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03)

大家名字的中文翻譯基本以我自己習慣用法為主(???

長男→小松  次男→唐松  三男→輕松  六男→椴松

嗯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兒(


(03)

「然後和同事說到我有五個兄弟的時候,他就這麼問了──」

「慢著,在那之前先等一會兒。」

暫停鍵暫停鍵,說著小松舉起手來,突兀地中斷了目前正進行中的節目──每人一則生活趣事分享(part3)。這在每次燒肉聚會裡已成了固定橋段,也不知道是誰起的頭。雖然取了個像是笑話集錦的名稱,實則就只是普通的談談最近的狀況罷了,即使一松每回都用生活瑣事搪塞過去,也沒人會對他有任何娛樂性上的要求。

他不是很能理解其他人總是能搬出那麼多有趣的事情來說,雖然他自己聽著別人的故事是挺有趣的,要從自己的生活裡挖掘能說出口的笑料卻意外的困難。

「幹嘛呢?」

輕松並沒有因突然被打斷而惱火,只是一臉狐疑──說到底在發表時最重視氣氛的人根本就是小松自己。

「你說的那個同事……」小松一臉嚴肅,好似這個話題比什麼都來得重要:「是女的嗎?」

「不不不,那一點都不重要吧!如果是男同事又怎麼樣啊!」

「叫他去死。我不想聽臭男人對我的看法。」

「是喔。」

輕松索性不理會暫停要求,自顧自地重新按下播放鍵。

「總之,他就這麼問了:」

 

「──『要是其他兄弟掉進海裡了,你會先救誰啊?』這樣的問題。」

 

「……」

「……」

「……」

「……」

「……」

「……倒是說句話啊你們。」

「不、怎麼說……意外的很沒勁啊、這個問題。」

「問這個問題本身才是吐槽點啦,小松哥哥。」椴松敲了兩下烤肉用的鐵夾,「我要加點咯,還有人要吃嗎?」

「牛五花再來一份。」

「那就來份生蠔──」「走開啦脊椎骨要斷了。」

「年糕!年糕!」

「十四松哥哥,年糕是最後才吃的,再等一等吧。」

被無視了啊……一松默默嚼著牛舌,並未發表任何感想。即使如此輕松看起來仍沒多大火氣,只是聳了聳肩。

「好啦、我的就這樣。」

「就這樣喔?真無聊啊──要求退貨!」

「你是哪來的檢貨員啊?再吵我就把醬油倒進你的杯子裡哦。」

輕松把手邊的紅茶一口氣喝完,起身又去倒了一杯。

話又說回來,其實大家都會游泳,所以這個問題沒什麼意義。是某年暑假一起去學的,一松想起那時的游泳教練,一身糾結過頭的肌肉,把人直接壓進水裡時表情就像惡鬼一樣。

「放心吧Brother們,我必定會一個不漏的把你們……」

「快住手,胃酸都要吐出來了。」

「我的話,救最近的吧,比較省力。」小松將生豬肉放到烤架上,油脂發出的聲響令他滿意地點了點頭,「那一松覺得?」

「……我會救貓。」

才沒有貓掉下去啦,椴松結束了加點,正好回頭趕上一句吐槽。

「十四松哥哥呢?」

「游泳!」

「意料之中到讓人很安心啊。」

十四松通常運轉中。在話題轉向十四松時一松莫名地緊張了一下,聽見答案後又微微地感到安心與失望。

「我都去倒完飲料回來了,話題還在這個上面啊?」

「所以輕松哥哥當時怎麼回答的?」

「我?我就說能誰最可能被救起來就去救誰吧,像是離我最近的?」

「嗚哇,和我差不多喔?總覺得有點噁心──你幹嘛?!」

輕松把醬油倒進小松的紅茶裡去了。

那碟混著蒜頭和辣椒醬的調味料倒進杯子裡時連一松都反胃了一下,卻沒半點同情大哥的意思。小松甚至裝模作樣地拿起來喝了一口說味道其實還可以,結果被不自主扭曲的臉部肌肉出賣,惹來眾人又是一陣嘲笑。

「對了,一松。」

那頭正嘻嘻哈哈的鬧成一團時,突然有人戳了兩下他的肩膀,神秘兮兮地湊了過來。

是唐松。

「啊?」

後來無論幾次想起這回事時,一松都認為自己實在足夠丟臉──由於太過驚訝,忘了去控制自己的顏面神經,就這麼固定在了錯愕的表情上。偏偏這是最不想給唐松看見的。

人在面對過往的不成熟和幼稚總是特別尷尬。

「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唐松搔了搔後腦,似乎最近才去打理過,頭髮看上去特別短,「前陣子公司前輩送了很多素麵過來,我一個人吃不完,你們要不要拿一些走?」

──啊啊,原來是這種事。

這在松野家兄弟間並不少見。一松自己私下稱呼這叫「物資交換活動」,活動內容主要是把手上一些太多或吃不完的東西空投給其他人。最先開始是老家那裏會寄點東西過來,漸漸地就變成大家互相聯絡的管道,或著說契機。

最熱衷的自然首數小松,甚至會不由分說地把東西直接寄到家裡來,順帶一提參與度最低的則是習慣外食,工作又多應酬的椴松。

至於一松由於是二人同住,經濟上又不怎麼寬裕,雖說有些彆扭還是會心懷感激地收下。

「……為什麼問我?」

「小松說他家裡也有,輕松說他最近很多飯局沒空,椴松不愛吃。被兄弟們這麼拒絕我也很傷腦筋哦?」

「呃、」

──真這麼傷腦筋不如去問十四松,如果是他的話必定可以一臉自然的收下,還可以得到一句精神十足的道謝和可愛的笑臉。這些想法自然是不會說出口,一松只乾巴巴的點了點頭:

「那就謝謝了。」

「太好啦,那你們哪個周末有空?」

「我們?」

「哎,想趁這個機會去你們那看看。」

「不、那個……」──哪有收人家東西還讓對方拿過來的道理啊:「所以說,我去找你拿就好了吧,你不用那麼麻煩。」

唰唰唰。三雙眼刀突然橫了過來,讓他背部一陣刺痛。無論是捧著飯碗的長男、正烤肉的三男以及滑著手機的末弟,明明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投過來的視線卻散發著奇妙的壓迫感。「總之快收下」輕松甚至無聲地用口形示意了好幾回。

一松被諸位兄弟的強力壓迫噎得有些說不出話,只勉強運動了一下後頸處的肌肉,點頭點得十足僵硬。

「……謝謝。」

讓他再怎麼表達謝意也只能擠出這句話來了。他本就不是能言善道的類型,總覺得自己的聲線聽起來枯燥無味又沒什麼誠意。

「一松就是太客氣啦、還是說害羞喔?」小松還是拎著杯子,裏頭的飲料不知何時換成了啤酒,剛剛的混合調味料也不曉得去哪了,「雖說十四松真的很可愛,但偶爾也讓我們聽聽你的聲音啊。」

「不用想太多啦,你就安心等待我的到訪──?!」

原先拿起紅茶裝模作樣啜飲一口的唐松突然沿著杯壁把飲料全噴回杯子裡。

「怎麼回事,這股彷彿混雜著蒜頭和胡椒以及醬油的醋味……!」

那頭的小松猛然爆出一聲大笑。看來不只把杯子偷換過,還另外加了料的樣子。

一松突然覺得方才萌芽的些許尊敬之情在此刻又全部枯萎殆盡了。

方才的話題大概是隨著醬油特調告一段落了,儘管又是以唐松的不幸作結,還是讓他鬆了一口氣。他終於得以重新執起筷子,正想去夾所剩無幾的生牛五花來烤時,十四松的筷子就伸了過來,把烤好的肉一片片疊在他還有半碗飯的碗中。

「你不吃嗎。」

「已經吃很多了哦,我等等還想吃年糕。一松哥哥剛剛沒怎麼吃吧?」

一松哥哥要是被太多人看的話,就會吃不下東西呢。他把碗內的肉全夾給了一松:「要泡菜嗎?」

「你剛剛……」

「我也在看著一松哥哥喔,剛才。」

「是嗎。我倒是沒什麼感覺。」

大概是習慣了吧,十四松的視線。

一松慢慢地嚼起牛肉,才發覺其實自己的確是有些餓了。


【TBC】

我不該在半夜寫這段的,現在好餓啊.........想吃烤肉(??

原本想趕一趕數字日  但想想這一段其實也沒有很數字就很怠惰((((欸

就....讓大家都出來玩一玩、我大家都好喜歡啊真的TAT!!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