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張安】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15)

LOFTER猛抽到我心驚肉跳TTTTT

百日張安第九十天,以後就沒有我的班了可以正大光明耍廢,喔耶!(←



(15)

 

張新杰平日作息裡嚴格規範的睡眠時間,安文逸記得沒錯的話是十一點。

他以為回到家中張新杰會要掐著這點照常作息,但時間走到十點五十,張新杰似乎沒有要移步寢室的樣子。

安文逸不知道此時此刻自己臉上的表情能有多驚奇。

「洗好了?」

「嗯……」

張新杰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繼續進行手上的動作──拿了對玻璃酒杯,並把它們擦得晶亮。

「前輩要喝嗎?」

「因為要開車,所以在剛剛沒怎麼喝。」

陪我喝點嗎?他招了招手。

「習慣喝酒嗎?」

「有陪朋友喝過啤酒。」

事實上安文逸的酒量不俗──沒有刻意練過,天生就不容易醉。他也不知道自己極限在哪裡,至少某天晚上和自己一塊喝的友人們全東倒西歪了,只留他一人意識清明地收拾殘局。反正張新杰看起來也不是想把自己灌醉的模樣,這點酒量應該夠用了。

安文逸對葡萄酒一點研究都沒有,只能裝模作樣地晃晃酒杯,嗅嗅葡萄香氣,再小小地含一口進嘴裡。

其實意外的挺好喝,他這麼想。雖然完全不了解好酒的要素有哪些,至少喝起來很順口。

「感想如何?」

「我不是很懂酒。」

張新杰笑了笑,說這其實是便利商店買來的。

「覺得驚訝嗎?這瓶酒的售價大概只有會場提供的十分之一。」

在有著那樣好酒的宴會裡擋下大部分人的敬酒,卻在回家後開這種便宜貨。要是被主辦方知道的大概會委屈地哭出來吧。安文逸暗自想著,至少開車鐵定不是原因。要真的想,打車回家就行了。

「對我而言,所謂的好酒就是自己喝得慣,喝得喜歡。」

你能明白嗎?張新杰眼裡笑意漸漸擴散。

這不是什麼複雜的事,你也不要太糾結。

「……」

安文逸低垂著眼,保持著沉默。

張新杰對他的侷促不以為意,捏著杯腳和他碰杯。

「放輕鬆。」

他這麼說。

宛如兩人在小畫室內度過的無數個午後,每回他的舉止裡洩漏了他僵硬無措的心情,張新杰都會這麼說。

酒精沒能模糊安文逸的意識,記憶裡陽光的氣味卻讓他醺醺然。

「放輕鬆,別著急。」

「……好。」

微微掀動嘴唇,短促的回覆也沒說是應了哪個問題。不過這點大概沒有很重要吧,安文逸思緒飄忽。

舉起的酒杯杯緣互相碰撞的聲響清脆。

噹的一聲。

 

 

他們終究沒有喝醉。

那樣有一搭沒一搭的啜飲對安文逸的酒量而言連挑戰也稱不上,張新杰大概也沒有要醉一場的心思。

十二點半。一個對兩人而言晚到不可思議的時間,他們自然而然地收拾桌面,回房就寢。張新杰依舊沒有收拾客房,這讓安文逸深深懷疑起客房的作用和必要性。

奇異的安靜,但並非因尷尬而產生的沉默。

熬夜熬過頭時會意外地清醒。安文逸身為學生黨,自然曾經開過夜車趕作業,對熬夜的具體情也算得上熟悉。十二點半對學生來說並沒有特別晚,但他卻已經開始有腦運轉過度而停不下來的亢奮感。

今天發生的事不少,他的精神已經疲憊至極,意識卻清明得不可思議。

房內那張「考量過伴侶存在」尺寸大小的床能讓他們直挺挺地躺著睡而不互相干擾,思及是否現在自己的身分地位有所不同安文逸就一陣心慌。

幸好現在張新杰看不見他現在慌亂的表情──他們心照不宣地維持背對背的姿勢,誰也看不見誰。雖然這也讓安文逸無法確認張新杰的狀況,但比起要正對著他的臉入睡,背對背的壓力會小一些。

他沒有刻意這樣要求,是張新杰自發性的體貼。

不知道張新杰睡著了沒。

安文逸偷偷往背後摸索,構著了張新杰擱在床上的指尖,握住。

張新杰沒什麼反應,呼吸平穩。

見張新杰似乎真的已經陷入深度睡眠,安文逸玩心大起,翻了個身專心把玩被自己握在手裡的纖長手指。張新杰的手很乾淨,連指甲縫都沒有任何顏料的痕跡,一點也不像一個畫家。

這隻手卻能執起畫筆,創作出那麼美麗又不可思議的圖畫。

張新杰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安文逸越發大膽,用指尖去輕撓他的掌根,沿著手掌的線條滑行,和他指尖對指尖,偷偷地把手指半填進他的指縫中。

要是平日的膽子有現在一半大大概就夠用了吧,他苦笑,小心翼翼地鬆開手指──卻在下一秒被強硬地拉住。

「我以為你還沒答應我。」

「……」安文逸有些心虛地移開視線:「前輩還沒睡啊。」

「熬夜過頭的話會精神好。」張新杰徹底轉過身子,和安文逸面對面。

太近了,安文逸有些發暈,明明就寢前好好刷過牙的,彼此的呼吸裡卻帶著散不去的酒精氣味。相似的吐息牽引著他們靠近,直至接觸在一起。

親吻,擁抱。

安文逸從前覺得這很奇怪,至少他在街上看著來來往往的情侶,他是不以為然的。

只有身歷其境才會明白。

當兩人彼此渴求相互吸引,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發生。

他就像不知滿足也不懂拒絕的孩子,一味接受自上方落下的親吻。

 

宛如被翻倒了的精油蠟燭,溢出的焰火灑了滿桌,更漫出一室馥郁又讓人迷醉動情的芳香。

 

【TBC】


不是卡,是拉燈(走開

沒什麼好那個啦就那個了嘛大家都懂自己可以腦補三千字不需要我贅言(??
想看的人可以去找S(?????)

沒意外的話下篇完結!然後我就可以正大光明耍廢了喔耶耶耶耶耶

最後推廣一下像家一樣溫暖的張安群→ 253185393  愛護地方台台,請勿炱炱,推廣台莉 台ALL一萬年(不是張安嗎(乾


评论(2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