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12)

距離七月還有半個月加緊腳步!!


可能是莫名其妙的神秘劇情  請多包涵(欸

OOC大注意♥



(12)


過於倉促又風風火火的清洗雙手,亂七八糟地皺成一團卻仍好好地待在洗衣機裡頭的襪子和連帽衣,來到起居室的木桌前做好,雙手合十那一聲響亮的「我開動了」,舀起咖哩放進嘴裡時放出光彩的雙眼。

「很好吃喔!」

努力的,卻又掩蓋不住當中的笨拙和異於常人,普通的十四松。

「……嗯。」

味道的確不錯。一松嚼著已經燉化了的洋蔥,沒有燒焦味這點他相當滿意。就是一般速食咖哩會有的味道,不至於令人驚豔,卻也是在還能吃的範疇內。

「今天也真夠嗆,普通一個小節日,搞得整個部門都不安寧。」

用飯匙進行將米飯堆成半圓狀的作業時一松隨口聊起。就像他們在飯桌上聊過的每個話題一樣,比起情人節的話題他其實更想抱怨今天同事的煩人。

「整個部門?」

「把飯吞下去再說話。」

「唔、所以一松哥哥也收到了?」

「收到了三塊巧克力餅乾,人人有份的。說實話與其送三塊還不如不要送,這樣我下個月不就得為了還九塊給她去買一包那個了嗎。」只要投入資金下個月必定會有三倍報酬,真是毫無風險的划算投資。

「那剩下的我吃!」

「可以啊,無所謂。」反正十四松愛吃甜食,這麼一想需要三倍返禮的不滿情緒立刻平衡了許多,「但你不會覺得麻煩麼,節日這種東西。」

「不覺得啊?可以吃到一松哥哥做的飯,我覺得是好事喔。」

「平常也能做啊,那種事。」

「一松哥哥不喜歡節日?」

「也不至於,就是覺得麻煩……你就沒遇上什麼麻煩事嗎?」

「再來一碗!」

「……喔。」

他不確定十四松瞬間的眼神究竟是飄開了抑或是恰巧轉向了正播放新聞的電視機。

小小的機械盒子裡,依舊不間斷地放映著點綴著粉紅色的各式廣告。也不知道是內容太過重複又枯燥導致食慾減退,最終兩人不約而同地停手時竟還留下了小半鍋咖哩。

「……」

可能是年紀漸大食量不如以往,或著翻倍的馬鈴薯無形間增加了份量,更甚至其實味道沒有那麼好。一松懶得探討背後的原因,制止了十四松想遞出的飯碗:「吃不下就別吃了。」

「那剩下的──」

「冰起來或倒掉都行。」

「不行不行,不要倒掉。」

「那就冰著,總之你別逞強。」

「……對不起喔,一松哥哥。」十四松滿臉歉疚,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般。

「是我煮太多了,沒事。」一松只聳了聳肩,「過來幫忙收拾。」

十四松應了聲便著手收拾,無精打采的模樣與方才剛進門時相比大相逕庭。

一松想起了鐵梯間那道過於規律與低分貝的腳步聲。他思考著是否該開口詢問,想了一陣後決定保持沉默。他當然希望能了解十四松今日心情低落的原因,但人與人之間本就不可能完全毫無保留,哪怕是打從一出生就一直在一起的兄弟,或是戀人。何況十四松也並非不知世事的孩子,發生了哪些事件該說出來相信十四松會自己下判斷。

把數量並不多的碗盤放進水槽後十四松自動自發地捲起袖口,見狀一松便自己回到起居室,看著新聞節目總算告一段落,接下來的綜藝節目卻又是冒著粉紅氣泡的情人節特輯。

過於重複枯燥的內容讓觀賞意願直線下降,一松執著遙控器四處轉來轉去,悲慘地察覺自己只能在這類綜藝節目和連續劇之間二擇一,最後停在了至少主持人笑聲不那麼刺耳的談話性節目上。

雖然也不是沒考慮過直接把電視關上以避免沒營養的節目佔據自己的腦容量,畢竟是出於習慣地在這個時段看點東西,讓室內有點聲音罷了,關上並不會帶來特別的影響,他們不是為了沉默而尷尬的性子。

開關被擰到最大以至於相當激烈的水聲戛然而止,隨後疊碗筷的碰撞音效叮叮噹噹地響了好一陣子。十四松的心情大概和他大開大闔的處事方式沒什麼關係。

「那個啊,一松哥哥。」

十四松的嗓音遠遠地從廚房傳來。一松沒有回頭,只是用鼻音隨便應了一聲示意自己聽著。

他應該回頭的。

事後每回想起今晚時他都為此感到些許後悔,至少他該看見,當十四松提出那略匪夷所思的問句時臉上是怎麼樣的表情。

「要吃餅乾嗎?」

「不、我們才剛吃飽吧。」

「要吃嗎?」

「而且你不是還吃不下麼。」

「那一松哥哥要吃嗎?」

十四松執拗地堅持著,而一松這才回頭看他。那不是撒嬌或著任性的疑問,而是像在大褲衩博士門口希望自己出聲打招呼那樣,筆直而堅定的目光。

「……先拿過來吧。」

包裝精緻的小塑膠袋被不算輕的力道放在木桌上,與其說是感到的不耐煩,更像是急於脫手或著想表現對此的不屑那樣,不知輕重的力道。

色彩繽紛的花樣、細緻纏繞的粉色緞帶,究竟夾帶著什麼被心情送出一目瞭然。

「你看過了嗎?」一松拎過那袋小包裝。

「還沒有。」十四松搖搖頭,「一松哥哥拆吧。」

「哦。」一松直接拉開了上頭的緞帶,整個塑膠袋便應聲而啟,人工香精的氣味飄散開來。

數量不少的、形狀曖昧的小餅乾。

「心型的……啊,有卡片。」

他把手伸進那團粉紅色裡去撈,撈出那張沾了點油膩的小卡片遞給十四松,卻被十四松推拒。

「你不看嗎?」

「一松哥哥不看嗎?」

「我不是很想看。」

「那我也不看。」

反正內容可想而知,看了也只是導致自己的胃部不適,一松默默地放到一旁去。接下來該問些什麼呢,他思考著。

看來對十四松而言,這就是所謂的「麻煩事」。

「是工作地點的女孩子。文書作業的。」

「喔,她啊。」

「為什麼一松哥哥會認識?」

「先前你喝醉的時候,是她送你回來的。」一松語帶保留地解釋和那位不知名女孩的認識過程,略去所有自己曾經的惡意和試探,以及某份說不出口的醜惡情感,「是喜歡你的吧,那個女孩子。」

「一松哥哥知道。」

「只是亂猜而已。」

「那一松哥哥怎麼想?」

「我……沒怎麼想啊。」

因為不是威脅,也沒造成任何危機,所以無所謂──要是真有心胸寬大到那種地步就好了。

「沒怎麼想?不在意嗎?」

「你覺得我要在意嗎?我應該吃醋或生氣之類的?」

像是爛俗的少女漫畫那樣,用憤怒和忌妒來表現愛情。然而一松並沒有豁達到全然無所謂,卻也不認為需要對十四松或那名少女發脾氣。

「我不知道啊。」

十四松的表情夾雜著困惑與迷茫。

「我想過一松哥哥要說出什麼我才會覺得高興,想了很久,從剛剛就一直在想。可是我還是不知道。」

十四松對一松的情感,一松對十四松的情感。

十四松清楚一松對十四松的情感,一松也明白十四松對一松的情感。

彼此相愛。

他們不曾質疑過,那怕只是動搖些許。

是故──十四松並不明白自己的急切不安來自何處。他把右手探進那團散發甜膩香氣的粉紅色中,抓著愛情表徵造型的小餅乾,遞向一松的嘴邊。

「……」一松不會拒絕十四松的餵食,就像往常一樣,他張口吞下了那塊餅乾。用牙齒將粉紅色的愛心造型輾成碎屑,和方才的晚餐一起沉進胃液當中。奶油味和草莓香精的味道和咖哩混合香料一起黏稠的繞著味蕾打轉,讓他感到有些噁心。

要是被那女孩知道了會怎麼想呢,自己的心意被對象的哥哥吞下這種事,想必會感到相當委屈吧。

喜歡上我家弟弟真是吃力不討好。一松嚼著十四松餵來的第二片餅乾想著。

毫無歉疚、甚至是幸災樂禍地。



【TBC】

應該在這裡寫一些關於劇情的東西的,現在腦子裡只剩下對不起又讓妹子當了砲灰(.....

或多或少的在意大家怎麼看待這一段劇情,願意的話請各位給我意見拜託TAT!!!

讓我知道我是不是表達能力障礙(((

總之繼續加油!!

评论(8)
热度(19)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