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全職高手】【韓葉】歲

祝我生日快樂~~~~~~~~祝我生日快樂~~~~~~~祝我生~~~~~~~~~(大破音)日快樂~~~~~~~祝我生日快樂~~~~~~~~

耶今天我生日,話說老韓的生日好像也快到了就順便一起(好意思(????

一樣隨便打打,各種OOC,短



不逃了嗎?



 

【歲】


在冬春交會之際的三月天氣格外不穩定。

尤其在全球氣候變化劇烈的現在這份不穩定更加地讓人困擾,昨日的艷陽高照到了今日就下了傾盆大雨,今日還圍著圍巾出門買菸,到了明日也許回家時已汗流浹背。

穿衣經驗在這段日子裡全然不管用,只能憑直覺來決定穿著。

──而在非專業的領域哩,直覺往往不太管用。

葉修就是一例。在這個氣溫宛如股票市場開高走低,隔沒多久又急速攀升的這段日子,他的鼻黏膜從上星期便因為病毒入侵而遭受劇烈刺激,塞得他呼吸困難。

說得精簡一些,就是鼻塞。還是特嚴重的那種。

偏偏這事說大不大,好像沒嚴重到要去看醫生,卻又一連塞了好幾天不見好轉。這些天耗掉的衛生紙是平常的三倍以上,用魏琛的話來說,就算是每天撸管也用不掉那麼多。

葉修實在不喜歡這種呼吸被塞住的感覺──事實上大概翻遍全世界也找不出一個喜歡鼻塞的傢伙──需要刻意張嘴呼吸會分散他的注意力,有時競技場打到正激烈的場合一個呼吸不順,節奏一亂,就給對手搶了破綻。

「哥可是病人,勝之不武!」

他總是理直氣壯的辯駁,換得韓文清的一聲冷哼。

春暖花開的三月就這樣在葉修的噴嚏和擤鼻聲中走到尾聲,除了感冒,一切就像他們攜手走過的無數個月分,沒什麼不同。

 

……大概吧。

 

韓文清默然注視眼前的飯碗,腦中一時之間挑選不出合適的字眼形容眼前的詭異情況。

「這是在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今天不是你生日嗎?幫你意思意思慶祝一下,不用太感動啊。」

「用白飯?」

「沒買蛋糕就用飯湊合湊合唄。」

來來來給你裝個大碗的,葉修說著邊把白飯往上堆高,盛了一個半圓形。

「哎好像沒有蠟燭……算了,拿這個頂一下。」

「……」

盯著直挺挺立在飯堆中的筷子,韓文清想這要是小時候老一輩的人看了絕對會把那人的耳朵擰下來,不大的餐桌搞得像是老家大廳的神桌一樣,他突然有種自己是神主牌的錯覺。

葉修也不太在意韓文清的反應,自顧自地唱了首生日快樂歌,荒腔走板的音調還混雜著濃濃的鼻音。

「好啦,恭喜老韓又老了一歲,許個願唄?」

「哪有什麼好許的。」

「隨便來點啊,許個霸圖冠軍一百次什麼的也是可以啊,反正只是願望嘛。」

許了不就是想實現嗎?

誰說的,有時候許個願望在那也不一定要實現啊,葉修笑嘻嘻地說,雖然這不太合你的個性。

韓文清翻了白眼,但也認真地思考起來。

「……希望霸圖一切順利。」

「行行,結果還是和霸圖相關啊。」

韓文清早已退役,也未在霸圖任職。

即使如此他還是希望母隊在戰場上無往不勝。

「再來?」

「讓你戒菸。」

「這個啊,哈哈。」

自兩人同居以來韓文清就沒放棄戒除他的菸癮過,這對葉修這個骨灰級老菸槍而言自然是難如登天。

這大概不是願望而是目標吧。葉修想。

「再來──」

「停停停,不知道第三個是不能說的麼,不講究啊你。」

葉修義正嚴辭地制止他,韓文清聞言只是聳肩──反正要求要許願的也是葉修,說不能講就不講吧,也不會怎麼樣。

之後他抽掉筷子權當吹熄了蠟燭,正常開飯,用一次乾杯結束這場簡陋到不行的慶生會。他們不喝酒,葉修給他倒了柳橙汁,滿是色素和人工香料的氣味。

葉修杯中則是蘇沐橙寄來的沖泡式麥芽營養飲料(據說對感冒有效)。

「生日快樂啊,老韓。」

他一面吸著鼻子,今晚難得正經地向他祝賀。

「謝謝。」

儘管從頭到尾搞不清狀況,韓文清還是認真地道謝。

不論今天轉的什麼心思,為自己費心是實在的,哪怕臨時起意。

 

 

「話又說回來,你第三個願望許了什麼?」

「不是不能說?」

「都過了,說說看啊。」

「沒什麼好許的。」

「沒有夢想的人生是很枯燥的啊老韓。」

韓文清聳了聳肩,不予置評。



──不是沒有願望,而是別無所求。



【END】


今天的我依舊胡言亂語(


因為昨天才剛兩百粉該感謝的都感謝完了所以TTTTT

今天的台台十七啦~~~

明年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買髒本本了(你現在就(

總之,謝謝大家,順便祝老韓破蛋日快樂(((((喔
2015/03/28

评论(13)
热度(47)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