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食戟之靈】【四創】榭寄生下的吻不得拒絕

嗨大家好這裡是台台~~~

剛考完模擬考很極限地來趕一下聖誕節(((

哎  我也想出去玩(你

試著抓回以往傻白甜的手感((

總之大家聖誕節快樂,創真超可愛TTTTTT



【榭寄生下的吻不得拒絕】

 

對我而言,這是一件相當神奇的事──和你度過的時光裡,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同。

你是否曾想過可能無法負荷?

在你身邊時,所遇見美好的事物多不勝數。

 

--

 

鐘聲沉沉地傳了過來,虔誠的信徒閉上眼祈禱。一聲又一聲地,在佈滿燈光的行道樹及地磚之間迴盪。

低沉的聲響格外使人安心,即使對幸平而言除了報時之外並無他用。

「怎麼了?」

四宮見他停下腳步漫不經心地問了句。

「嗯,沒什麼啦。」

手被半包覆在四宮掌中,他調皮地撓了一下四宮的手心,對著街邊用好奇眼光打量他們的小女孩親切地微笑。

女孩兒也跟著甜甜地笑了起來,踩著小小的步伐跑近,踮著腳尖,將手中一把的枴杖糖塞進幸平的口袋裡。

「à tes amours.(上帝愛你)」搖著一頭蓬蓬軟軟的金色捲髮,她笑瞇了那雙藍色的眼,以及兩個可愛的酒窩。還是那樣一個對著任何人都會送上祝福的天真年紀,而並不曉得兩個男人牽在一起的手對上帝而言是種詛咒。

「Merci.(謝謝)」幸平率直地接受稚幼的好意,揉了揉她的頭髮道謝。

天色已經完全昏暗下來了,街邊的聖誕燈一盞一盞地亮了起來,人們相視而笑,一同大聲歡呼,祝福所有迎面走來的陌生人。

幸平莫名地情緒高漲,拉著四宮擠進人群裡。

平日香榭大道的氣氛總是優雅又緩慢,今日卻充斥著異常的活力,幸平從未見過它變得如此繽紛的模樣,這使他有些興奮。

這是在法國和四宮過的第一個聖誕節,而並非相隔兩地時倉促的一句電話。

和在日本的聖誕夜餐廳水洩不通的狀況不同,在這裡大多數的餐廳都是休息的,SHINO’S也不例外,老早在平安夜就歇息放員工回家慶祝去了。

「你還真是有精神,明明先前還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不是嗎。」

「我剛剛有睡啦,話說我會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還不知道是誰害的──」

幸平翻著白眼,指甲用力在四宮的掌間戳出一個凹痕來。尖銳的疼痛讓四宮一下子促起眉頭:「而且沒必要來逛聖誕市集吧,根本是騙觀光客的玩意兒。」

「我想逛啊,一年才一次而已。」

「沒什麼有趣的,東西又難吃,人又多。」

可以看出四宮對市集真心不感興趣,卻還是擠進路邊的攤販,拿了兩杯熱紅酒。

哎呀這個正好,天氣很冷呢。幸平握著杯子,拿它去蹭四宮的臉頰。四宮嫌棄地撥開了,又彆扭地補上一句可別喝醉了。

彼此握著因酒精重新溫熱的手,他們走進人群裡。

流動小販的台車上推滿了鈴鐺狀的小點心,像灑了雪花的小塔,幸平敵不過好奇心下買了一個,又為了過於甜膩的內餡皺起了臉。

的確正如四宮所說,淨是一些閃閃發光的小玩意兒,食物也都裹著一層糖粉而膩得嚇人,但在這般的氣氛中看起來卻是那樣的熱鬧,散發著節慶的味道。

幸平喜歡熱鬧,喜歡眾人都笑著的場景,就像在餐館一樣令人感到溫暖。

四宮也在這裡。

這讓他由衷地高興。

在異國之地而終能不顧他人眼光地緊握對方的手,擺著一張不耐煩的表情卻放縱任由他胡鬧。

──多麼美好的事。

他有些暈暈呼呼地想著,大概喝下去的酒精開始在身體裡發酵,周遭的人們模糊成了大片大片的色塊,斷斷續續地往耳裡播送著歡呼聲。幸平知道自己還沒有喝醉,心情卻好像醉了一樣,異常地亢奮,異常地高昂,異常地……

或著說,異常地感到幸福。

他被四宮拉拉扯扯地拽回店裡,又推拒了四宮想要給他煮醒酒用牛奶粥的提議。他傻呼呼地笑著,他平常能笑得帥氣,笑得高深莫測,但在四宮面前,似乎一切都剩下了笨拙的傻樣。

對了,來跳舞吧。幸平說,拉著四宮就在空蕩蕩的用餐區裡轉了起來,舞步搖搖晃晃以至於四宮的腳尖看上去特別險象環生。四宮最終只是吁了口氣,無奈又心甘情願地拉著他的指尖。大概是轉個不停的緣故,連他都有些發暈了起來。

宛如上等陳年紅酒在體內沉澱那樣暈暈沉沉,明明方才只喝了些路邊的劣質紅酒吧,他想。

他們一路轉到了門口,甚至差點失去平衡地撞上門板。四宮看著門板上為了應景而掛上的裝飾燈發愣,難以言喻的情緒突然漫了上來。

「我說幸平──」

不待他說完句子後半段,幸平的唇一下子堵了上來,一口空氣立刻噎在了喉頭裡,四宮的頭終究實實在在地撞上了門,上頭掛著的榭寄生應聲搖晃。

他只好用力地拍幸平的背以示自己快要窒息──和親密相較生命還是比較重要的──等他終於把卡在喉間的空氣快咳出來,那雙散著燙人熱度的唇又迫不及待地湊了上來。

「……發什麼瘋呢。」

「因為在榭寄生下啊。」

幸平又呵呵地笑,泛著水光底下的眼神卻意外地清明。

他們又吻在了一起。



【END】

有空.....再把它拉長試試(x

--

反正是自己的地方就乾脆在下面說說吧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再點開第二次吧(x

說實話最近非常瓶頸,大概是喜歡以前的故事過了頭,其實在養燕出成無料後莫名心慌  總覺得生不出那種感覺的作品,因為說實話,在現有的資訊下那就是我對四創的詮釋,對他們的理想和設想

狼貓養燕牛肉蓋飯,看來看去我還是最喜歡我前期的四創,後期怎麼寫都覺得不太對,或許是不知不覺間開始譁然取寵,或著什麼別的吧,總覺得不像我的故事

說實話我很困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大考當前壓力大嗎?我也不知道,我甚至有種筆下的他們被我糟蹋的感覺,我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瘋狂的打字,那種故事一直流出來的感覺,我以為我可以一直寫下去,和以前混過亂七八糟的圈子不同,大家感情都很好

結果還是沒辦法,瓶頸甚至讓我傷心更甚以往

以前那些會一起認真討論的不知不覺間也消失了,並不是說我那麼需要別人的小紅心小藍手甚至評論......只是略感惆悵(??

以前說起他們時可以滔滔不絕三個小時,現在的我好像做不到了

我開了很多坑,先前想寫的30題我已經刪掉了,不管怎麼寫都沒辦法寫出想要的感覺,現在手上的小小神明劇情想好歸想好,卻還是怎麼寫都不對頭,或許這是不成熟的表現吧,沒辦法駕馭自己的情緒

反正應該沒什麼人在等,我就盡力而為吧,或許等我考完試感覺又回來了

共鳴和感觸,之所以珍貴,或許是因為沒那麼容易......

還待在這裡的人都非常努力,我十分尊敬,每天都能打出那麼多字對我這個烏龜而言簡直無法想像XD

但怎麼說呢......我也無法形容

我很喜歡現在的四創圈,可以的話想一直這樣相處下去

我自己心中根本是發神經的惆悵,要是我有能力自己填補就好了,我會努力的

2015/12/26  夜半兩點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