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08)

一個不小心又周更了(((

模擬考  好難R(


※有不痛的卡拉出沒,大概整篇都是(x




(08)


 

雖然總是掛著一副心情不好的嘴臉,一松自認自己是沒有起床氣的。至少在和十四松同居的這些日子以來他從沒有因為剛起床而心情低落過。

然而經過昨夜一番折騰,今早手機鈴聲響起時,他難得地產生一種想找誰大吵一架的煩悶感,明明只是連打擾也稱不上的聯絡,因為他早就知道這通電話會在這個時候打來。

上次家族聚會時就預定好了的、唐松打來的電話。

「喂。」

『早安!剛睡醒嗎?』

「對……我好像睡過頭了,你現在在哪裡?」

『樓下。』

「啊?」

『你們家樓下啊,藍色鐵皮屋那間對吧?』

──你是哪來的瑪莉啊?一松差點就要這麼吐槽,又覺得這個梗實在太過古老而作罷。

『一松?沒問題的話我就上樓梯囉?在哪一樓來著?』

「……頂樓。」

『好,等等見啊。』

一松無力地掛上電話,看了眼手機後發現已經十一點了,比原先訂好的時間晚了一個半小時。他搖了兩下試圖叫醒十四松,未果。

與其說是手足無措不如說是自暴自棄的無奈,他乾脆放著十四松繼續睡得不省人事,自己跑去漱洗了。

碰碰碰。由於沒有電鈴,指節敲擊鐵門的鈍鈍音效響起,加上那句「我現在到門口啦──」,相當有瑪莉的味道啊、一松暗自想著。

唐松的打扮意外地樸素,沒有閃閃發光的皮夾克也不是以往穿著那件繪有松樹圖案的連帽衫,而是普通而輕便的長袖襯衫,顏色倒維持著慣例的深藍色。

「……我記得我說過了『去車站接你』的。」

一松連抱怨都顯得有氣無力的。

「看地址覺得好像可以找得到路,就自己走走看啦,意外的離車站很近嘛。」

「我可不那麼認為。」

唐松大概也是想著不麻煩自己或十四松的。一松明白歸明白,卻還是希望他能注意一下體貼過剩帶給人的壓力,尤其對一松而言更是如此。

「總之先進來吧。」

「打擾啦──」

這傢伙心情未免好過頭了。

一松沒有要領著唐松晃一圈的打算,屋子小得在玄關中便可一覽無遺,頂多沒看見廁所和後方的小儲藏室,一般而言也不會列在觀光景點的地區。

比想像中整齊啊,唐松發出對某個過於敏感的角度而言會有些失禮的感嘆:「十四松還沒醒?」

「昨晚和同事喝多了,宿醉。」

「這樣啊,那讓他繼續睡好了。」

由於起居室空間狹小,不把棉被收起來的話連桌子都擺不下,一松甚至萌生了把乾脆十四松塞進進儲藏室的念頭,被唐松阻止了。最後只連人帶棉被地堆進角落,才硬是把桌子放進塞進三名男性後過於狹小的空間。

唐松看上去對擁擠的空間沒什麼意見,盤起雙腿就坐下了。座位的手邊就是三角櫃這點讓一松有些緊張──若是唐松臨時起意把抽屜拉開,他無法解釋裡頭的保險套和潤滑液是出於什麼狀況購買的,更無法解釋其中的一半都用在了什麼地方。

「喝什麼?」

「都可以。」

「咖啡紅茶選一個。」

「那紅茶好了。」

「哦。」

廚房裡自然沒有高級茶葉,只有特價時買下的茶包。由於水壺形狀十分迷你,把水煮開只要數分鐘的時間,一松乾脆就站在流理檯旁等待。

唐松的今日來訪大概是其他兄弟一起商量好的結果,這點一松還是能察覺到的。倒也不說厭煩或覺得沒有必要,只是不適應罷了。或著說,被其他兄弟投注關注或心力會讓他感到不好意思。

既然如此是不是也該關心一下其他兄弟的生活──想是有這麼想過,具體而言也不知道該從哪裡入手,況且都過這麼久了,突然過問這些反而不太對勁吧。

「一松哥哥──?」

「喔,你醒了。」

「剛剛和唐松哥哥聊了天喔。」

「聊了什麼?」

「早餐吃了什麼之類的?」

「你又還沒吃。」

「對啊──」

「要吃麼?吐司還有。」

「頭痛……」

「……嘖,過來。」

確認距離熱水沸騰還有段時間,一松扯著十四松到儲藏室,從藥箱裡翻出解酒液給他。不記得什麼時候買的了,但願保存期限還沒過。

「喝了趕緊回去睡──唔!」

十四松的臉突然壓了過來,就像昨晚那樣的突如其來,一松毫無預警地被堵住呼吸,空氣卡得喉頭有些難過,他卻沒有任何掙扎推拒的意願和打算。

「早安喔,一松哥哥。」

十四松還夾著睡意的笑臉像是融化了的棉花糖。甜得過了頭,到讓人無法習慣的地步。

「早安。」

讓焦躁的心情平靜下來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他伸手撫摸那張笑得燦爛而溫暖的臉,不確定自己的臉頰是否也跟著發燙。

 

 

X

 

 

回到起居室時,唐松正津津有味地看著昨天買來的報紙。十四松在他泡茶的空檔已經又睡回去了,似乎真的很不舒服的樣子。

他把紅茶擱在唐松面前後也跟著坐了下來。由於家中從沒招待過客人,杯子也只有兩個(還是成對的),一松把杯子給了唐松,自己則用十四松的。因為不知道該不該放糖,就直接把糖罐一起拿來放在桌子上。

紅茶平常只有十四松在喝,一松比較喜歡喝咖啡。他喝了一小口茶,覺得味道相當平凡。

唐松也喝了一些,沒有刻意評論紅茶味道的好壞,拿過放在桌上糖罐。

「對了,剛才和十四松聊了一陣子。」

「早餐的話題?」

「那個也有啦,他還和我推薦了車站前的三明治店。」

「啊啊,他很喜歡。」

放了很多美乃滋,偏甜的味道。

往茶裡放了一勺多的砂糖後唐松滿意地點點頭。

「他給人感覺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

「十四松嗎。」

「嗯,變得沉穩了呢。」

可以這麼順利的溝通反而讓人不習慣啊,唐松伸了個懶腰。

「就好像以前談戀愛時那樣?」

「呃、」

喝進去的紅茶差點就從鼻孔裡逆流出來,雖說唐松只是無心地認為十四松的狀態接近於那個時候──大概是如此。

「……畢竟很努力啊,十四松。」

「嘛,你也是啊。」

我的話題就算了吧。一松垂著眼,沉默。他不擅長聊天,尤其是和唐松。如果是小松甚至輕松的話或許能嬉鬧著搪塞過去,唐松卻會把對家人的情感以百分之百認真的態度直接壓過來。

雖說如此,自顧自地將之視為負擔反而比較差勁。

這傢伙真的是好人,一開始他就知道了。

「對了,現在幾點了?」

「十二點半。」一松抓過手機查看,順便確認了沒有其他新訊息。

「到飯點了啊。」

「要出去吃嗎?」

「隨便吃一吃就可以啦,你方便的話。」

「家裡只有罐頭一類的。」兩個大男人實在不常開火。

「那就行啦。」唐松拍了兩下帶來的素麵禮盒:「吃這個就行了,我也來幫忙吧」

煮個麵而已,其實也沒什麼好需要幫忙的。推拒的台詞在舌尖打轉了好一陣,又被一松嚥了回去。

最近這麼做的情形變多了,但與人交際大部分都是如此,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真心話都得吞回肚子裡。

和唐松一起站在廚房的感覺很詭異,雖說是煮午餐,其實不過就是一起站在流理檯前罷了,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等煮麵水燒開,下了麵後在等麵煮熟,唐松唯一能做的事大概就是把碗盤拿出來──況且碗同樣只有兩個,得有一人用盤子代替。

「這樣很不健康啊,總是吃罐頭的話。」

「會去超市買點熟食之類的。」

「沒想過自己煮嗎?」

「簡單的話還行,要切要調味什麼的就很麻煩了。」

啪啦,唐松拉開了牛肉罐頭。

「小松那傢伙,最近開始自己下廚喔。」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竟然看到本日最驚訝的表情了!」

「不不,那個小松?沒問題嗎?廚房不會飛出去嗎?」

「廚房才不是會飛出去的東西吧──不過、意外的還算好吃耶。」

「真的假的啊……完全無法想像。」

「自己下廚的話好處挺多啊,比較省錢,也比較健康。」

「你也會?」

「關東煮的話倒是很有自信哦,畢竟修行過了嘛,大概在第九集的時候。」

「不要隨便把集數說出來!」次元壁可不是人類可以隨便打破的。

「啊,麵差不多可以撈起來了。」

「喔。」

說實話,一松非常不適應。

和別的兄弟一起做家事的經歷是有,但分居以來,感覺兄弟就成了客人。至少和真正的住在一起的十四松比起來是相對疏離的存在。

他無法、也從沒想過像這樣輕易踏入其他兄弟的生活,哪怕只是幾個小時。

溝通很困難。

他和陌生人、和父母、和兄弟、和自己。

甚至是和十四松都是。

「怎麼?走神了?」

「啊、」

唐松往一松眼前用力揮了好幾下手。

「心事重重的樣子喔。」

「……沒事。」

「哎,凡事別想得太複雜啊,brother。」

──都過多久了還用得上那麼噁爛的說法啊,冷不防被痛了一下的一松大翻白眼,不輕不重地踹了唐松的小腿一腳。

唐松哈哈大笑了起來。


【TBC】


嗯,因為是一開始就想好的橋段,有種「終於寫到了這裡」的感動感((

當然這也是非常讓我緊張的橋段.....會不會引戰啊....不會吧......

只好聲明一下沒有任何牽扯別的CP的意思,雖然這個魚餌有夠小,釣不到人吧((((
選了卡拉出場的理由很多,說來有點害羞((###

但這點改變不會造成OOC我真的怕得要死RRRRRRR((夠了喔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