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大家好這裡是台台~(揮手
目前松沼赤安沼深陷中(???
全職/韓葉、張安、喻魏
食戟/四創
松/主數字十四一
柯南/赤安
小滑冰/維勇維
感謝各位的閱讀,敬請多多指教//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全職高手】【張安】【小安生日快樂】生日賀禮

我還是  趕出來了QAQQQQQ沒有天窗QAQQQQ馬麻我沒有天窗QQQQ

大家好我是  半夜神智不清的台台QQ

今天大家都知道的小安生日QQQQ小安生日快樂嗚嗚嗚嗚嗚


看完我發瘋還不逃嗎(←



【生日賀禮】


 

所謂的禮物就是──

用以道賀,祝福或表示心意。因此希望對方收下,並使用的物品。

實用度很重要。

張新杰一向如此認為。

 

(01)

 

那其實是件美麗的禮物。安文逸在細細端詳後這麼想。

真皮柔軟的觸感一看就知道不是廉價物,連扣環都閃著金屬特有的迷人光芒,除此之外不多加裝飾,一如張新杰平日的品味,簡樸,但有質感。

「我沒有……很懂。」

安文逸再三打量確認後,有些遲疑地表示他的疑惑。

「是生日禮物。」

張新杰用一貫嚴謹的口吻回應。他難得地放棄了平日睡覺的固定時間,等到電子鐘跳過一天的那一刻把細心包裝好的小袋子交到安文逸手中。

 

 

是一條小小的皮帶。

一條──環住脖子正好的皮帶。

 

 

「這是前輩的興趣還是……?」

真要說的話,他不是很想戴──安文逸沒把這句話說出口,他隨手把項圈擱在手邊。

張新杰從中讀出了他委婉的不樂意:「你在不高興。」

「並沒有。只是不太懂。」

「但你現在不太開心,對吧?」

「……是。」

他直盯著安文逸瞧,鏡片後的眼神一如往常的認真。隨後他垂下眸,把不大的皮製品放進安文逸手裡。

「文逸。」

他鄭重地,謹慎地揭開他的真意。

「──能給我戴上嗎?」

「……啊?」

超乎想像的說詞讓安文逸暈了一下,幸虧他還是擅於找回理智的人。

「為什麼這麼突然……」安文逸莫名地對這種發展感到抗拒,他不喜歡這種掠奪對方自尊或是貶低對方身分的象徵。

同時他也不理解張新杰如此要求的理由。

「你可以當作是一種權力。一種對我做出任何要求的權力。」

「任何……?」

「只要你認為我辦得到。」

這是一種象徵。一種權力。

象徵著──所有物及被所有物。

安文逸還覺得自己有些發暈不知所措,張新杰認真的眼神看得他慌亂。明明是明顯利己的大禮,他卻猶豫不決。

就像是……褻瀆神明那樣。

「你願意為我親手戴上嗎?」

張新杰又問了一次,最後一次,隨後便沉默地等待。

他看見安文逸的手攬緊了小小的皮製項圈,顫抖著。

躊躇著伸出手,直到勾上張新杰的頸子。

金屬扣環互相碰撞的細微聲響在張新杰耳中被無限放大──安文逸的手太過不穩,一直扣不妥,糾結了好一陣子才扣上。

他下意識地撫著頸子,笑得越發溫柔。

 

「生日快樂。」

 

(02)

 

安文逸發現自己不習慣醒來時張新杰就睡在自己旁邊。通常張新杰是比自己早起的,而他醒來後就會去做早餐而放著讓安文逸多睡一陣子。安文逸愣了好一陣子,才看見他昨日收到的「禮物」還環著張新杰的脖子,沒有拆下。

 

「可以的話,明天想睡晚一點。」

 

他記得他昨晚這麼要求。一個他從未提出,對張新杰而言可能有些過分的要求:「和前輩一起。」

張新杰沒多說什麼,點點頭就答應了,也正如他的承諾一路睡到了現在。安文逸可以想像要是把這件事發上職業選手群有多麼驚世駭俗──他相信饒是認識他多年的霸圖隊友也曾未碰過這種事。

「醒了?」

查覺到安文逸的視線,張新杰睜開眼,對上他來不及收回的好奇及忙亂。

「你一直醒著?」

安文逸有些不好意思,在冬日裡他自己貪戀被窩的溫度,也希望能和戀人享受這樣短暫的溫存,但他不喜歡這樣勉強張新杰去打亂他的作息。

「剛剛有多睡了一陣。」

「前輩睡得著?」

「很舒服,挺好。」

張新杰看出了他的愧疚,笑了一笑讓他別緊張。

「吃早餐嗎?」

「那個、等一等。」

他叫住了說著就要離開床舖的張新杰。

「怎麼了?」

「前輩還沒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想知道?」

「我想知道。」

張新杰伸出手,替他理了理睡得凌亂的瀏海:「今天睡得舒服嗎?」

「嗯。」

「一直想這樣嗎?」

「什麼意思?」

「你一直希望我陪你在早上多睡一陣,是嗎?」

「是……」

「你應該告訴我。」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這句話他回答得有些彆扭。

張新杰嘆了一口氣,極細微的。

「但我想知道。你的任何事,你的渴望或著願望,我都不想假手他人。所以很抱歉,我的任性似乎讓你感到緊張。」

「不,沒有那種事。」

安文逸搖頭否定:「我很高興,謝謝。」

越發強烈的陽光透過窗灑了進來,難得的好天氣驅逐了清晨特有的寒氣。讓時間一步步地推向正午。

他們淺淺地交換親吻。

「你的願望,就交給我實現。」

張新杰扣著安文逸的後腦,和他鼻尖對著鼻尖。

一室生輝。

 

 

(03)

 

 

他聽見自己的低喘,還有安文逸的。

兩人的手指互相交纏,連同身體也緊密相貼,張新杰朝前望了一眼,視線就陷在他迷離的神情裡拔不開了。

嚴冬哩,卻覺得熱。空氣裡蠢蠢欲動的浮躁因子一點一點地磨損兩人的理智。

張新杰看見安文逸突然揚了揚唇角,純真且有些調皮地笑。

他伸出手,勾上張新杰的後頸。

頸上傳來某種皮製品環繞的觸感。

 

咔搭。






【END】沒有後面、沒有後續、沒有接下來(說三次

又是怪怪的設定我懂(乾

希望明早醒來能被張安刷屏......(←

评论(2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