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全職高手】【張安】擁抱你的倔強(0103小安生賀)

嗨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努力趕稿趕到現在,現在是半夜三點喔(念書好嗎

總覺得n久沒發張安,其實還是有寫(?  但因為合本的緣故現在還不能發出來,個人非常滿意那篇,如果願意的話希望大家都能看到啊TT

好話題回到這篇上

這篇是以前坑掉的【春暖花未開】(←大概沒人記得了)的重寫,後續劇情各種的大改(??)趁著小安生日就寫完它了XD我以前的腦洞都挺神奇啊.....(遠目

食用時請注意:
1.ABO(
2.劇情很怪(
3.對話也很怪(
4.反正就是很怪(

沒問題的話......請多指教(

 

【擁抱你的倔強】

 

(00)

 

「不是會常常有人問麼,就像電視上常討論的那樣。你會怎麼看現在人們的相處模式?當你看著街上一對對的情侶,你會認為他們是真心相愛?還是本能和慾望促使他們結合?或著說,前輩覺得是因為我是個Omega才喜歡我嗎?」

「這種事問了我也不知道答案吧。」

「說的也是,畢竟只是一個壞心眼的問題而已,抱歉啦。但我並不排斥那種說法喔?」

「什麼意思?」

「哎啊,要是身為Omega就能換一個像前輩這樣的伴侶,我覺得挺划算的。」

 

 

(01)

 

掩飾劑的氣味有種濃重的人工香氣味,像是防蚊液那種合成的香茅味道,或是人工假花上灑的香水。雖然不自然,卻是在公共場合最常聞到的氣味。

這是Omega保護自己及表示禮節的手段。

即使是只有二人的會面,安文逸還是準備得謹慎又周全。

一種禮貌性的拘謹。在這方面他能做得比某些雖然在聯盟年資比他久,年紀卻較輕的人好多了。

店面因為深居巷中而有些狹窄,安文逸在張新杰的示意下先行上座。

「請。」

「謝謝。」

茶水桶在櫃台旁,由客人自取。張新杰倒了兩杯熱茶,老闆這才慢悠悠的晃了過來,帶著獨特的悠閒感,溫吞的問著兩人點菜。

「海帶烏龍麵。謝謝。」安文逸往牆上看了兩眼,直接選了菜單上最左邊的餐點。

「你不用客氣。」

「我想吃得清淡點。」

「是嗎。不過這家店的海帶烏龍麵據說海帶怎麼吃都不會減少,張佳樂都叫它渦蟲。」

安文逸反而聽著感興趣。

張新杰抿出一抹笑,對站著哼歌的老闆點了點頭。這家麵店隱蔽性高,價格和份量都相當親民,老闆還是個榮耀迷。

頭髮花白,年過半百,還是對網路遊戲有高度的興趣,他一邊燙著麵條,一邊慢悠悠的說昨天在遊戲裡是如何被一個小年輕打死的。

「他被我的聲音給嚇了一跳喔──我就跟他說,我的年紀大概有你的三倍大呢,然後你知道他是怎麼回答的嗎?」

老闆說起話來中氣不是很足,反而有些輕飄飄的。

「他說『那又怎樣,死老頭』呢。哎呀,這年紀的年輕人……」

就算不回應老闆也會自顧自地說下去,就像背景音樂一樣。撈麵,盛湯,放料,中途老闆都用聊天一般的語氣說個不停,但語速緩慢到了極限,直到他把兩碗麵放到兩人面前的桌上,說過的話大概也沒超過十五句。

安文逸倒是沉默,靜靜地也不知道是在發呆還是在聽老闆的自言自語。

舉起筷子時,老闆突然又飄了一句:「不謝飯嗎?」

他們聽到這句話時都是一楞,老闆指了指牆上的電視,上頭播著昨晚比賽的重播:「你們都是牧師不是嗎?」

原來是這個意思。他們頷首,權當這是個玩笑話。

「不管是什麼人什麼宗教,吃飯的時候都要感謝喲,該感謝的東西很多喲──」

「有道理。」安文逸點點頭:「那我就先謝謝張副隊了。」

「怎麼?」

「請客。」

「不客氣。」

「嗯。」

然後他們就安靜下來,專心致志的進食。張新杰吃得不快,約莫二十分鐘把麵吃乾淨。反倒是安文逸平常進食不算慢的人還在奮戰。待半小時過去,麵早已吃得一乾二淨,碗裡還是漂浮著一堆海帶。

「根本沒有減少。」

張新杰忍不住點評了一句。安文逸放下筷子,有些洩氣地吐了一口氣。

「……太誇張了。會不會在胃裡越變越多啊?」

最後他放棄了,老闆收碗時給了兩人一個得意的笑臉。

──原來如此,被惡意加量了啊。

張新杰推了推眼鏡,拿出錢包付帳。

 

 

(02)

 

他們不太談情也不怎麼說愛,甚至不怎麼浪漫。

彼此的性別是早就知道的──在性別平權的時代,omega們沒有隱瞞自身性別的習慣。

兩人的個性都相當理智精密,相處起來沒有意外,也不太刺激。

安文逸精準地控制著自己的身體,謹慎得令人放心,也讓人有些挫敗。興欣的成員都是這樣開玩笑,說安文逸這樣的omega根本不需要alpha。

他能做好大部分的事,也能照顧好自己。

──「對omega來說,選擇伴侶是人生大事。」

──「不好意思,我覺得我還不夠瞭解你。」

安文逸還記得他是這樣回絕張新杰的。

張新杰也了解他必須在這方面多點心思,點了頭表示理解,也表示願意等待。

其實安文逸很激動。

但他是回家才激動。

當下他維持著絕對的冷靜理智,回家才開始臉頰發燙。

其實他自認他的臉皮並不厚,但不知為何情緒就是來得慢,像這種腦袋一熱就能點頭的事反而答應不下來。

就像加入戰隊一樣。

總要把事情都弄清楚他才能說服自己。

那次告白就這樣過去了,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碰面時能說上一兩句話,也和先前沒什麼兩樣。

直到這次和霸圖的比賽結束,張新杰邀他隔天中午出趟門──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稱得上私底下的見面。

 

「不管是什麼人什麼宗教,吃飯的時候都要感謝喲,該感謝的東西很多喲──」

 

安文逸聽見麵店老闆這麼說時,他垂了垂眼。

該感謝的事情有很多。受過的照顧,遇見的人。

「有道理。」他這麼說:「那我就先謝謝張副隊了。」

想感謝的有很多,譬如讓他對榮耀產生濃厚並長時間的興趣,譬如那次賽後的鼓勵。

譬如說他的理解。

譬如說他的執著。

譬如說那句「我想保護你」,以及他獨有的認真且誠懇的表情。

哎呀,真是不錯呢,喝著麵湯的同時安文逸忍不住微微一笑。

 

(03)

 

有時候就是突然腦袋一熱,覺得就算冒著風險也不甘平凡地過日子。

還坐在這裡的你,不正代表了你也是那樣的人嗎?

 

(04)

 

『天氣涼了,記得多加件衣服。』

簡訊的內容很短,但標點符號嚴謹,即使不必特意查看發送人是誰也能輕易判斷。

精簡,不矯情,樸實的一句關心。

『前輩也是。』

這樣的簡訊並不頻繁,平均下來大約是一星期一封,不多。

安文逸沒有按下刪除,而是把簡訊留在手機的記憶卡裡。

「小安看起來挺高興的。」

葉修路過時不經意地說了句。這讓安文逸有些心虛,迅速地將手機塞進口袋裡。

「有嗎?」

「你和張新杰在交往?」

這個問題問得有些直接,安文逸也沒有藏著的意思,很是認真地思考了一番才給出答案。

「……沒有吧?」

「想這麼久?什麼情況?」

「我也不太清楚?」

「這麼隨便啊。」葉修隨便感慨了一句。

這句話反倒讓安文逸楞了一下。

葉修看起來沒有要在這點上多糾結,聳聳肩就離開了。

安文逸這回卻是深思上了。

什麼情況?

兩人之間其實交流不多,撇去偶爾為之的簡訊,頂多就是那次出門吃的一次麵。

他又把手機撈了出來,一下一下地按著螢幕。

 

──『葉修問我們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們有在交往嗎?』

 

這個問題問當事人其實有點傻,但安文逸知道張新杰不是會夾帶私貨的個性,他會得到一個嚴謹並符合現狀的答案。

 

──『我想是沒有。』張新杰回得有些晚,看來剛剛大概是在訓練中。

 

──『那你認為我們現在什麼情況?』

 

 

硬要形容的話,就是心血來潮的壞心眼,他身為年輕人難得有的淘氣。這種問題對現狀的兩人而言無論如何都有些尷尬,安文逸卻莫名期待張新杰的答案。

 

(05)

 

 

『天氣涼了,記得多加件衣服。』

張新杰一直沒在簡訊的內容上多琢磨,也沒表現得太熱情。

因為安文逸說想了解他,所以張新杰就用最平常的模樣來和他相處。

『前輩也是。』

安文逸是個成熟的人,雖然有時候太過現實會尖銳得讓人不舒服,但無疑相處起來比會繞著圈子的人輕鬆得多。

例如說這種關心的訊息必定會回上一兩句,儘管看不出裡頭有多少禮貌性和客套。

至少看到他回覆時張新杰挺高興的。

 

 

──『葉修問我們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們有在交往嗎?』

這封簡訊是訓練結束後才看見的,張新杰在訓練時不開手機。

 

──『我想是沒有。』

張新杰很嚴謹。他清楚記得那時安文逸是拒絕他的。

 

──『那你認為我們現在什麼情況?』

 

這個問題,問得略直接啊。

張新杰苦笑,似乎能想像簡訊背後安文逸符合年紀卻極難見到的,惡作劇般的表情。

什麼情況?又不是社群網站顯示的感情狀況,這種事好用三言兩語形容嗎?

 

正當他琢磨著怎麼回覆這則簡訊時,電腦視窗底下的QQ閃動了兩下。

 

 

(06)

 

──“我說小張,想拐走我們家牧師得先給興欣繳點聘禮啊?”

葉修也是突發奇想。他本來就是想做什麼做什麼的個性,覺得有趣看熱鬧不嫌事大,算準休息時間隨手就敲了訊息過去。

他也沒想著會有什麼回覆,畢竟張新杰這個人從哪個角度來看都算不上有趣。

訊息發過去沒多久,對方就回了訊息。

不多,含標點正好十個字。

──“哦?他已經要嫁了嗎?”

 

 

(07)

 

──『那你認為我們現在什麼情況?』

 

 ──『我在追你。』

 

(08)

 

「請給我海帶烏龍麵。」

 

安文逸說出這句話時,語氣平靜得能嚇死人。連張新杰都差點脫口一句「你別自暴自棄」出來。

季後賽,興欣被霸圖淘汰。

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比賽交手互有勝負,再正常不過。

──明天出來吃個飯嗎?

張新杰並不覺得安文逸是因為敗戰而鬧情緒的人,也不認為這樣約出來會不合時宜。吃個飯而已,多正常的事。

──贏家請客。

安文逸沒有讓他失望。

於是他們又坐進了那家麵店,老闆開著電視,瞧見兩人後按了兩下遙控器,昨晚的比賽重播換成了奇怪的連續劇。張新杰默默地感激老闆的貼心。

安文逸連菜單都沒看,平平淡淡地點了菜,不理會櫃台裡外震驚的兩人。

看著有把年紀的老闆還像個孩子似的鼓著臉頰,拚了死命地往鍋子裡灑海帶,饒是張新杰也有些汗顏。

等等還看得見麵嗎。他前去倒茶邊想著。天氣漸熱,桌上放著冷熱兩種茶桶。

「喝茶嗎?」

「熱的。謝謝。」

微微頷首表示明白,張新杰倒了兩杯熱茶。

「這種天氣喝熱的,真不像年輕人。」

老闆端上麵時搖頭感嘆了句。

「冰的對身體不好。」

「特殊情況。」

兩人一前一後的回答。然後靜靜地動起了筷子。

……看不見麵啊。

瞄了眼安文逸碗中快要滿出來的海帶以及老闆得意的神情,張新杰推推眼鏡,不發表看法。

「需要我幫忙嗎。」

「不必。」

安文逸一臉嚴肅地掰開竹筷。

 

──於是,海帶消失了。

 

由於慣於用餐目不斜視,張新杰不是很確定詳細發生了什麼事,等他注意到時,海帶只剩下在湯裡載浮載沉的幾片,剩餘的全部不知去向──不,其實他清楚在哪裡的,只是這場面實在太過震撼,讓他下意識迴避這個事實罷了。

老闆瞪圓了雙眼,連張新杰喊他結帳都沒聽見。

「你怎麼突然變成大胃王了?」張新杰的語氣莫名帶上了尊敬和敬畏。

「特殊情況。」

安文逸重新倒了兩杯熱茶,無視外頭艷陽高照的好天氣,直接捧起還冒著熱氣的茶杯:「現在吃得多,過兩天就會沒食慾了。」

張新杰聽得迷糊,反而是老闆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

「看來小哥很懂得保養自己啊。」

「我覺得照顧自己沒什麼不好。」

有人會為了身為Onega的命運悲嘆,被迫背負起強制性的生理弱勢,認為自己一輩子活在Alpha的陰影之下。他們覺得憤慨,想要起身對抗,甚至忽視自己天生必須的照護──他們視為軟弱的表現。

柴魚高湯的味道在碗被收走後消失殆盡,隨之而來的某股不知名的香氣漸漸地、淡淡地擴散開來。並非以往聞慣了的香茅氣味。難道是換了牌子的掩飾劑嗎,張新杰想著,和薄荷或香茅那種讓Alpha們頭腦冷靜下來的味道相比這款聞著舒心許多,但效用令人質疑。

在兩人語焉不詳的笑容裡他琢磨著方才的對話:「你是不是快……」話問了一半又趕緊噤了聲,無論如何在這種場合詢問這方面的問題都是失禮至極的。

老闆爆出一聲笑,以往那樣輕飄飄的嗓子竟也能笑得如此宏亮。

安文逸也笑了,他又喝了一口茶。

「這沒什麼,我只是想讓前輩知道而已。」

只是想惡作劇而已,真是不好意思。

大概那天傳短信時也是這樣調皮的表情吧。

然而這樣出人意料的有趣和玩笑,莫名的富有魅力──至少對張新杰來說是如此。

 

哎呀哎呀,現在的年輕人,老闆總算停住了笑,還是那樣輕飄飄地感嘆著。

 

 

(09)

 

 

我喜歡你。

他想這句話他可以說一輩子。在之後相伴而行的時光裡,不停地重複。

對著那道並不耀眼卻倔強燃燒,捧在手中溫暖又舒適的光芒。

屬於他的小小光芒。

 

 

(10)

 

全明星第一天晚上下了一場雪。

白雪紛飛的世界看上去很是浪漫,安文逸卻冷靜地說飄雪又濕又冷的,擊毀了本來可能性就極小的浪漫,然後擠到了張新杰的傘下。

他們本是不該出來閒晃的,尤其是張新杰,在全明星排行裡名列前茅的第一牧師擅自離席實在不怎麼好看。

──「我們家小牧師出去散步了哦,你要不要一起?」

原先還以為是葉修,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方銳發來的。看來這件八卦在興欣是舉隊皆知的常識?張新杰不禁深思起來,訊息內容才一不小心給身旁的張家樂看了去。一向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張佳樂自然鼓吹他去追去追,反正也輪不到你的活動哪比媳婦兒重要?

他在附近公園的自販機前找到了安文逸,那時他正喝著罐裝咖啡,見張新杰只是揮了揮手。

「不小心買成黑咖啡了,前輩要喝嗎?」

安文逸說著拿鋁罐去貼他的臉,明知道導來的微熱溫度不會是安文逸的手溫,他還是微笑了起來。看著安文逸項側略寬的領口以及毫無遮蔽的頸子,他拿下自己的圍巾替安文逸圍上。

「怎麼就跑出來了?」

「場內味道太雜了,不舒服。」

「你可以待在休息室,外面太冷了。」

「我不太冷。」

他貼過來的手背的確是不冷的,甚至透過在傘下有限的空間裡的緊密距離傳過來的體溫也偏高:「特殊情況。」

安文逸唇角些許上揚,那股似曾相似的香氣又悄悄飄散開來,不屬於任何一種花或著香料,倍感清新的味道。

終於反應過來這是什麼味道時,張新杰的心跳莫名漏了一拍。他想起了今天是月初,和那天約出來吃麵時一樣。

「我需要離你遠一些嗎?」尤其他還圍著自己的圍巾呢。

「我有吃抑制劑,沒事。」

安文逸聳了聳肩:「Alpha把我們想得太脆弱了。其實你們一點都不瞭解我們。」

這倒是。張新杰深有同感地點了頭。

「不過這也沒什麼,因為我們也不瞭解你們。而且,前輩的味道聞起來很舒服。」

安文逸大概不知道對Alpha而言這句話有怎樣的意義,又是如何的誘人。

 

他們帶著安文逸帶出來的耳機,慢慢繞著公園散起步來,大概是隨便一家電信行買來的廉價耳塞式,音質實在不怎麼好。即使興欣的待遇在聯盟裡算不上頂尖,也絕對買得起更好品質的耳機。

「這是我大學就一直用的,總覺得捨不得丟。」

安文逸笑著說:「比賽時有另外的,但休息時總覺得還是這副好。沙沙的聲音聽著很安心。」

就是聽得不太清楚才會認真聽,是吧?

他不再說話了。

令人放鬆的沉默靜靜流淌,和沙啞的英文老歌一起流進耳中,張新杰的英文程度一般般,認真聽也聽不出什麼名堂,他還是不自覺地把注意力集中在男歌手滿懷感情的語調上,大概是首情歌吧。

 

──可別以為我們家小安很好應付喔。

他記得葉修曾經在QQ上調侃他。

──他可和你不一樣了,小安可是很靈活的。

 

的確是。這回全明星安文逸和入選擦身而過,停留在40名以內。開始多變的技術和戰術,漸漸成熟的風格,最要屬令粉絲愛不釋手的大概是他在比賽中莫名有興欣風格的發言吧,尤其他手速不見長,在賽中時發言的嘲諷度更是蹭蹭地往上漲。嚴謹的刻板印象過去,其中有些普通的,有些俏皮的本性就漸漸為人所知。

柔軟的,靈活的,靈活到他都快要抓不住。鮮少有人能讓張新杰萌生一切無法掌控之感,安文逸卻是重重的一筆。

他對此著迷不已。

「下個月初,可以的話就別吃抑制劑了吧。」

「說的也是,吃太多不利懷孕的樣子。」

「我可沒說到那個份上。」

「有什麼關係,我以後也想生啊。」

「我喜歡你。」

「嗯,這句比較好。」

安文逸伸手扯了張新杰的領子,往張新杰頸上咬了一口。Omega自然是沒辦法標記Alpha的,他還是咬得頗為用力,留下一圈紅痕。儘管順應了身為Omega的天性,他還是倔強地不想要任何人的保護。

「……」張新杰無奈地笑,圍巾可圍在安文逸脖子上呢,要是帶著這麼一圈歸隊鐵定要被其他人嘲諷。

但一切都無所謂了。

脖頸上的齒痕還麻麻地發著疼,張新杰不假思索,全還擊在了那抹揚起的微笑上。

【END】

好,現在我開始怕得要命所以要是大家覺得怪怪的或那裡不懂請盡量的鞭打我(((((
我是很喜歡這個故事的,應該說很喜歡對話(??  但對話說實話我覺得是有點....嗯......還是想徵求大家的意見啦TTTT到底可行不可行啊這種的  不然SYA可能也是這種風格喔(??

他們  真的  好可愛喔  好可愛

以及最後小安生日快樂!!謝謝有這麼可愛的你誕生,以後也要和你家前輩一起相親相愛下去喔喔喔喔喔喔喔TTTTT

BY0103 半夜三點很睏的台台

评论(36)
热度(87)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