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張安】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11)

其實這是昨晚百日大危機時生出來的(?)但最後喵哉太太拯救世界大家懂得(((

原本想說就拖到我的班好了但還是決定鞭策一下自己(((

目標是到下次班前再更一次!!我會努力.....(心虛臉




(11)

 

 

他知道自己正處於夢境之中。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將室內薄博地罩上一層金輝,他知道這裡是他的房間。擺設,家具,一切都很熟悉。

他將注意力轉移到身旁正睡著的人身上。由於是清晨,對方的體溫偏低,畏寒似地又往他身上縮了一些。

他伸出手,撫摸那人的頭髮,享受細軟的觸感,髮尾的部分有些長了,他輕輕勾起,捲弄,使之纏繞在自己的指尖上。

那人因為他的動作而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方醒時的音調沙啞而繾綣,問著現在什麼時候了。

還早。他低聲回答。

這樣啊。那我再睡一下……

對方聞言又闔上眼,不一會兒便又陷入沉眠之中。

他看著他。生理時鐘催促著要他往下一個行程走,但他沒有動作。

就這樣一動也不動地注視著那人的睡顏,傾聽他安靜的吐息。因翻身動作而凌亂的領子大敞,能從裏頭窺見若隱若現的鎖骨。

崇尚整齊的他卻沒有伸手去整理,往在深眠里微微勾起的唇線偷得一個早安吻。

「……文逸。」

他悄聲呼喚。換得好眠的細微鼾聲。

 

 

醒來時張新杰顯得相當平心靜氣,宛如一個普通夢境結束時自然的清醒。這樣的夢稱不上平凡,但他早已習慣。

大概是第三次還第四次了吧,他沒有去細數,夢裡的細節總是模糊。

張新杰並不訝異。

他早已坦然面對自己心中的情感。

而夢境正是潛意識的最佳體現。

他離開床舖去漱洗,進早餐,看新聞。他一直看到了平日工作時間,也沒有移開腳步。

他的工作在昨天已經全部告一段落,打包並用貨車載去會場。

展售會就在明天。

張新杰自然是不緊張的,同樣的場合他已經面對了很多次──頂多就是隱隱有些必須和那些有錢人家打交道的煩躁感,但這是為了生計不得不的交際。

與其用緊張形容,不如說是期望。

要說在這枯燥乏味的展售會中究竟什麼讓他期待──大概就是安文逸是否會來這點。儘管安文逸看上去並沒有非常地感興趣。

但張新杰還是希望他能來。他從未如此期望有誰來個人展過。

 

 

張新杰無愧於號稱他們母校畢業生裡最成功的畫家之一,個人展售會舉辦得相當盛大,甚至有老師在課堂上特地提到了這回事──聽說張新杰是他少數欣賞的學生之一。

相較於同學們都興致勃勃地想去一探究竟,安文逸卻顯得特別糾結。

「你竟然沒去喔?」

時間來到展售會第四天,距離結束還有三天左右,安文逸終於找室友開啟人生輔導室。

室友明顯是已經去過了,聽見安文逸竟然沒過去時一臉驚訝:「模特兒不用在場嗎?」

「我又沒有要往這塊發展,要是和主辦方一起出現的話,不就很有推銷自己的意思嗎?」

「那當個普通路人進去逛逛也沒有?」

「就……還沒啊。」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

經這麼一問安文逸又糾結上了:「大概是……期待又怕受傷害?到底是什麼樣,我好在意但……」

到底是什麼樣,而自己又敢不敢去看。

「不是說畫就是畫家對模特兒的印象和想法嗎?」

正因為好奇,所以才不敢去接觸。

事實上在張新杰作畫過程裡安文逸也從來沒去關心過究竟張新杰在畫布上都畫了些什麼。他在自己身上看見了什麼,是什麼印象,最後又畫成了什麼樣,他一概不清楚。

出於不明不白的逃避心態,他發現他不是很有勇氣去面對張新杰對他的看法。

「我是覺得你不用擔心這一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對了,你不是看過嗎,稍微透漏一點?」

「沒門。」

雖然早知道對方是這種個性,安文逸還是忍不住感嘆了一陣人情冷暖……

 

 

 

最後安文逸還是出現在了會場。在展售會的最後一天。

「你就去看看吧,不會讓你失望的。」

最後室友冷淡地說了一句,乾脆俐落地宣布人生輔導室結束營業。

畫作到最後都是被展示的,不會因為被人買走而撤下,他安安靜靜地化身市井小民,直接無視張新杰曾交代過的「要是想來就通知我一聲」

張新杰的繪畫風格是出了名的嚴謹,尤其在透視學的造詣是一等一的優秀,凡舉任何角度是一點也不帶偏的,其中又瀰漫著無法忽視的個人幻想色調。不至於過於僵化或過於揮灑,其中調和拿捏得當正是他著名的所在,也正是安文逸喜歡的風格。事實上他在課堂上的畫作一直有向張新杰學習的趨勢。當然他目前無法做得很好。

一切合理,精確,卻又讓人意想不到。

他看著這些畫作,無法想像這是以他為模特兒畫出來的作品。

恬靜且坐姿端正地低頭閱讀外國名著的少女。

隨意半臥在沙發上瀏覽小說的青年。

扶著眼鏡艱難辨識報紙上文字的老人。

在漫天飛舞書頁中枕著百科全書入眠的男孩。

這是他嗎?

安文逸知道自己曾經那樣端正的坐著,那樣隨便地躺著,甚至睡著過,就在張新杰家的畫室中。

──但他從沒想過張新杰所看見的,最終呈現出來的世界會是這個模樣。



【TBC】

我相信以大家的聰明程度一定可以明白──對、其實這篇快完結了(??
這個年前的奇妙坑也快完結了啊感覺有點奇妙......

HE是版上釘釘的事!!但我會努力生一個不要爛掉的結局....嗯(?

基友問:「這次是張副又做(RY)夢了欸這次到底有沒有去那啥啊(???」
嗯──我不知道!!(欸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