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張安】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AFTER


 謝謝@深淵從尼西裙下過   的張大大定情書籤  字好漂亮TTTT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期末考周大家忙忙碌碌的、就偷偷地......(??)

實在不好意思說是福利這只是飄在排骨湯上的一點蛋白質渣而已(躺



目標是絕不會被lofter和諧!就知道有多.....渣(??




 





(AFTER(後日談))


 

入夏了。蟬兒開始相繼破土而出,初試啼聲似地不時喊上兩句,雖不至於吵得煩人,卻也足夠使人察覺。安文逸瞇著眼,看外頭艷陽高照,金黃色陽光毫不吝嗇地舖灑下來,既耀眼又刺得他雙眼發疼。他還記得前陣子連綿好幾天的雨是多麼聲勢驚人,如今竟然一副晴空萬里的模樣。

「直視太陽眼睛容易受傷,別一直看窗外。」

張新杰不鹹不淡地開口提醒。

安文逸依言移開了視線,他並不是對陽光多有興趣,只是恰巧被晴朗的天氣引走注意力而已。要是不找個地方分散他的注意,他會不禁因緊張繃住全身的肌肉。

──與其說是緊張,不如說是羞恥。事實上那種「什麼都看過了有什麼好在意」的論調根本說服不了自己,安文逸想。

明明他的衣著還算完整,頂多是不怎麼整齊。可他頰上燒著可見的高溫,好似此時的他正一絲不掛一般。

他想起甫進畫室時張新杰不由分說的親吻。突如其來,帶著從未見過的霸道,侵占他口腔內的每一寸領土。

安文逸被這毫無預兆的動作嚇得不輕,下意識的掙扎推拒反而像調情一樣,他的衣領凌亂地散開,扣子也被蹭開了兩顆。

──然後張新杰就放開了他,微微一笑:「這樣不錯。」

啊?什麼不錯?

安文逸難以形容此刻心中的複雜情緒。他還以為……咳。

入夏卻不穩定的天氣忽冷忽熱地,張新杰出於謹慎地開著空調,有些過高的溫度蒸得安文逸有些口乾舌燥,隱約掠過腦內的幾幕旖旎片段,更使他的體溫逐步升高。

他甚至感覺自己有些糟糕,尤其張新杰此時投往這裡的目光是那樣的投入工作狀態,那樣的公式化。他有些不安分地挪著身子,想稍稍遮住揭示他腦內活動的徵兆。

「想什麼呢?」

「……沒想什麼。」

安文逸壓根沒看向他,也不知自己紅透了的耳根已正大光明地出賣自己。

張新杰看他飄忽游移不定的目光,又是笑了笑,俯身去靠近鋪在窗邊的毯子,意有所指地伸手揉按他的腰側。

 

入夏了。

安文逸記得去年秋末他們才在附近的咖啡廳客氣地進行著第一次的自我介紹,如今夏季以至,隨著身上穿著的衣物袖子逐漸變短,兩人交往也將近半年了。

很奇怪的感覺。安文逸常常這麼想。

交往過後他們好似沒什麼改變,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氣氛也不若街上情侶那樣充溢著粉紅色的氣泡。情人間的親暱動作是有,又好像本來就會如此似的。他本以為自己剛開始時會很不自在,事情發生後卻出乎意料的習慣。

連走樓梯的升降感都感受不到,就像是往車道畫著的白線跨了一小步,從左邊走到右邊,方向卻大不相同。

安文逸感覺自己再走一段傾斜程度小到宛如平面道路的斜坡,走上很大一段時間,當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站在山頂了。

這種緩慢的循序漸進是張新杰特有的體貼。他就是這樣,一杯糖水嘗起來淡乎無味,卻如泉水般源源不絕,最後攝取到的糖分絕不比那些在一起又甜又膩的情侶少半分。

好比他們眼下正進行的這事兒吧,安文逸說不上習慣,但觀感並不差,卻也不怎麼排斥。他想起隔天回到宿舍時室友看著他面無表情地丟來一條痔瘡藥膏,又說自己有熟識的相關醫生技術不錯等云云,當然他後來都沒用上。

張新杰對白日宣淫特別熱衷。

他們最常做的時段是下午,張新杰喜歡花上一大段時間去探索、去進行漫長的前戲。親手丈量他的身體,用唇舌去描繪他的形狀和線條,感受他呼吸起伏時的每條肌肉是如何繃緊又放鬆,觀察他情動時腰是如何的弓起擺動,頸部又是怎樣的弧度。

喜歡中途絮絮叨叨地輕語,被欲望打磨的嗓音沙啞低沉,那會讓安文逸漸漸放鬆下來。從冷水開始,用小火去煮那隻穩坐於鍋內悠遊的青蛙,讓熱度一點一點攀升,滲進安文逸的體內,不知不覺地打開身體。從小小的氣泡開始,隨著鍋內的青蛙死去,鍋內的情慾劇烈沸騰,溢出誘人的香氣。

「你在走神。」

張新杰的語氣就像方才提醒他別直視太陽那樣平淡,好似他握著的不是安文逸的性徵而是畫筆一般。

他們深深地陷在柔軟的毯子裡,體溫透過細緻的毛織纖維互相傳導擴散,兩人相互擁抱。

「毯子……會髒。」

「這兩天太陽大,正好可以洗了曬一曬。」他親吻安文逸的鼻尖:「你會喜歡的。」

一直都很喜歡的,安文逸模模糊糊地想。這間屋子裡的一切,漫著的顏料氣味也好,那張如今他能名正言順地以伴侶身分睡著的大床也好,這間總是光線明亮的畫室也好。

張新杰為他帶來的一切,安文逸都很喜歡。

 

「可以了嗎?」

「……好。」

 

張新杰會比自己清楚的。他露出一絲微笑。

他知道他一直看著,看著自己。

在彼此相互貼合時,安文逸微微張開唇,洩出婉轉且高亢的呻吟。




【END】


對就這樣,我的極限就這樣了(頂鍋蓋

我一邊尖叫一邊和基友發神經(基友各種困擾欸)

最近也發生了不少事,有點感概呢。人來來又去去的。我還是一樣,希望我的故事能給大家帶來哪怕一點點的溫暖,我就很高興了////

我愛大家~~~~(畫風又突變)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