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おそ松さん】【十四一】astronauts(01)

各位初次見面大家好((也有可能不是初次見面(???))  這裡是台台

嘛......原本是付給代購的酬勞(????) 一開始不打算放上來的

但自己越寫越開心就(?


※由於開坑於24、25話放送前,所以臉腫得有達悠兩倍大左右((

※不知道怎麼改才能不被官方打臉,乾脆LET IT GO

※自己玩得很開心通常很雷人,OOCOOCOOC敬請大注意

※自我解釋很多,也請大家自由地(???

※基本上就是數字二人的愉快同居故事,大概算是吧(??

※以上敬請各位多多指教


(01)


 

松野一松把手機抓進被窩裡時,才發現比他平常起床的時間早了整整半小時。

明明還是會犯睏,有時就是會莫名地在預定時間前醒來。大概是昨晚難得得來一夜無好眠的緣故,睡意只淺淺地在意識附近浮動,不足以讓他再次沉進夢鄉。即使如此,外頭略低的氣溫還是讓他留戀了一下過於暖和的被窩。

關上預設鬧鐘後他開始漫無目的地滑起手機,什麼也不做地把多出的半小時給消耗殆盡,才慢吞吞地爬出被窩,用棉被把仍呼呼大睡的十四松給裹成一團,看上去像條毛毛蟲。

前些日子買的吐司還剩下半條,他便一股腦地全塞進微波爐裡──因為家裡沒有烤箱──接著又翻出冰箱裡的巧克力醬,拿著變得略溫的吐司開始一片片塗了起來。

乏味的動作讓他覺得麻煩,但他喜歡把醬抹得一點麵包也看不到,感覺比較不寒酸。儘管在早餐只吃巧克力醬吐司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挺寒酸的。

正當他抹完第一片吐司時,十四松起床了。

「哦,今天真早。」

「一松哥哥太早起了,好冷。」

「不是把棉被給你了麼。」

「還是冷。」

「那就去穿衣服。」

十四松半縮著身子想往一松那裏蹭過去,半路卻「唔」了一聲,突然風風火火地衝去浴室,水龍頭被大力扭開,嘩啦嘩啦地響。

水未免開太大了。聽著十四松異常猛烈的洗漱聲,他忍不住這麼想。正當他醬抹到第三片吐司時十四松衝出來了,心安理得地往一松方向湊近,洗臉時過於急躁而濺濕的髮梢涼涼地貼上來。

一松半闔著眼,接下每日早晨慣例的短暫纏綿。

「早安,一松哥哥。」

十四松咧開大大的笑,親吻過後才道早是他一來的慣例。

「……早。」

他抹好了第三片吐司,「你的早餐」然後全拿給十四松,自己則拿起花生醬繼續進行塗醬大業,雖然微波過的吐司此時已經涼得差不多了。

花生醬有顆粒,實在不好處理,出於怠惰他抹得十分隨便。

抹完第一片花生醬吐司後,塗滿巧克力的麵包突然自動出現在嘴邊──還被十四松咬過兩口。一松也沒怎麼抗拒,隨便嚼了點,基本十四松遞來的東西只要他不討厭就不會拒絕。

待他終於把自己份量的三片吐司抹完,十四松已經在整理東西準備出門了。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外頭年久失修的樓梯有些禁不起十四松的摧殘,發出吱呀吱呀的尖銳聲響。每天被這樣虐待應該要壞了吧,一松漫不經心地想著。

他走回房間,棉被已經被十四松收進壁櫥。他把桌子搬出來,一邊看著竟然還有著天線的老舊電視一邊把早餐塞進嘴裡。

說不清算是大廳還算是房間,得要把棉被收起來才放得下茶几的起居室,加上一間小儲物間和廁所,以及連廚房也稱不上的一口瓦斯爐和流理台。

他們的小小天地就這麼點大,連塞下兩個成年男子都略顯擁擠。

 

最先提出想住在一起的是十四松。

其實並不難理解。在原本的那個家裡,五個兄弟實在太多了,雖然熱熱鬧鬧的相對個人時間和隱私卻被壓縮,大過一定分量的祕密就無法私藏。

這原本是很自然的事,他們打從出生起就是兄弟,不需要理由或適應,一開始就是如此,從沒有記憶時就一直在一起的存在。零食也好母親的愛和關心都是六等分,通常個兄弟對彼此的看法也是如此,真要排得上喜厭好惡頂多只是天平輕微傾斜的程度。

因此,若其中的六分之一突然變成了二分之一,甚至比二分之一更多時格外無法適應。

一松不清楚十四松是否想得這麼多,或許他只是對於情感不能被真摯表達感到接受不能,又或著是理解了他想表現出的親密其實超出了能被接受的範圍。不論究竟為何,相較於一松的動搖猶豫,十四松毫不遲疑地選擇了一松的事實是無庸置疑的。也忘了是他們兄弟各奔東西後多久的事了,他接到十四松久違的聯絡,說存到了押金和第一筆房租,問他要不要一起搬過來。

於是一松便接受了。

其他相繼也離開家裡的兄弟們怎麼看待他和十四松住在一起的事實?難道不會覺得奇怪麼?類似的問題一松不是沒思考過,但出於怠惰又放棄了,現實的繁忙困擾很快地將他從這點微不足道的小事裡拉走。打理一個家其實相當不容易,尤其當一松發現在的他每星期會掃一次地時特別感慨。

一個人住的話環境容易變得髒亂。但兩個相互在乎的人相處一室的話,環境卻容易變得整潔,因為總想著給對方留個更舒適的空間。

嗯,真不像自己。這麼想著時一松還打包著垃圾,正打算等等喊十四松拿下去丟,便離開廁所走至起居室前。一松聽見開著的電視機嘈嘈雜雜,卻發現裏頭的十四松沒把注意力放在節目上,而是在和剛收下來的衣物奮戰。十四松並不擅長這種事,衣服摺得笨拙又難看。做事總是宛如狂風過境的他跪坐在地板上,一件一件慢慢地摺,身旁疊起來的衣物因為不平整彷彿隨時要倒塌。

一松一下子被那樣的光景給吸引住了。他莫名地屏住呼吸,往正努力奮鬥的單薄背影靠了過去。

在指尖要碰上肩頭時的前一秒十四松回了頭,很是熱情地朝他招手:「一松哥哥,我把你的衣服摺好了!」

那副像是完成了某項大事一樣的笑臉真是耀眼得不得了。

「你的呢?」

「等等再說!」

「是喔……」

「誇獎我誇獎我──啊哈!」十四松興高采烈的聲音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松哥哥勃起了!」

他們之間的距離本就近得接近擁抱,根本藏不住股間鼓脹的熱燙溫度。十四松的指腹偏軟,隔著布料也能感受到他撫過自己性徵時的柔和觸感。

「是啊。」一松聽見自己嚥唾沫的聲音,咕咚地一聲格外鮮明。「所以說,幫一幫我。」

他鮮少主動向十四松求歡。一來十四松本身需求就不低,二來這間小房子隔音欠佳,他們能肆意擁抱親吻卻不能盡興做愛──但這方面至少比做什麼都要躲躲藏藏的家裡來得好上一些。

氣氛以比往常更猛烈的速度熱烈起來,兩人很快在榻榻米上滾成一團,連棉被都沒鋪上。背部貼著的地板泛著寒意,來自上方十四松的體溫卻高過了頭,他們熟門熟路地褪去彼此的衣物,潤滑液則放在手邊的櫃子裡,一下便能抽出來。

無論是哪一方都駕輕就熟,一松配合著伸進後方的手指調整呼吸,熟悉的快感和慾望一同翻湧上來,不至於被淹沒也足夠難受。

「一松哥哥。」

真正結合在一起時,十四松突然開了口。

「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大概吧。」

「為什麼?」

「感覺像是在家一樣。」

「這裡本來就是我們家啊?」

哈哈。一松搖了搖頭,摟著十四松的後頸親吻他:「你說得對。」

大概也沒什麼理由,只是普通地感到幸福罷了。

 

 

載著充足但有限的資源,破破爛爛、搖搖晃晃地在未知的宇宙裡緩慢前行。未來一片漆黑,卻閃爍著璀璨星光。

他們就這樣遠離了地球,在不為人知的狹窄太空船裡一起生活。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兩年半。

 

【TBC】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