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全職高手】【張安】多謝惠顧

有沒有一開學就文思泉湧的八卦呢......

隨手打的小短篇
另外今天給組織添麻煩了真的非常抱歉TTTTT我這個傻逼TTTT請讓我賠罪(跪

私設多多~~大家.....自行走避(?

原創腳色有(?




【多謝惠顧】

 

店內的服務生小妹覺得非常好奇。她張著大眼,時不時地往她好奇的源頭偷看幾眼。

她在一間咖啡簡餐店裡打工,深居巷中,地處偏僻,客人也不多──沒有要賺大錢的勢頭,也不到會造成收支失衡的地步。

她很喜歡這間店,木製主題的裝潢帶來一股靜謐的氣氛,和店長的氣質相當契合。店內總是散發著一股橄欖油的香氣,讓她忍不住有些嘴饞,想偷撈客人盤裡的一兩根麵條來解解饞。。

店主的手藝非常不錯,她敢肯定,要是把店開在熱鬧點的地方一定更有賺頭,她不只一次這麼提議,但店長只是搖搖頭。

「沒所謂吧,我不是開來賺錢的。」

「那為什麼開店呢?」

「興趣而已。」

店長有雙好看的手,上頭甚至沒什麼刀痕或是油燙的痕跡,大概是出於他小心謹慎的個性。修剪過的指甲乾淨整齊,是一雙經過細心保養的雙手。

一個男人這麼認真保養手做什麼?

「因為以前的職業關係,習慣了。」

她不清楚店長以前的職業,但他年近四十,換幾個工作也是正常事。

事實上她不清楚店裡的確切營業時間,只知道店長隨時都待在店裡,好似從沒離開過,有客人就招待,沒客人時就坐在店裡,靜靜地望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雲淡風輕地好似什麼都不重要,是一種難以親近的氛圍。連她的工作時間也是隨便她愛來不來,反正照工時給薪水。

「──你在等什麼人嗎?」

某天下午,她終於鼓起勇氣問了一句,那是她第一次探聽店主的私事。

店長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淺淺的勾了唇角。

她從未見過店長露出如此柔和的笑意。

掛在門口的風鈴聲輕輕搖動,那是客人離開店裡的訊號。她反射性地一聲「謝謝光臨」卻未把視線放在已離去的客人身上,而是掃了一圈認為暫時沒有客人需要服務後繼續展開她的偷窺大業。

那個人就坐在窗邊,店長最常坐的那個位置上,理所當然地一副他本來就坐在那兒的模樣。沒有招呼她點餐,菜單也只看了一會兒就擱在手邊。沒有拿手機,也沒有閱讀書報,沉靜地坐著。

她總覺得對方身上漫著一股和店長極為神似的氣質──她並沒有和店長報告這個奇怪的客人,只是一直好奇地盯著對方看。而他對她的視線恍若未聞,坐姿端正,垂著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叩叩。

出餐檯被輕輕叩了兩下,把偷窺得正起勁的她嚇了一大跳。隨後一盤燉飯被推了出來,香氣四溢的奶油香伴隨著店主清冷的聲音一同拉走了她的注意力。

「上餐。」

「好、好的。」

店長的聲音不大,卻引起了那人的注意。他往出餐檯這裡看了一眼,伸手按響服務鈴。

她燉飯往客人桌上一放,有些迫不及待地走了過去。她倒要好好看看這位奇怪的客人究竟有些什麼名堂。

「您好,需要什麼服務?」

她實在太過好奇,甚至沒去遮掩話中的興奮。

「請給我一份特餐。謝謝。」

「店裡沒有特餐啊?」

店長從未在特惠活動上花過什麼心思,價格什麼樣就是什麼樣,她對特餐這個字會一點印象都沒有。

對方不意外她的一頭霧水,只點了點頭:「對的。去和他說吧,他知道的。」

那人並未明說他是誰,但她沒來由的就是知道,那人口中的他必定是指店長。

於是她就去了,抱著滿腹的疑問和好奇心,走至出餐口。

「店長店長。」

「怎麼?」店長頭也沒回,正把剛烤好的肋排往盤上擺。

「有客人說要點特餐。我不知道是什麼,他說你知道。」

「什麼樣的人?」

他口頭上這樣問著,語氣帶著已知道對方是誰的肯定。

「就是剛剛坐在窗邊坐很久的那個怪……呃、客人……他坐在那裏一個小時了耶!那是誰啊店長認識嗎?」

「哦。」

店長應了一聲,沒回答她的問題,逕自離開了廚房走向櫃台。

「???」

她依舊什麼也沒搞清楚,跟著跑到櫃台,看店長駕輕就熟的操作虹吸壺。

「煮咖啡我來就行啦。」她有些不滿,這是她的份內工作──煮咖啡可是她的拿手好戲。

「沒關係。幫我打點奶泡吧。」

磨咖啡豆、煮水、沖泡,動作十分熟練。待咖啡煮好後又打起她剛準備好的拉花壺,神情格外認真專注。

細緻、纖細又美麗的咖啡拉花。

「拿去給他吧。」

「咦……」

店長又鑽回廚房。沒有給她留下任何解釋的意思。

 

 

 

服務生帶著困惑送來的咖啡散發著咖啡特有的醇厚香味和混著砂糖的奶香,不必喝也知道是他習慣的口味──三分砂糖,牛奶加倍。一切都恰到好處,比他自己做得還好。

張新杰欣賞著上頭的拉花,仔細繁複儼然就是一幅藝術品。

他啜飲了一口,熟悉的味道在舌間擴散。他依然安靜等候,聽風鈴因門板搖擺來回晃動,看服務生匆忙的腳步,以及廚房時不時傳來扣兩聲出餐檯的聲響

「出餐。」

那道嗓音經過歲月稍稍低沉了些,但還是那樣帶著清清冷冷的味道。

時間是下午兩點半,客人陸陸續續地離開店內,服務生一聲清脆的「謝謝光臨」,風鈴叮噹作響地送走最後一批客人。

張新杰看他走了出來,把門前的牌子自「營業中」換成「休息中」。

「今天下午就先休息。謝謝妳,可以先回去了,收拾我來就行。」

他對服務生頷首。對方再怎麼不解風情也明白這是委婉的清場,她有些不滿的鼓著臉頰,卻一句話也沒說地離開店裡。

不大的店裡就只剩他們兩人。

他吁了一口氣後又回到廚房,瓦斯爐開火的隆隆聲響異常鮮明。

張新杰聞見培根強烈的煙燻香味,這讓他感到飢腸轆轆。

奶油培根義大利麵一聲不響地被「碰」地一聲放在桌上。

「那妹子新來的,你別欺負她。」安文逸的語調聽著不太高興。

「吃醋?」

「沒有。」

安文逸在他對面坐了下來,看他一聲不響地動起叉子。

食不言,寢不語。

事實上他們在床上時話不少──各種意味上的──但食不言張新杰還是貫徹的徹底。吃飯時安安靜靜地一句話也不說,直到盤子見了底。

「謝謝招待。」

「不會。」

「還是你做的東西好吃。」

張新杰誠懇地說著。

退役後他進入聯盟工作,在各地四處往來,而安文逸選擇定居,在巷子裡開了一間小小的咖啡廳。就像他本人一樣,小小的,看上去有些平凡,不好發現。

卻有著專屬他一人的溫暖。

安文逸記得那個服務生小妹問過他,是為什麼開了這家咖啡廳。

是不是在等什麼人?

倒也不是吧,他想。他並沒有等待,他們雖然攜手,卻也過著各自的生活。

硬要說的話有一個理由。

──希望無論何時,只要張新杰回到他這裡,就能填飽肚子。

沒錯,吃飯很重要呢,是人都會肚子餓。

所以,要是這裡能變成他感到空腹時能想起的地方就好了。

 

安文逸收走盤子,隨手洗了起來,連著今天的各是碗盤一起。今天的客人並不多,收拾起來也快。

張新杰默默地幫著忙,幫他把所有椅子靠攏,調味料瓶等擺放整齊。

然後按了兩下服務鈴。

「……怎麼?」

工作告一段落的安文逸探出頭來。

「我想外帶店長。」

「……」

你什麼時候會說這種話了──他逕自低語,卸下圍裙,擱在櫃台內的椅背上。

 

 

他們牽起手,久違且親密的相互交纏。

「多謝惠顧。」

「我會常來的。」

叮鈴,風鈴隨門板搖晃而發出清脆的聲響。



【END】



好....餓.........

外帶小安一份(?????

评论(22)
热度(82)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