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食戟之靈】【四創】pleated skirt

抓住~~夏天的~~~~~尾巴~~~((((怎樣

噢明天就開學了  身為大概算是個高三狗(???)還是要認真一下吧大概

就如同之前講的  雖然不會封筆,但產量稍微下降應該是.....嗯(??但也沒什麼人在等我知道的

就是個....一千字短打(??


看到SL太太的創真JK服簡直TATTTT一瞬間青春期滿溢爆發溢出的.....想看創真穿裙子的渴望....(在說什麼

話雖如此,還是把篇幅用在調戲四宮身上了 啊  我真是  哎(??




【pleated skirt】

 

「那這樣如何呢?」

幸平在鏡子前擺弄了好一陣子,又是扯領子又是拉衣襬,把外套扣子整齊地扣上後又有些不滿意地拉開,如此來來回回地調整了好幾次。

「果然還是再短一點比較合適?」他轉身,打量著後腰部分略不合身的剪裁:「不過要怎麼弄短?折嗎?」

「……都好吧。」

「我覺得師父有點太冷淡了喔?難得玩一次就稍微熱情一點啊,說不定這樣的機會不再有了唷?」

隨著幸平把腰圍的部分往上捲兩圈,下擺的部位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揚了數公分,露出大片光裸的腿部皮膚。

「是那樣嗎。」不過就是一塊打了摺子的布料,何況幸平的身體無論哪一處他都是看了慣的,然而四宮的語調卻莫名痙攣地不成樣子。

「然後這個是──襪子?算了我不會穿……」幸平嘟嘟嚷嚷地扔開了手中的黑色長襪,看見四宮心不在焉的模樣他惡作劇地揚起唇角,大步流星地往四宮走去,裙襬在離腿根些微差距處波浪般起起伏伏,卻不曾真正露出裏頭隱晦的風景。

隨著步伐交錯,掀起又迅速遮蓋住腿間的布料流動,四宮感覺心底某塊不可言述的地方被以不大的力道搔弄著,不怎麼鮮明,隱隱約約地癢。那樣的若有似無讓他很是有衝動去探究裏頭究竟是什麼模樣。

「師父──」

幸平拉長了語尾,刻意撒嬌一般拉高的音調。

「好看嗎?」

「……普通吧。」

他撇開視線,甩下違心的評論,事實上幸平這身打扮落在他眼裡適合得不得了──不似男人的適合。明明裙襬下伸出的雙腿一點也不纖細,是男性才會有的線條,然而單薄的身板卻大大抹除了違和感。好似他本來就該是這副模樣。

他就這樣竄到了四宮眼前,帶著混雜著有趣和好奇的眼神觀察四宮的反應。察覺四宮有意地避免視線在大腿附近流連,他嘻嘻一笑。

「那師父想看嗎?」幸平輕輕捏起兩邊裙襬,把本來就不長的裙襬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往上撩。

「你哪條內褲我沒看過。」四宮喉間以不可見的幅度滾動了一下,咕嚕一聲落在幸平的耳裡。

「是──喔。」他又往上提了一小段──大概是數毫米的距離,卻停在好像稍微能看見卻又被陰影全數擋住的絕妙位置。

「平常不都穿著內褲走來走去的麼。」

「不光是內褲,什麼都看過了吧?」

彷彿魔術師攤開手,露出裏頭本不該存在的金幣一般,幸平一口氣把那片深色百褶裙給掀起。

──底下那看到膩的藍白格紋四角褲映入眼中時,四宮簡直克制不住想要翻白眼的衝動。

「這不是和平常一樣嗎!」

「我可沒說和平常不一樣啊?還是說師父有在期待什麼和平常不一樣的東西嗎?」幸平放開手中捏著的裙子,任憑它凌亂地落下,像是惡作劇成功了一般地興高采烈。

 

 

 

「哎,不過師父剛剛有稍微心動一下吧?絕對有吧?」

「……關你屁事。」

 

【END】



噢  前輩你絕對有興奮一下,不用辯解了((作者自己

评论(2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