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食戟之靈】【四創】三次喜歡和一輩子的愛

臨時有大喜事啦!!!溯溯新婚快樂!!!


嗨這裡是大概二十天左右當廢人的台台(?

由於暑期輔導啊什麼的  畢竟也是個高三狗了,以後大概也不會這麼勤勞((其實從來沒勤勞過

但我應該不會放棄吧   對我還說這是一件很特別的事,他陪我度過我最難受的時光,所以半年也好我不怎麼想荒廢,應該還是會斷斷續續地產出,一切隨我的腦洞和緣分(???


總之....一星期前就有構想卻硬是當懶人拖到現在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眼神死

一個有點莫名其妙又不是那麼有道理的小故事,請大家放鬆地  BUG讓它隨風而去~~~
私設有  很多(??






【三次喜歡和一輩子的愛】

§

 

 

嘿,你知道嗎?

我的世界裡的一切美好,都是因為有你。

 

 

§

 

 

「──突然很想吃牛肉蓋飯。」

說出那句話時,連四宮自己都吃了一驚。那是怎樣的語氣呢?最後一個字消失在空氣中之后他莫名揣摩起自己方才的語調,好像也不是某種要求或命令,而就是一句陳述句,就像今天天氣真好那樣,僅僅是喃喃自語。

「嗯……」

身邊的棉被團──確切來說是半個棉被團,畢竟另一半棉被是蓋在自己身上的──在此時動了動,也不知道是被自己那句不經大腦的台詞吵著了還是正好清醒,棉被掀了開來,露出他同居人一張仍睡眼惺忪的臉。

「那,自己做啊?」

幸平揉了揉眼,拋出一個聽著敷衍,但對兩個料理人來說卻是最有建設性的答案:「師父的話應該會吧。」

「沒認真試過,但大概知道。」四宮聳了聳肩,從小在遠月接受正統的飲食教育,反而沒怎麼接觸過平民食物的詳細作法。

「大概知道就行啦,又不難──不然我來做也可以啊。」幸平說著打了個哈欠。一個定食屋出身的孩子,牛肉蓋飯連挑戰也稱不上。

「話說回來,牛肉蓋飯好像很受歡迎喔。」

「大概是吧。」

四宮莫名想起小時候偶爾會去光顧的一家小店,照明不太夠導致店內成天陰陰暗暗的。使用的廉價牛肉沒有經過特別處理導致相當不好嚼,調味汁的味道也過於甜膩。那種令人不舒服的甜味不是蔬菜高湯,而是由砂糖堆疊起來的。

老闆還會抽菸,現在想想真是一間讓人受不了的店,卻突然讓四宮感到無比懷念。

「還以為師父吃到那種東西應該會生氣?」

「小時候哪會懂。」

幸平餐館用料可是經過嚴格把關的喔,幸平說著驕傲地拉高了語調。

「是喔。」

「真冷淡啊。」

得到這樣一個明顯不感興趣的回答後幸平又打了個呵欠,瞇著眼的模樣讓人聯想到伸著大大懶腰的貓:「想吃就來煮吧,如果師父去買牛肉和洋蔥回來的話……」

在這之前我要睡一下,語畢幸平再次鑽回被子中。

「你下午睡太久了。」四宮皺著眉:「這樣你晚上會睡不著。」

「你以為是誰造成的……」

哈哈,四宮乾笑了兩下,半是補償地替他掖好被角,將底下佈滿吻痕的肩頸給蓋了嚴實。

「你還真的要去超市?」

「應該會吧。」

「這麼想吃喔?」

「其實也還好。」

「那幹嘛這麼堅持啊。」

「反正晚上也不知道要吃什麼。」

那是什麼理由──幸平的笑聲包在被子裡,聽起來悶悶的。

「還要買什麼嗎。」

「隨便啊,想放什麼就買什麼。」

但是不要亂買鯡魚罐頭之類的怪東西喔──棉被團裡伸出一隻手招了招:「我再睡一下。」

還能懶成什麼模樣啊,四宮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我說你啊,平常在外面不是這個樣子的吧?」

「嗯──好像是欸。」

「搞什麼呢。」平常的幹勁什麼的至少拿個十分之一出來如何?

嘴上像是在抱怨,四宮的表情看著也沒多大火氣。

 

「因為我喜歡師父?」

有些輕浮地,無憂無慮的語氣,那句喜歡就那樣簡簡單單地自空中筆直地衝了過來,一如往常地讓人卒不及防。

「......是喔。」在那樣短暫地被噎了一下之後,四宮還是一如往常,回應得不鹹不淡。

 

 

§

 

 

四宮並不常在這個時間點──接近晚上的黃昏,來超市買東西。由於平日工作繁忙,生活起居用品都選定在固定的時段一口氣購足,尤其現今多一名同居人,也意味著生活必需品用量幾乎直接乘以二的情況下(加上在歐洲這樣一口氣大量購買比較划算),無論是食材也好衛生紙也好一次都是一大堆,整台購物車宛如要滿出來似的。

像這樣連購物車都沒推,只提著一個小購物籃的經驗意外的新奇,甚至讓四宮產生了一種正在悠閒逛街的錯覺,連腳步都放慢了許多。他在蔬菜區晃了兩圈,在接近傍晚的時段理所當然地沒什麼新鮮漂亮的好貨,若是平常開店要用的鐵定一個也看不上眼。各種碰撞的凹痕,還有人們翻揀挑選過的痕跡。

晚餐而已就別計較了。他不怎麼挑惕地選了兩個看上去還行的洋蔥塞進購物籃裡,裡頭還放著把大蔥和一袋蒜頭。

怎麼突然就發起神經來了。走過調味料區時他想著,這樣亂七八糟的行徑大概在幸平入住了之後才多了起來,在假日午後一路睡到傍晚,或著像現在這樣莫名堅持自己的突發奇想,從下午睜開眼,脫口而出那句話開始到現在,腦子一直處於邏輯不通的半罷工狀態。

年輕時或許還稱得上是滿腔熱血,到了這把年紀就只能說是胡鬧了吧。四宮在大貨架的香料前大大地嘆了一口氣,甚至引來身旁主婦的側目。

反正就是如此吧,莫名其妙的想吃牛肉蓋飯,就像有時突如其來地想親吻或著想擁抱他的枕邊人,食慾和和性慾一樣本來就是毫無預警又不可捉摸的。最後他搖了搖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搖出思考範圍,專心看起貨架上的物品。最近超市進了日本町有名的一款醬油,這讓他有點心動,最後想起家中還有大半罐所以作罷,比起拿著清單推著購物車匆匆走過,這樣晃悠更容易衝動性購物啊,四宮想著。要是最後像個笨蛋提著一大袋東西回家,幸平一定會笑得在地上到處打滾。

於是他加快腳步,匆匆走過放有各式琳瑯滿目罐頭的通道──其中在看見鯡魚罐頭時還當真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別把足以成為家中三天災難的幸平玩笑話給帶回家。

最後他走進肉類區,身材豐腴的中年女店員笑容親切地詢問他的需求,這讓四宮皺著眉思考了好一陣子,驀然湧起一股惰意讓他不怎麼想好好挑選晚餐牛肉的肉質,捨棄了口福選擇了經濟實惠,儘管他不怎麼缺錢。

「謝謝光臨,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

和肉類區大相逕庭,站在結帳櫃檯的是年輕纖細的女性,帶著同樣親切甜美的微笑,為每一位顧客送上感謝和祝福。四宮只是禮貌性地點頭回禮,隨即確認起手中的發票和折價券,事實上他有蒐集折價券的習慣,有時意外地有用處。

「嗯……?」

又一次的心血來潮,又一次的腦袋罷工。

在心中也不知道是咒罵還是無奈呢,他又往超市貨架方向走去,同時往口袋裡摸出手機。

 

x

 

嗡一聲地震動聲響,不大卻足以喚醒正淺眠中的幸平。當他張開眼,把床頭櫃旁的手機扯進棉被裡,在被窩中打開屏幕──這是絕對會讓四宮繃著臉說教的行徑,反正四宮不在家。

 

『起床煮飯。』

 

連個問候都沒有,短短的一句話,還是命令句式。會傳這樣沒頭沒尾的簡訊的人向來只有一個

師父對別人也是這樣喔?他曾經笑著問四宮,最後得到了一個像是在看神經病的表情:「怎麼可能。」

幸平沒和四宮提過這答案讓他有點高興。

現在喊他起來,代表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吧?幸平眨了眨眼,隨著手指滑動而忽亮忽暗的螢屏讓他雙眼有些發痠,他注意了一下時間,發現四宮這趟去得意外的久。遇到熟人了?還是在超市閒逛了?想到四宮那張長年固定在不愉快表情的臉在主婦間四處穿梭的模樣,感覺有趣得不得了。

事實上他並不清楚四宮為何莫名這麼堅持晚上要吃牛肉蓋飯,反正都說要吃了,那就吃吧,他自己是沒什麼所謂的。儘管在料理上有所堅持,但如果把進食狹隘定義為填飽肚子的工作,那他們對這點是挺隨便的。

人間珍饈是好,但粗茶淡飯亦無不可。

或許人們很難想像兩個遠月畢業生,料理界的菁英會過著這樣的生活。和手中一道道精緻的菜餚不同,他們無論是住家或是三餐都是如此的簡樸。是什麼原因呢?幸平曾想過這個問題,最後也沒想出什麼名堂,一切就順其自然了。

雖說是命令句,但放著不管其實也不會怎麼樣吧,雖然總是一臉不高興,對自己的任性總是意外縱容。幸平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慢慢地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確認裡頭的食材。晚餐總不能只有牛肉蓋飯,為此幸平打算做點涼拌小菜和湯,不過在那之前得先把白飯煮起來。

對了,是該回覆一下訊息。按下煮飯鍵後幸平又回房拿了手機,啪啦啪啦地打著回覆。

 

『飯煮下去了。

 

辛苦啦,最喜歡你了(ノ゚∀゚) ノ♡』

 

唉唷。發送時連幸平都被自己噁心了一下,不知道四宮看到是什麼表情?思及此幸平又笑了出來,紅蘿蔔差點切歪了一刀。

 

 

§

 

 

「師父習慣直接把生蛋黃放上去嗎?還是打散?」

醬油咕嚕咕嚕地沸騰著,散發出誘人的香氣,幸平不是用鍋鏟而是用筷子熟練地翻弄洋蔥絲和大蒜,好讓它們平均且漂亮地上一層焦糖色。等到洋蔥差不多軟了,再把牛肉片一口氣塞進鍋裡,轉成中火。

「你怎麼方便怎麼來吧。」

「那就打散咯。」

雖然說直接打生蛋上去相對而言簡單得多,但考量到有不敢吃生蛋的客人,除非有特地要求否則在幸平餐館裡一慣都是打散的。

牛肉加熱後油脂的氣味漸漸重了起來,混合著醬油與砂糖聞起來令人食慾大開,幸平滿意地點了點頭。

「要試吃一點嗎?」

「不用吧。」四宮對這項提議興味索然,折騰這麼一陣子他已經挺餓了。

「怕你覺得不句甜啊。不是說懷念小時候的味道嗎?不用客氣啊,砂糖挺便宜的。」

看幸平拿起放在一旁砂糖罐,四宮立即換上一臉嫌棄的表情。

明白自己的玩笑被強烈駁回後他無謂地聳聳肩,看牛肉正熟得剛好,俐落地把打散的蛋液倒進鍋中,三十秒後關上火。

行啦開飯吧,把料全倒到剛煮好熱騰騰的白飯上,大功告成。

「味道還行吧?」

幸平扒了兩口飯,確認這還是餐館一慣的味道──看來沒有因為太久沒煮而生疏了,還是一樣很好吃,他稍嫌自滿的感到高興。

「……勉勉強強。」

「這麼勉強就別吃啊?」

「不能浪費食物。」

「是喔──」

明白四宮慣性的不坦率,幸平也沒糾結著一定要拿到高評價,隨口應了聲繼續扒飯。晚餐在安靜中緩緩進行,雖然沉默但並不尷尬,他們習慣這樣,專心進食時不該,也無須交談。

正以為晚餐就要在這樣靜謐氛圍中結束時,四宮開口了。

「……抱歉。」

「師父沒事道什麼歉啊?」

「我沒有特別去想我在做什麼。」

「喔,我想也是啦。」

畢竟這不是師父的平常風格啊,幸平咬著蔥,回應的語氣還是那樣無憂無慮。

「這樣其實不錯啊,我很喜歡。」

輕飄飄的,卻異常顯眼,今天一再重複的「喜歡」。

「平常都是我讓師父感到困擾,但互相依賴沒什麼不好吧?所以師父給我多添很多麻煩也無所謂啊。」

不如說,互相依賴才是最好的。他咧開嘴角,耀眼的笑容。

「你還真不害臊。」

四宮無言了一陣,才又低下頭去默默把碗裡的飯粒給清了乾淨。

 

 

§

 

 

「接著為您播報下一則新聞……」

好像有些特別,事後想起卻又不怎麼值得一提的一天就這樣亂七八糟地走到尾聲。

到底算什麼事啊?刷碗時四宮忍不住又試圖琢磨,正如幸平所說,一點也不像自己的風格。

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吧,不過是突然想吃牛肉蓋飯而已,想那麼多做什麼呢。

要是十年過後再一次想起這件事,大概也只能得出差不多的結論吧。

「師父──」

正把碗盤上的泡沫沖乾淨時,幸平興沖沖地靠近水槽,把手上的兩小盒東西──或著說是他突發奇想的「驚喜」拿在手上展示。

「你剛剛買的?」

那是兩小盒冰淇淋。巧克力口味的。

幸平知道四宮平常對這些甜膩的化學加工甜品沒什麼興趣,才感到格外意外。

「……是啊。」四宮沒來由地感到一陣脫力:「剛剛拿到的折價券,散裝有打折。」

「衝動性購物喔?」

「隨便你怎麼說。」

「還特地買這個,師父意外地浪漫啊。難道今天是什麼大日子?」

「想太多。」

無聲的浪漫也好,經意或不經意脫口而出的喜歡也好。

一切都不怎麼特別,不必特別。

愛早已存在日常當中,對他們而言,這就是生活。

 

今天不是什麼大日子。

他們也不需要什麼大日子。



【END】

喜歡這種不在別人面前展示的特別,要是連這種沒道理的任性都能輕易包容,那就是家人了吧

沒理由的懶  沒理由的不想做事  沒理由的想吃某樣東西

大家在家不知道有沒有這種經驗  總之就是想寫這種感覺

反正就是.....沒道理啊(??

我也沒道理的想睡覺....((趴著

而且中午寫到一半實在餓得受不了   所以還特替跑去

好好吃TAT(((走開

雖然只是剛好在今天完成,大家七夕快樂!

评论(4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