篇,應該是海常戰之後吧然而內容和那場比賽毫無關聯(?

電車上→噗浪上流行了一陣的電車跳蛋(??)然而被整的還是降旗呢(欸

覺得自己把跳蛋塞進去的巨巨超美味(

自娛自樂→反正就是DIY,略中二地描寫了巨巨自撸(欸)  我家巨巨真的玩得很嗨(((

大哥咒語→一定沒人懂這是什麼鬼題目所以講一下,這是在灣家首次大概也是唯一一次降赤茶會中大家很失控地反覆提起導尿管的梗,然而包廂是半開放式的所以店員大哥會走來走去,每次提起這個梗不知為何大哥就會出現在附近,所以是召喚大哥的最強咒語,啊好懷念啊.....
想看身體抖M心靈S的巨巨,以及心靈抖M身體其實也沒有很S的小降旗,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的故事,反正充滿了我的個人慾望和妄想(好意思

而且他竟然還沒有寫完(瘋狂大笑
不過我也早就忘記後面怎麼接了所以(((

啊....小降旗後面也會玩得越來越嗨的吧.....記得還有一篇是巨巨讓降旗給他戴項圈的找不到了....
好想看啊..................(欸


總之大概是充滿我三年回憶的一點小整理,要是大家看得開心就好了

雖然不是一口氣大爆發但斷斷續續也寫了不少東西,雖然能看的不多((
之後也會陸陸續續有一些降赤相關的創作,屆時還請多指教/


评论(16)
热度(25)
  1. 琉璃子鸢人生大爆炸 转载了此文字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