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13)


還有半個月不到!!

昨天和飄飄和十六夜去松咖啡吃吃吃

杯墊還一發就中數字,愛飄飄神手!!!

決定發圖炫耀一下(####




(13)


「卡片。」

「嗯?」

「還是看一下吧。畢竟是人家的心意。」

「欸──」十四松的語氣聽不出多大的厭惡或不屑,但一松深知這的確是他不感興趣時會有的表情,「一松哥哥想看就看啊。」

一松隨手摸起那張散發著甜膩草莓氣息的小卡。據說人工香精除去色素味道根本大同小異,只是視覺效果造成的錯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些綜藝節目無意間灌輸進記憶裡的小常識突然浮現在腦海裡。

翻過同樣佈滿花朵圖案的正面,娟麗而端正的字體整齊的攀附其上。

致松野先生:

感謝您平日的照顧有加,這是一點小心意,還希望和您的胃口。

若覺得好吃就跟我說一聲吧,會再烤給您的。

下次有機會,能一起吃頓飯就好了。

出乎意料地含蓄──至少以一松對那女孩的印象,應該是更加大膽奔放的內容,以及附在最後的署名。原來是叫這個名麼,一松想著,是個挺可愛的名字。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覺得餅乾好吃嗎。」

「不知道欸,我又沒吃。一松哥哥呢?覺得好吃嗎?」

「……還好吧。」一松不曉得製作餅乾的難度,也無從判斷這袋手製餅乾品質的好壞,感覺得出放了大量的奶油和砂糖以及香料,除此之外別無他想。

「不好吃?」

「就說了還好啊。」

那是什麼意思?十四松歪著頭,整個人向右倒下,將半個體重直接壓在一松身上,只要這麼做一松就會摸摸自己的頭髮,他很喜歡那樣。

「一松哥哥。」

「又怎麼了。」

「我覺得我好像有話要說。」

「你上次也說過類似的話。」

「但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說。」

「沒關係啊。」

「不行。」

「不行?」

「不想也沒關係的話,就會不想去想了。」

「……哦,那你想吧。」

「嗯──」

十四松閉上了眼,發出長長的沉吟,一邊微微晃動著自己的雙腿。

一松索性關上了嘈雜電視,起居室立刻安靜了下來。嗯嗯。十四松還在搖頭晃腦地思考著。

啊,他突然張開了眼。

「那個啊。」

「想好了嗎。」

「還沒啦。但是想到了最近一直在想的事,另外一件事。」

「什麼?」

「就是,想要變成普通人的事情哦。」

「啊?」

「因為啊,我很奇怪吧?」

「……是有點特別。」這麼說是盡可能委婉了,以十四松平日的奇言異行來看怎樣也不在普通人的範圍裡。

「所以想要變成普通人喔。」

有時候我不是很理解,十四松用聊天一般的口吻這麼說。

不是很明白別人生什麼氣、為什麼難過、為什麼傷心。拚了命地想去理解,但通常還是不太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能說得別人明白。

但其實無所謂,因為最希望能理解的人能夠理解,那便足夠。原本十四松是這麼想的。

「但後來發現好像不行這樣。」

就算是只有兩個人的生活,當中也會需要勞動,需要交易,甚至需要協助。因此需要改變,需要理解他人,也需要被他人所理解。

活在兩人的小世界是不行的。

「我一開始離開家去工作的時候,感覺很奇怪。」

有了一松認識而十四松不認識的人,也有十四松認識而一松不認識的人,原本只有一個世界分成了兩個。

他們打從出生開始就一直在一起的。

「甚至會覺得有點害怕喔,那時候。」

就算他想在共處的時間裡把所有都和一松共享,卻發覺光靠有限的語言,絕對無法百分之百展現彼此眼中的世界。

他不會想任性地說那乾脆回到尼特時期好了,只是為了這兩件事無法兼顧而惋惜。他愛著現在的生活,到能為此付出所有的地步。

就像一松付出所有那樣。放下那說不清道不明的自尊,努力去克服與人交流的恐懼,來支撐著他們的世界。

「我也不是很會形容,就是──」

他希望自己也能辦到。能順利地融入社會,能用勞動來獲得生活所必需的一切,因此才需要變得普通。

直到能夠支撐這個家,以及一松。

硬要形容的話──

「想變得『可靠一些』、這樣的感覺吧。」

要是能變得更加值得依靠,能讓一松稍稍卸下肩上的負擔就好了。

「嘿嘿,雖然現在還是賴在一松哥哥身上撒嬌哦。那個叫什麼?被包養的小白臉?」

「小白臉才不會去打工。你又不會說情話,長得也不帥。」

「欸?不帥嗎?」

「和我一張臉啊。」

「可是我覺得一松哥哥很帥!」

「……呃、這樣啊……」

不會說情話這點必須撤回。一松別開了目光。

「小白臉要做什麼?怎麼樣才能變成小白臉?」

「才剛剛說了要變得可靠,別往那方向努力啊。」

雖說是許多男人心目中的夢想職業──印象中也是自家大哥的夢想職業。一松無法理解包養小白臉的女人心理。不事生產,只希望對方能陪在自己身邊而提供金錢。

只要擁有愛情便足矣,這樣的對象。

……是十四松。

糟了,其實自己也有包養心理嗎?

「一松哥哥?」

「走神了。抱歉。」

「小白臉是開玩笑的哦。」

「我知道。」

當一松往左方低下頭,能瞧見十四松頭頂小小的髮旋。這個角度他看不見十四松此刻的表情。但他能想像出,如同緊貼在一起時導過來的體溫那樣溫暖的微笑。

十四松總是笑著的,然而他的笑裡能帶有很多種表情。

高興的、愉快的、興奮的。

焦躁的、悲傷的、憤怒的。

疑惑的、迷惘的、不安的。

一松能讀懂的。對他而言,十四松就是十四松,把一切攤在他面前的十四松。

「餅乾,你還是吃吧。」

「一松哥哥不吃嗎?」

「吃不下了。」

「可是我不想吃。」

「畢竟人家特地烤的,不吃說不過去啊。」

他用食指與拇指捏起那塊脆弱易碎的小餅乾,放到十四松嘴邊。和方才十四松的動作如出一轍。

十四松叼走了那塊餅乾,大力嚼了幾次就直接吞下。

「覺得好吃嗎?」

「不好吃。」

「是吧,別讓我一個人吃光這種東西。」

你就這麼告訴她吧,說你不擅長吃這種東西,讓她下次別麻煩了。一松用指甲淺淺地刮弄他的髮根,最近十四松的頭髮有一些長了。

想要變得可靠、變得普通而成熟,有這樣的的願望和目標,還是能坦率地生活的。

「再來一塊嗎?」

「好啊!」

十四松張大了嘴,用舌頭接住了依舊帶有膩人氣味的麵粉糰塊,溢出的唾液稍稍染濕了一松的指尖,十四松甚至調皮地用雙唇去含了一下。

看十四松玩興大起,一松便用那兩隻手指去捉他的舌頭,滑溜溜的,那些過剩的口水順著虎口淌下,流到了掌根。他還看見了喉頭深處那些卡在食道口還沒吞乾淨的餅乾殘渣。噁,一松鬆開了手,皺著眉頭讓十四松趕緊吞下去。

十四松笑嘻嘻的,把口中的食物全數嚥下後張開給一松檢查,又抓著一松尚未收回的手,沿唾液的痕跡把整個掌心舔得濕漉漉的。

「像狗一樣啊。」

「一松哥哥要養嗎?」

「又回到小白臉的話題了?」

說好變得可靠呢?後半句的揶揄還沒說出口,十四松的唇就壓了上來,和那些好像取之不盡的熱量和能量一起。舌尖迅速地探進口腔,人工香精混雜著香料的氣味應當和一松口中的如出一轍。

那份若有似無的甘甜只是錯覺也說不定,就像那些五顏六色的香精一樣。

因為他看見了十四松,感覺到了十四松。

所以有著十四松的味道,可能是這麼一回事吧。


【TBC】


理論上的.....下章開車。我會努力的。拚死去努力的。但努力的結果我就不知道了(頂鍋蓋跑


评论(1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