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張安】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07)

台台~~來了~~~(唱)(走開

好啦前幾天摸了一個小短篇又回來乖乖地填坑TTTT

我想和大家聊天啦TTTTTTTTTTT


不逃跑的話就往下囉///



(07)

 

 

「幹嘛?」

『幹嘛?你還問我幹嘛?現在都幾點了你知道嗎?』

打過來的人不意外,是安文逸的室友,語氣各種氣急敗壞。宿舍的關門時間是九點(表面上,至於翻牆進來自然是沒有時限的)。

「呃……九點半?」

『你也知道九點半了啊大少爺!』室友抓狂。

「我也沒辦法啊,出了很多意外。」

安文逸自認還是挺無辜的,因為雨傘被吹壞了導致老闆嫌棄,又被張新杰帶回家中,至少沒有一樣是他自願的。

『你人在哪?』

「……」

『說話!』

「……前輩家……」

『……』

「……」

『……哇喔。』

「等等等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噢──買材料買到前輩家去──老子白擔心你啦,再見。』

「就說不是那樣啦!」

『沒關係啦──前輩真好──很可靠的樣子──』

「就說了……」

『算了啦再罵人也罵不回來,玩得愉快喔。』

「……抱歉讓你擔心。」

『不過身為朋友,我要給你一個忠告。』

「什麼?」

『就算對象是男人,也要帶記得保險套喔。』

「──」

安文逸連忙咬下差點噴出的髒話:「就說我們不是那種關係!」

『行行行,哥都懂都懂。』

「算了我什麼都不想說……」

『啊那舍監查房怎麼辦啊?』

「隨便弄團棉被裝一下也好啊,幫我敷衍一下。」

『是是,都按您說的去辦啦,大少爺。』

明白室友的好意,安文逸還是說了句:「麻煩你啦,謝謝。」

『……靠,肉麻什麼,不行不行我全身都癢了!』

室友邊罵著「白癡」邊掛上電話,同時安文逸感到肩膀突然一沉,一條浴巾落至他的肩上。

「怎麼也不知道披點東西。」張新杰皺著眉看他。

「抱歉,原以為說兩句而已。」安文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我的室友,他總愛瞎操心。」

「也許不是瞎操心呢?你有個好室友。」張新杰示意他把自己圍緊點:「那你怎麼打算?」

「咦?」

「宿舍關了吧。」

「我還是可以爬牆,不要緊的。」

「雨天?」

「這也沒辦法……」

「……」

「……」

「對不起。請前輩收留我。」

 

 

吹風機就放在浴室出來右手邊的櫃子,附近也有插座,看來張新杰是不太會頂著濕淋淋的頭髮走來走去的類型,考量到現在正處嚴冬,安文逸決定早點把頭髮吹乾,不像在宿舍總是浴巾隨便一包就等著自然風乾。

當他正要把吹風機的開關打開時,張新杰的聲音自身後傳來:「頭髮不要剛洗完馬上吹比較好。先擦乾比較節省時間,另外吹風機長時間運轉的話危險,而且壽命會減短。」

建議而非命令的口氣讓人聽著挺舒服,同時一條乾的小毛巾覆了上來,還輕輕按壓了兩下。毛巾立即發揮良好的吸水性。感受著漸漸因濕氣變沉的毛巾重量,以及張新杰時輕時重的按壓力道。安文逸認為自己果然還不是很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服務。

「前輩很會照顧人的樣子?」

他盡量使自己的聲調穩重,而不會因為不好意思而顯得倉促失措。

「其實我沒什麼這方面的經驗。」

「咦?」

「我是獨子,沒有兄弟姊妹,朋友的話,多半也不太需要。」

雖然有時候不是需要的問題──他補充了一句。

「但前輩看起來很熟練呢。」

「對我來說這樣挺新鮮的。」

說著他收回手:「好了,去把頭髮吹乾。」

「……好。」

安文逸默默吞下「那我等等也幫幫前輩」之類的提議。

大概有點失望吧。這麼想著的他打開吹風機。

嗡嗡嗡嗡地,嘈雜的機械運轉聲響起。

 

 

讓安文逸深感心臟不夠大顆的一日想當然爾還沒結束。

「……這樣果然還是不太好。」

這句台詞在近期內不知道被使用了多少遍,也一如經驗地徒勞無功。

「事出突然,我沒有整理客房。」張新杰的語氣相當理所當然,他不認為有任何地方不妥。

「我可以睡畫室?」那張毯子躺起來很舒服。

「畢竟是地上,不太好。」否決。

「或沙發……?」

「客廳晚上冷,也不太好。」再次否決。

「……」

還好床挺大張的。安文逸這麼說服自己:至少不會擠在一起睡。

──他們進行簡短辯論會的地點在張新杰的房間。

或著說寢室、臥房,總之拿來睡覺的地方,對張新杰而言,要睡要在拿來相對應的地方睡,這很自然。

安文逸為了讓自己接受前後大概花了三分鐘。期間張新杰已經掐著他的作息時間準備就寢,話雖如此,他只是告知安文逸今晚的就寢地點,沒有要勉強他配合作息的意思。

「不過,前輩自己一個人住,床為什麼要買這麼大張?」

房內擺的是雙人床,但張新杰不是鋪張浪費的人。因此安文逸才會有這樣的疑問。

「在佈置時是以長久居住為考量。」張新杰回答得挺簡短,但安文逸聽出了言下之意。

──是把伴侶的存在考量進去的意思。

「前輩想結婚嗎?」

這句話幾乎接著張新杰的回應脫口而出,連考慮都沒有──問出的同時安文逸簡直想搧自己一巴掌。如此私人的問題再怎樣都不該追問。

「……我的意思是、前輩條件很好,應該有不少可能對象吧?」

他努力想裝成漫不經心的一句八卦,可惜安文逸無法知道自己戲演得有多失敗。

「也不是多想。就只是想找的人陪著而已。畢竟我一個人工作,有時候也會想要找人說說話。」

張新杰當然有注意到安文逸對這個話題認真的態度和努力裝出來的不在意,但他不是看見氣球就想一針戳破的個性,所以並沒有說穿。

安文逸沒有接著提出疑問或做出回應,抿了抿唇,也不知道轉的是什麼心思。

「我關燈了?」

「好。」

電燈開關離床頭不遠,片刻後,房間陷入一片黑暗,而安文逸規矩地躺在床的右半邊,渾身僵硬。

他甚至聽得見自己偏快的心跳,藉此察覺自己緊張得要命。

「……前輩理想中的對象,是什麼樣?」

他用氣聲輕輕吐出來的問句,沒有得到解答就在空氣中散去。

 

 

有時候在夢境中能明確的感知現在的情況。包括自己正在作夢,思緒也能受自己掌握運轉。

他夢見一片廣闊的草原,及膝的長草隨風搖曳。

而自己立於其中,逕自陷入沉思。

他其實聽見了安文逸的問題。

「你就很好」──他不確定他是不是想這樣回答,或著說,是不是該這時候就這樣回答。

慢慢來就好了。他這麼告訴自己。

他習慣慢慢計畫,並穩定地實行。

不急。

不用,也不必急。

夢裡大概是正中午吧,太陽高掛,日光逐漸強,氣溫也隨之上升。

氣溫越來越高。

越來越高──

張新杰突然醒了過來,強制自睡夢中拔離的感覺不怎麼好受,意識還很睏倦,心臟也比以往鼓動得更強烈。

漆黑的天空顯示時間還是深夜,他下意識地調整自己的姿勢,做好再次入眠的準備。

他突然了解夢裡那直直升高的溫度代表為何。

因為他感知到身旁往自己貼過來的體溫,出乎意料且猛烈地滾燙。




【TBC】

不要吐槽我劇情展開很老梗   我自己知道(逃

讓室友刷一發存在感  原本在小喬和自創猶豫了很久還是(??)我想要這種的TTTTT私心TTTTTT

這發展就是滿滿的私心和私心.....好耶有點談戀愛的感覺囉!!(還早

總之一樣謝謝大家的支持TTTT愛護地方台台,請勿(ry


最後貼貼張安推廣群號:253185393  歡迎大家來玩///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