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06)

明明有一整天我怎麼總是要拖到半夜呢......



※一點點的R15、一點點點點點點點而已

※無論如何這篇都是十四一  真的((催眠自己



(06)

 

一松的字很小。又小又細,挺難談得上好看卻算是整齊。傳過來的照片上要買什麼,哪個牌子,哪些又在特價,清楚而詳盡,沒什麼辨識上的困難。他一直都是對開銷精打細算的人,也正因為是這樣的人,兩人生活雖與寬裕掛不上邊卻也還無虞。十四松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他想起以往大家還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做什麼都是浩浩蕩蕩的,出門購物沒個兩三人絕對是搬不動的。比起一般超市,他們比較常在分量總是驚人的美式賣場購物,在這樣的狀況下,雖然看著發票卻對價格什麼的概念模糊。

直到現在剩下兩個人了,才發覺其實物價比想像中的還要昂貴。

牛奶打折日在周五,所以十四松沒有拿,他推著購物車在蔬菜區轉了一圈,拿到清單上的半顆高麗菜、香菇和金針菇,就像是小時玩過的遊戲的任務一樣。然後是豆腐,以及濃縮高湯──十四松推測是要煮火鍋,他們倆的廚藝都不怎麼樣,但火鍋這種純粹把東西煮熟的料理還是辦得到的。

豬肉片只買了一小盒。由於前些天吃了燒肉,他們最近對動物蛋白質沒興致到了生理性厭惡的地步,但要是沒有一點肉片的話,就沒什麼火鍋的感覺而是蔬菜湯了吧。

「啊,是松野先生?」

在超市工作的阿姨是個熱情的好人,這是十四松的印象。大概是長相一樣的經常出入讓人印象深刻的緣故,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對兩人相當親切,到了會嘮叨著別一天到晚吃罐頭的地步。

「是弟弟吧?」

「嗯!阿姨很厲害喔!」

「你們講話的樣子其實不太一樣啦,我都看了快兩年囉?」她一邊把商品全過一次條碼機,手腳熟練且麻利:「今天也買了很多東西呢,搬得動嗎?」

「當然可以!」

如果是以前的八口家庭自然是辦不到的。如果是只有兩人份的生活,費點力就能扛起來。

「喔喔,買了不少蔬菜啊,很好很好。」

「嘿嘿,一松哥哥要吃火鍋喔。」

「你們還是老樣子,感情真好啊,以現代來說很難得呢。不會不方便嗎?」

「不會啊。」

那是當然的,對十四松而言,這是相當值得自豪的事情。

「話又說回來,松野先生。」

「嗯?」

「你們也要三十歲了吧?要這樣一直相依為命下去嗎?」

「是啊?」不行嗎?十四松歪著頭。

「也不是說不好啦,只是……」

「不方便?」

「哎,只是問問啦,松野先生──你哥哥他啊,現在還是單身嗎?」

「怎麼了嗎?」

「真的只是好奇而已啦!你看,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

十四松眨了眨眼,不是很理解心底突然湧上來的不舒服是怎麼回事。

「一松哥哥他……好像是沒有女朋友哦。我不清楚。」

在外工作久了,十四松或多或少學會了一點狡猾,似是而非地搪塞了過去。然後抓上放在櫃台上的兩個大塑膠袋迅速無比地離開了。明明像是他慣常的行事速度,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帶有多少想逃離現場的成分──儘管他不是很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逃。

一松哥哥果然只要打起精神就會受到歡迎的。

要三十歲了,十四松一直沒什麼實感。二十歲和二十一好像差不多,二十五和二十六也沒什麼不同,為什麼到了三十歲,就好像突然多了很多責任呢。

其實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吧。

十四松不覺得自己有感受到訝異或相似的情緒。

只是單純的,不怎麼愉快。

而已。

 

 

X

 

 

「十四松?」

「哎?」

「很燙啊。」

「咦,啊啊、對不起!」

聽見一松抱怨他匆匆關上吹風機,明明是他自己提出的想要替一松吹頭髮,結果卻發起呆來了。

一松的髮質很軟,明明大家都是同樣的基因,為什麼髮質會不一樣呢?十四松用手指梳理他的頭髮時感到有些好奇,才剛吹完沒多久,又膨膨鬆鬆地亂翹起來了。

相較於十四松無所事事的休假日,今天的一松似乎特別忙碌。不但比以往稍晚回來了一些,還把工作帶回來了。結束晚飯後他幾乎是立即拿出了筆記型電腦,以及工作時才會戴上的眼鏡。

看起來相當忙碌的樣子。十四松研究了會兒上頭的內容還是什麼都沒看懂。只覺得啪啦啪啦的打字聲就像雨點打在屋簷上一樣催人入眠。

「一松哥哥的打字速度很快耶。」

「還好吧。」在公司裡只能算是普通,一松聳了聳肩。

「我都找不到按鍵在哪裡。」老闆也曾經想讓他做點文書處理的工作,沒兩下就放棄了。

「多練習就好了。」

「說的也是──聊天沒關係嗎?」

「也不是那麼嚴謹的工作,只是不想拖到明天而已。」

「一松哥哥不喜歡拖拖拉拉的呢。」

「沒人喜歡吧。」

「小松哥哥說不定就挺喜歡的?」

「……可能。」

真喜歡啊,這樣的舒適感。

十四松無數次地想著。

好像連時光的流動都變得緩慢,他們相互倚靠,感受背上傳來的、對方的體溫和呼吸。

想依賴他。

也想被他依賴。

自己一定是尋求著這樣的生活才離開家的。

「會睏的話,就先去睡。」

「不會睏啊,我今天可是睡到十二點才醒。」

「這樣啊。」

「很舒服喔,下次也想和一松哥哥一起。」

「到時應該不會乖乖睡覺吧。」

「對耶,會想做呢,因為好陣子沒做了嘛──啊,難道是要做的氣氛嗎?」

「不是。」

太花時間了。一松搖搖頭,隔了好一陣沒做,光是擴張就要花上不少心力吧,今天已經太晚了。

「……抱歉。」

「沒有沒有,我只是隨便說說!」

真的只是隨便說說。但即便只是順帶提起,十四松的臉頰依舊不可免俗地染上些許緋紅。他們此刻仍背靠著背,完全看不見對方的表情。

這樣的關係持續多久了,十四松還是無法雲淡風輕地談論這類話題。

十四松沒有把話頭接下去,一松也不主動開口,只是打字聲似乎更密集了一些。

要說剛才是打在屋簷上的小雨,現在倒是有些像是暴雨了。究竟是焦躁呢,還是生氣了呢,還轉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時,一松猛然「啪」地一聲把筆電給闔上了。

「十四松,過來一下。」

「哎?」

怎麼今天一整天都在疑問中度過呢,他轉過身子,本就是只是背倚著背的距離一下便縮得近乎為零。

一松伸手探過他的褲頭,溫度正常。

「──還真是隨便說說啊。」

「那個、一松哥哥……剛剛說了沒時間不是麼。」

「進來是沒辦法。」



「一松哥哥。」抽著紙巾整理時,他喚了一聲。

「怎麼?」

「我覺得我好像有話想說。」

「什麼話?」

「但我不知道怎麼說。」

「喔。」

「怎麼辦?」

「慢慢想唄,又不急,我會等你的。」

我大概也是。總覺得有些東西想說,但不知道要說什麼,從何說起。

溝通很困難啊,對你我都是。

一松低聲說著,垂著的眼皮好似隨時都會閉上。

「反正時間還多。」

「多嗎?」

「只算我們兩個的話。」

「那就好。」

「晚安?」

「嗯,晚安!」

鋪好棉被,交換慣例的晚安吻。

組成二人夜晚的成分,一直都只有這些。

這些便足夠。


【TBC】


這兩個人的好一陣子大概沒超過兩星期吧(欸


十四松的假日休完了,台台的假日還有一天,耶(??
原先還想寫個吃火鍋,結果被吐槽吃過頭啦......(??

&ㄊㄊ你去念書了我好寂寞喔TAT((不要在這裡喊

我還真是  人生第一次被屏蔽欸  好帥喔((((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