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10)

又卡了這麼久真是非常抱歉TATTTTT!!!

但是好消息!!我有大學念啦!!!!不用考第二次啦啦啦啦啦啦(到處打滾

希望因為閒下來可以盡量提告速度不摸魚!!!!請務必鞭策懶懶的台台(欸


為了慶祝所以灑滿砂糖!!!!(((←



(10)


 

一旦過了十點,電視節目就開始變得非常沒意思。一松執著遙控器四處轉,不管哪一台都是些無聊的談話性節目或著家庭劇,並不是否定電視台的用心,只是一松單純地對這些沒興趣罷了。最後他轉來轉去,還是回到播放新聞的頻道,看著他壓根不在乎的小如車禍大如國際要事等消息。

諸如此類的新聞跑了兩則,進入了廣告時間。一松又拿起遙控器想調整頻道,卻被上頭奇異的廣告畫面吸引走了注意力。

「啊、是貓餅乾。」

「貓餅乾?」

「巧克力的牌子。」

「不是餅乾麼?」

「不對喔,是巧克力。」

話說回來,貓是不能吃巧克力的。這詭異的品牌名稱令一松無法理解,尤其明明叫做貓餅乾,廣告裡隨笛子和鋼琴樂曲跳舞的竟然是長了手腳,一邊旋轉一邊發出怪叫聲的鮭魚。

「前陣子『百分之七百是義理得巧克力』正在特價,有同事買了一大堆耶。」

「送那種東西才比較傷人吧……」朋友這種東西強調過了頭反而讓人不舒服,要是男性收到心儀的女孩子送的這款巧克力想必會傷心得落下淚來吧。

「因為情人節快到了?」

「情人節快到了卻是義理巧克力在特價,這間廠商也太奇怪了吧。」

似乎有滿滿的殘念感從行銷策略裡噴薄而出,這品牌的老闆大概沒有女朋友吧。

「不過,很好吃啊。」十四松咬著湯料裡的蔥,發出啪擦啪擦的聲音,然後一口氣把湯喝得精光。一松則開始收拾桌上的碗盤,然後堆到水槽中。

「碗我來洗!」十四松而後立即擠了過來,還自己把過長的袖口給摺到手肘以上以顯示幹勁。把碗盤交給十四松後一松為了擦桌子回到起居室,發現時間已經超過十點半了。

時間拖得太晚了。由於下午吃了泡芙,想著晚一些再去超市也無所謂,回來後又和各種自己不適應的廚具和食材奮戰,不知不覺間就拖到了這個時候。

真要問一松自己的廚藝如何,一松認為自己壓根還不到談上廚藝如何等問題的程度。任何可以用水煮的東西能大致煮熟,成品塞進肚子裡不至於殘害腸胃,頂多就是只能做到這種事罷了。

雖然不恐懼平底鍋但或多或少會緊張,鹽和醬油也掌握不住份量,這樣無論如何也不算會煮吧,他一直這麼認為。也許看著食譜或多或少能做出點樣子,但上頭總是左一句酌量右一句適當的,含糊不清地看了頭就發疼。

然而反過來說,若只想要把食材用水煮熟的話,倒是出乎意料的簡單,除去賣相方面由於不使用菜刀導致歪七扭八的不美觀,用來填飽肚子的也是夠用的。

會這麼做倒也不是因為唐松的一番話多有說服力,只因為是值得認可的論點,因此認可並去嘗試。一松熟知自己的拖沓性格,要不在第一時間執行的話就會繼續得過且過,才想試著鞭策自己。

注重養生健康之類的言論,要是五年前的一松絕對會不屑一顧,但到了逐漸感受到時光流逝、體力和精力都大不如以往的現在,那些曾經嗤之以鼻的也不得不開始重視起來。

大概就像那些他曾經厭惡的家務一樣吧,要支撐一個只有兩名成員的家,這些總是不可少的。

以這些為動力開始學習也不是壞事。儘管最後成品以試吃名義在製作過程中就被十四松吃掉大半,最後擺在盤子上的份量少得可憐,最終調整出來的兩人最滿意的口味也根本記不起是放了哪些調味料。

雖然這一切似乎很沒必要,少了也沒什麼所謂。

一松莫名地想起了松代,那位驕縱放任他們,比任何人都疼愛他們的母親。雖然曾經視之理所當然,他也想過為何母親願意這樣照顧他們,八口家庭實在太大了,做什麼都異常辛苦。

因為看到孩子快樂就很幸福。

母親把這句話說出口是他離家好一陣子後的事了。

煮出來的料理被人美味地吃掉對下廚的人而言是最好的犒賞,也是她願意這麼做的原因。母親這麼說。

一松自然比不上母親對孩子的那份寬宏慈愛,但在十四松笑容滿面地放下筷子時,他或多或少地產生了「下次也這麼做吧」這樣的,似乎有些理解了母親的念頭。

「下次……」

「嗯嗯?」

十四松洗碗時水總是開得很大,得把音量放大才聽得見,至少一松平日裡那樣虛虛浮浮的語調是行不通的。

「下次想弄點什麼、再討論看看吧。」聽上去像是亂開支票,畢竟一松做得出來的東西相當有限,但若感覺不難的話,硬著頭皮嘗試看看應該也是可以的。

「可樂餅!」

「不,那種的絕對不行。」炒菜已經夠可怕了,炸物還是饒了他吧。

「哈哈!」十四松大概也知道不行,只是純粹開個玩笑。他把沖乾淨的盤子接連放到工作台上,一松便幫忙晾在窗邊的架子上。

回到起居室時電視仍盡職地放映著廣告,只是笛子和鋼琴的兒童式歌謠換成了纖細優美的小提琴曲,看上去充滿質感的心形包裝和旁白感性的語調,和會發出怪叫聲的鮭魚(長了手腳的)截然不同。同為情人節巧克力,這個牌子就顯得正常許多。

真是個被巧克力和粉紅色侵占的節日,當他看著下一則廣告是電影院的情人節套票特價,再下一則是百貨公司相關商品折扣,再下一則是餐廳的期間特餐時他忍不住翻起白眼──怎麼自己早就不是單身了,還是會為了這種現狀感到煩躁啊。

話雖如此,廣告裡大部分的優惠都不是他和十四松能正大光明使用的。

「話說回來。」

「嗯嗯?怎麼了嗎?一松哥哥?」

「你會想要巧克力嗎?」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情人節啊,廣告不是一直在播的麼。」

「欸──那不是女孩子才要送的?」

「這不是什麼女孩子的義務吧,這樣女孩子也太可憐了。不過以我們狀況來說,要送的話我送比較合適吧。」硬要把這段關係的位置用世間所謂的「男女」來劃分的話,一松自認還是比較偏女性的位置的,至少在床事上是如此。

「我不那麼認為喔?」

「……這樣啊。」十四松都那麼表示了他也不會有意見,反而省了一筆錢和人力,況且一個大男人去買巧克力還是會有些羞恥的。

「那要過麼?」

「情人節嗎?」

「……去外面吃頓飯什麼的。」反正是兄弟,這種節日一同出門也不怎麼引人疑竇。一松稍微計算了一下這幾個月的開支狀況,覺得久違地奢侈一下是沒問題的。

「可以嗎?」

「可以吧,最近稍微寬裕一些了。想去哪裡吃嗎?」

「嗯──」

十四松閉著眼思考,甚至往後仰躺在禢禢米上,來回翻滾了好一陣子:「想吃一松哥哥做的飯呢。」

「我?」

「會麻煩嗎?」

「也不至於……但是要吃什麼?」

「可樂餅──」

「說過了那個不行。」就算是情人節,辦不到的就是辦不到。

「那咖哩好了!很多馬鈴薯喔!」

「……我盡量試試看。」

「白色情人節就換我來喔!三倍返禮喔!」

「不,你還是算了吧。」

十四松格格笑著,原先安安份份地躺在地上,此時突然滾過來想躺在一松的膝上。

「好期待呢!」

一松下意識揉起因為翻滾而變得亂糟糟的頭髮,微幅度地點了點頭。



【TBC】

其實一部分是台台梗(??)如果有人因為這個認出我的話我會很感動的但我相信是不會有(((

情人節到辣~~~~雖然已經過很久了~~~~~~

好想吃可樂餅喔((←


评论(3)
热度(26)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