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食戟之靈】【四創】宛若初戀

嗨大家好又是台台我(????

坑底又餓又冷大家都喊著要產糧然後.......

總之求......投......餵......



隨手拉個短篇腦洞 不要看標題取的很正經  就是個嘲笑前輩KY的故事(xxx

不逃跑就往下////


【宛若初戀】

 

四宮推開後門時,那對男女正在門口吻得難捨難分。他微愣了一陣,還是決定若無其事地把運貨員清晨放在門口的食材搬起。

男方見狀急急拉開了與女方的距離,面有尷尬──那是他店裡的員工。

「非常抱歉、主廚,我……」

「還有十分鐘才到上班時間。」意指兩位可以繼續。

「……東西請讓我來搬就好。」

女方格格笑了兩聲,轉身跨上機車後往這裡送了一個飛吻,隨即揚長而去。

華麗的捲髮,豐腴且凹凸有致的體態,妖豔的妝容。

算是個美女?四宮在心底下了個評價,還打上半個問號。那樣飛揚的神采是很給人好感的,或許意外的容易相處也說不定。

走在他斜後方搬著食材的員工依舊是一臉尷尬和心神不寧,雖然顯得畏畏縮縮,但能在四宮廚房裡工作事實上能力是不差的,配那女孩大概也不算虧──也許。

他身上飄散著一股人工香精氣味,那是讓四宮不怎麼愉快的味道,應該是和那名女性相擁時沾染到的。他大概自己也知道這點,回廚房放下箱子後便趕忙去換上廚師服了。

好像是花的味道。四宮皺著眉頭,他的嗅覺靈敏能迅速分辨出鍋中的食材,卻總認為這些裝在精緻小玻璃罐裡五顏六色的香水聞起來是相去無幾的膩味,馥郁濃厚令人發暈。

女性總喜歡這些東西。四宮想著,卻又在腦中駁回了這個想法,過去在學園身邊的朋友,像是日向子或水原也是對這些東西興致缺缺。

──「我覺得你很冷淡,根本不愛我。」

他曾經談過那幾場極為短暫的戀愛──如果可以稱作戀愛的話,大部分都是以這句抱怨結尾收場的。四宮不是很理解那些女孩口中所謂的「不愛」是怎麼回事,又怎能以一句「我覺得」就輕易下結論。四宮不認為自己虧待了她們,但真要說她們口中所謂的冷淡,或許──是有那麼一回事吧。至少對她們比對料理冷淡得多,關於這點他是有自覺,卻也沒有要改進的打算。

那樣很麻煩。

必須去違心地稱讚她們所謂精挑細選的花俏打扮和炫目裝飾,儘管他覺得根本不怎麼好看。有些纏人的撒嬌和抱怨,毫無預警出現的疑心病和忌妒心,現在想想,好像淨是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而且唇蜜或口紅的味道實在很糟。在法國人偏好的那種黏膩又綿長的親吻結束後,他很難克制自己不要求去漱個口。

四宮莫名地覺得這很困難,尤其牽扯到感情這種不明不白的東西的時候。

「那個、主廚?總覺得您一直往我這裡看……是我出了什麼問題嗎?」

那人有些不安的疑問飄了過來,四宮才發現自己的視線不停在對方身上到處游移。

「……你都是怎麼談戀愛的?」

他一時不經大腦地脫口而出,換來廚房好一陣嘈雜,麵點長猛地手一滑,差點把麵條倒到盤子外頭,洗碗的見習生那更是差點摔了一疊盤子。

是問了什麼怪問題嗎?負責開胃菜的小子恰好端了成品請他試菜,聲音不知為何還是抖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師傅會不會很冷淡?」

幸平在面對這個問題時率先皺起了眉:「我沒想過這個問題耶。師傅覺得自己冷淡嗎?」

「……只是經常被這麼說。」

「啊哈哈!」

那時他大笑起來,笑到雙眼都瞇起,嘴角咧出大大弧度,最常見的那種傻裡傻氣又沒氣質的笑。

四宮從未見過過去任何稱得上伴侶的對象這樣笑過,她們總是含蓄地抿著唇,不曾這般捧著肚子大笑。她們在乎著所謂的形象,輕聲細語地說話,一舉一動都帶著刻意的優雅,只拘謹又小心翼翼地靠過肩膀幾次,幸平卻經常性地電視看一看就大大咧咧地睡在他身上,睡相難看還淌著口水。

暖洋洋的、小孩子的體溫,配合著一頭火焰色澤的紅髮,彷彿真的著了火一般。某種無法言喻的情緒在心底緩緩蔓延,注意到時嘴角已經掛了好一陣子的微笑。像是放在室溫下的奶油,慢慢變軟,融化,溫暖讓人無法抗拒。

四宮中意這樣的生活。

乾淨樸素,不帶一點矯飾,單純的相處。比起那些各式的人工香水味,幸平身上的各式食物香氣還好聞得多。在假日醒來時從廚房門口望見幸平在爐前有條不紊地料理早餐時,那副相較於自己仍纖細許多的身板看上去比他見過的任何人都來得有吸引力。

想起前陣子和那位員工的談話──那人原先還有些怕怕的,後來不知為何擺著一副前輩的模樣──順帶一提,他和那名女性上個月分手了。

 

──「情侶間最重要的,當然就是情趣!」

他這麼說。

 

「師傅?」

當他伸手把在平底鍋前忙碌的身子攬進懷裡,幸平只疑惑地揚起一邊眉毛:「怎麼了?」

「……情趣?」

「可是這樣好重,我沒辦法翻培根。」

「還不用翻,再三十秒。」

說的也是。幸平乾脆就隨他去了,轉過頭,交換一個淺淺的吻。

 

 

「這樣有趣嗎?」

「……還不錯。」

四宮微微把頭埋進幸平的髮間。

──有股培根的味道。但不壞。



【END】

基友表示懷疑頭上有培根味不就是油煙感嗎(??

呃......前輩說OK就是OK  情人眼裡出(ry

這篇原本叫做...不懂戀愛(??)但後來他懂了所以out((

談了那麼多場戀愛  結果到幸平才有戀愛感  我把1700字濃縮成兩句話  喔耶(???

拜託大家跟我聊天!我們來聊天TATTTTT

评论(65)
热度(134)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