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食戟之靈】【四創】致我親愛的小小神明-00

大家好,這裡依舊是作死的台台

看著入四創坑時間也不短了,偉大的群主和老師依舊勤修苦練為云云四創眾生付出,台台依舊沒什麼卵用(x

想著  哎呀  好像沒什麼人寫純原著向的長篇吧(

就(

想到就來作死囉(

不過畢竟寫這種東西鐵定要被打臉的,沒關係我心甘情願(((

所以一定有私設(很多) OOC(也很多)  還有大篇大篇的自我流解讀和BUG(?

總之......其實是很隨心所欲的東西啦,要是大家會喜歡就好了TT


請注意:

*純原著向

*廢話很多



【致我親愛的小小神明】

 

他記得幼年時曾跟著母親到附近的山上,那間破破舊舊的小神社去。

我討厭山。他自顧自地嘟嚷著,卻不想讓走在前方的母親聽見,踏過堆積在階梯上的枯枝落葉時發出的聲響令他煩躁,他拖著倦怠的腳步,平時充沛的活力因漫長的爬坡一點一點消耗殆盡。

哎呀,要我揹著你走嗎?母親溫柔地微笑了。

他倔強地搖頭拒絕,那是他最不願的事。

那座神社就像前方蔓延的斑駁石磚道一樣又破又舊,看著脆弱易折的梁柱,四處破漏的屋頂,四處遍布著蜘蛛網,無一處不堆積著灰塵。

母親像是對一切毫不在意似地立於神社前,恭敬地低下頭許願。

他頗為不滿地看母親對著那破爛的紙拉門鞠躬。他頑強地抵抗,手中握著的硬幣怎麼也不肯投進錢箱中

──這麼破爛的地方,神明一定早就離開了。然而他卻低著頭,彆扭地盯著自己的腳尖,有螞蟻爬上了他前陣子剛買的運動鞋,他焦躁地跺著腳,想把上頭的昆蟲和泥巴一同甩出去。

──沒有那種事哦,母親還是那樣溫柔地笑,神明不會介意這種事的。

──為什麼不介意?

──因為其實神明什麼都不缺哦,也不缺住的地方。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幫人類實現願望呢。

──因為是神明啊。母親摸著他的頭,說:神明是很溫柔的喔,如果你誠心祈求,祂就會幫助你。

──聽起來好奇怪。

──小次郎呢?想對神明許什麼願望嗎?

──沒有,我想做的事為什麼沒辦法自己完成?

──這個嘛,或許有一天,會碰到不見得小次郎能決定,或著小次郎自己辦不到的事也說不定啊。

──有那種事嗎?

──哎呀,例如說……

他想不起那天母親用像是憋笑一般的語氣對自己說了些什麼,只記得他最終迷茫地張開手,將手心裡捂得溫熱的五元硬幣擲入錢箱中。

 

 

「飛機即將啟航,請乘客系上安全帶,請勿走動……」

系上了安全帶後四宮整個人陷在了座位裡,數月下來奔波忙碌累積的疲勞四面八方朝他湧來,後腦杓一陣一陣地發著暈,促使他迫不及待地想將意識扔進睡眠深潭之中。分神瞧了一眼即使身在經濟艙也相當興奮的露西,他總覺得有些抱歉,在這個需要節省的節骨眼,不得不讓他的員工遭受這種待遇。

然而無可奈何,畢竟若是只有他一個,什麼也辦不成。

他終於沉沉地閉上雙眼,機身緩慢地向上傾斜,他彷彿在夢裡見到了那道漫長的石階,引擎嘈雜的轟鳴全化成了蟬鳴。

就像那時一樣,拖著疲憊的身軀,麻木的雙腿,一步一步地邁上階梯。他獨自一人。

佇立在那座又老又舊的神社前他依舊無言以對。

他已不再是認為自己無所不能的孩童,但他仍不知該如何祈求。

儘管他並非無所求。

他沒有鞠躬,沒有許下願望,沒有搖動那條像要斷裂的麻繩,更沒有把硬幣投入錢箱中。

叮鈴。

鈴鐺隨著風搖動。

叮鈴。

他並不等待救贖。

叮鈴。

鈴鐺來回搖晃,清脆又響亮。

 

叮鈴。

 

叮鈴。

 

叮鈴。

 

輕飄飄地,毫無預警地,單薄又纖細的身影緩緩落下。

在深山的叢綠中艷麗燃燒的髮絲,一雙蜜色的大眸眨也不眨。

彷彿沒有重量的腳尖惦在賽錢箱上。

像是飛行又像是漂浮,像是幼孩又像是成人,像是女孩又像是男童。

他展開了純潔無邪的天真微笑。

 

小小的神明降落了。

在他的夢中。


【TBC】

我也不確定會多久一更(x
可以的話盡量一星期吧  可以的話(

真的是高三狗  信我(((((念書好嗎

评论(20)
热度(35)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