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張安】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13)

努力填坑!!

最近都沒有我的班啦我可以自由的(xxxxx



(13)

 

「結果你就這樣被架走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安文逸的表情看來挺委屈的。

「怎麼不打手機給我?」

「我以為解釋一下就行了。」

──這場差點就要上警局解決的鬧劇,最後是由聽工作人員說有人觸動防盜器被帶走後卻在辦公室和保全展開為期二十分鐘辯論大對決而靈機一動的張新杰急忙衝去現場救人。至於到底是哪部分讓他靈機一動,安文逸實在不怎麼想知道。

至少默默地看展默默離開,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作戰已經失敗了。

安文逸有些鬱悶。不論是沒辦法裝路人或是又麻煩了張新杰這點。

張新杰來時什麼也沒有說,淡淡地對保全解釋了句是認識的人後也沒向安文逸問問詳情──看來在展覽最後一天他挺忙的──只讓安文逸在這裡等著,可以的話晚點留下來參加酒會。

安文逸更不好意思了,尤其看見張新杰如此忙碌的模樣。他也沒臉去提他不怎麼想參加這種話,就是到場後一直站在窗邊,而不去和其他人交流。他覺得自己走錯了場合,打從服裝就不對盤,身旁一個個西裝筆挺光鮮亮麗,襯得他普通襯衫牛仔褲有多格格不入。

他就這樣無所事事地傻站在那,對著窗外的景色發呆。

直到張新杰向他走來。

「怎麼不去吃點東西?」

他褪去了交際用的笑容,眉眼間染著稍經觀察就能發現的疲憊。

也許他只是單純不喜歡這樣的場合,而需要找個人陪也說不定。

他們莫名聊了起來,似乎不覺得酒會的主人和一個大學生聊這麼久是件奇怪的事。安文逸感覺自己不太清醒──即使他一滴酒都沒碰。先前的混亂和侷促不安影響他的思考,使得他話說得有些不太利索。

張新杰也不太介意,就接著話頭一直聊下去,他們聊了今天這樁蠢事,聊了前幾天課堂上教授的奇怪言行,聊了張新杰奇怪的客戶。

直到兩人同時安靜下來。

好似該說的話都已說盡,不得不正視矗在面前的現實般。

這感覺很詭異。安文逸想。可以的話他不想去面對,即使張新杰距離他並不遙遠。

 

「……我看過了所有作品。」這當然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安文逸突然覺得從這裡講起有點蠢。

「感覺如何?」

「不愧是前輩。」

「是嗎。」

「我也不是很清楚……事實上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來,或著說其實我並不想來。」

「那為什麼來了?」

「……因為我室友堅持。」

「原來如此。」

「他一開始就知道?」

「我在重製那幅畫時,自然取得了他的許可。」

「為什麼不換一張新的卡?」

「什麼意思?」

「那張寫著資訊的卡,為什麼要寫了又擦掉,不重新換一張新的?」

「原先我想直接換掉的,但又覺得讓觀察敏銳的人察覺到我的苦惱也是件不錯的事。」

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看得出來。張新杰淺淺地微笑。

你在苦惱什麼──安文逸把已經到了舌尖的疑問又反覆嚼了嚼,吞回肚子裡。他反覆思考這時候究竟該說些什麼,最後仍選擇了保持沉默。

 

「你有話想跟我說嗎?」

 

張新杰的聲音還是那樣平淡且穩定,卻透著一股細不可聞的溫柔。

「……我不知道。」

「不知道要說什麼?還是不知道該不該說?」

「我也不是很清楚──抱歉。」

安文逸低下頭:「……再給我一點時間。」

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把思緒理清楚。

「別著急。」

張新杰伸手去把安文逸落到前方的髮撩到耳後,觸摸他的頰。

對於還沒明言確定關係的兩人而言,是過於親密的動作,安文逸沒有拒絕。

但也沒有任何表示。

他笑了笑,收回手後解下腕上的錶,放進安文逸手裡。那是他一直戴著的錶,從來沒有在洗澡或睡覺以外的時候拿下來過。

「我一直注意時間總是對客人不禮貌。」張新杰拉著安文逸的手,給他戴上。安文逸的手腕略細,錶帶鬆垮垮的掛在那:「九點半的時候叫我。」

「……好。」

「我先回場內。」

說著張新杰便轉身離開,回到燈光璀璨的宴會當中。

臨走前,他把一張小紙卡塞進安文逸手中。

──那是貼在那張畫上的資訊卡。



【TBC】


2081141119 , 1325 , 1215225((並不是((砂太太會生氣

卡上到底寫些什麼,絕對難不倒各位!
不介意的話可以猜猜......猜對的......嗯......也沒有獎品(炸

阿晃要不要挑戰一下(x


最後推銷一下可愛的張安群:253185393  愛護地方台台請勿炱炱,售後請找莉莉絲太太(乾

謝謝大家/////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