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四創】The Woof

嗨又是我(?

今天依舊是飢荒災民........((躺

但P站好多可愛的作品喔TATTTT最喜歡JUNY太太了TATTTT



這個←的後篇  

裡面有一點小說內容但不妨礙閱讀//



不逃跑的話就往下~?



【The Woof】

 

 

若是用狼來形容四宮小次郎的為人,有意見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比誰都要銳利的尖爪和利牙,於月光下仰天長嚎──心高氣傲,並且孤獨。

頂點之所以稱為頂點,正是因為它容不下其他人身子。

幸平清楚這等高度絕非光憑才能便能輕易登上的,那雙一看上去纖細骨感的雙手要仔細觀察才能瞧見上頭久年的淺色刀疤,數不清的燙痕以及長年握著菜刀和鍋柄時生出的又厚又硬的老繭。

偶爾他會和幸平以平淡的語氣談起他初到法國時那些聽起來不怎麼讓人高興的經歷,剛到機場行李就被人順走、在餐廳當學徒時為人所陷害後被趕出以至於無家可歸,露宿在塞納河畔下……諸如此類。

狼的雙爪和牙齒唯有在戰鬥中磨練,才會越發銳利。

小時候在電視上收看的動物相關節目,那頭灰色的狼匹在地盤前對侵犯領域的敵人露出獠牙,並能精準的一口咬住獵物的喉嚨使之喪命。

鋒利。這便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

若要說幸平像是甫開鋒的嶄新刀刃,四宮就像是身經百戰且精心打磨過的武士刀。

 

 

「──你在搞什麼?」

當幸平對著「SHINO’STOKYO」門板上那片「本日公休」的牌子發楞的同時,一場傾盆大雨將他從頭到尾淋了個徹底。

哎呀,這下不妙──這麼想著的幸平倒也稱不上焦躁,畢竟年輕人,淋點雨也算不上什麼,既然淋十分鐘是濕,淋一小時也是濕,乾脆就這樣回遠月算了。幸平甚至這麼打算。

他沒想到會遇見四宮,撐著一把不大的傘,皺著眉頭很是不高興。

一切如此順理成章。回過神來,他已經坐上那輛一看就是二手國產汽車的副駕駛座。

四宮開車亦如料理時的沉穩。車內卻沒什麼布置,散發著老舊的汽油味,看得出鮮少使用。

「意外的樸素啊。」

「啊?」

「我還以為前輩一定開進口車?」

「……只在日本暫時待一陣,能開就好。」

車上連毛巾都沒有,四宮把車內空調調高了兩度。

 

 

剛從浴室出來時便聞見燉煮高湯的香氣,隱約還能聽見沸騰時咕嚕咕嚕作響的音效。

四宮暫時租下的公寓一如車子般樸素,幸平來過不只一次,室內擺設沒有多大差異,想來不打算在裝潢等地方多下什麼功夫,堪堪整理出一個能休息的乾淨居所便罷。疊在茶几上的破舊筆記本惹人注目,幸平悄悄翻了幾頁,上頭滿滿的是四宮整齊的法文字。幸平看不出什麼名堂,但想來必定是食譜一類。前幾頁的字體還帶著生澀僵硬,到了後幾頁已能寫成流暢的花體字。

四宮的法語很流利,那是他隨著料理一起在法國磨練出的武器。而回到了日本除了廚房以外用到的地方實在不多,有時候幸平甚至會忘了這件事。

他只一次在私底下的場合對幸平說過一句法語。

就在四宮房內那張雖還不到KING-SIZE,但也還算得上雙人尺寸的床上,四宮伏在他的耳邊,語調溫柔得不可思議。但幸平本就不懂法語,只昏昏沉沉地覺得法文特有的軟呢語調和唇齒音聽來格外煽情。

──他曾以生硬的口吻複製當時的記憶,試圖問露西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呀,幸平君是在哪聽到四宮主廚這麼說的啊?」露西有些曖昧地吃吃笑了起來。

「下次別這樣到處問人比較好喔。」唯倒是維持住了招待負責人該有的姿態,只有嘴角止不住地向上揚:「四宮主廚也真是的。」

……不明所以,但他大抵上從兩位女性的反應裡了解了那大概是怎樣的一句話。

轉著亂七八糟的思緒,幸平放下筆記本循著香氣走進廚房,換來四宮有些嫌棄的白眼。

相較於在學園裡總是匆匆流逝的時光,在這樣只有二人獨處的空間裡反而個人一種時間特別緩慢的錯覺。菜刀與砧板敲擊時的規律聲響,高湯沸騰時擴散開來的稀薄煙霧,一切在褪去了平時的忙碌之後,帶給人的是無比的安心。

……也許是個安家的好地方也說不定。

 

和四宮接吻時,他突然想起那時在電視上收看的動物節目,那隻在外齜著尖銳的獠牙,卻會親暱地咬著伴侶鼻子的狼。

兇猛又殘忍,但有時候會和一隻大型犬沒什麼兩樣。

幸平一邊想著,逕自偷偷笑了起來。

 

【END】

小說的四宮外篇真的可愛死了TATTTT把幸平當成年輕的自己TATTT我TATTTT((打滾

四宮年輕時超好笑的(x)各種的白痴和年少輕狂(?)就也是個很靠衝勁做事的人感覺超棒的TATTTT還因為看到小夫妻親親害羞得要死((((

小說裡年輕的四宮的感覺就很像創真  說不定比創真還KY((幹

就是一個好可愛的人喔怎麼這麼可愛啊(癡漢)


魔法高麗菜真的笑吐我   堂島形象呢(((

评论(16)
热度(148)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