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全職高手】【喻魏】跳過愛情

台台來了大家好(←

今天來......喻魏試寫.....(趴

OOCOOCOOCOOCOOCOOCOOCOOC預警

自我流解釋(?)雷著請輕拍......



˙

你為什麼還不逃走呢(?




【跳過愛情】

 


他其實並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名字。

尤其不喜歡發音時捲起舌尖發出的氣音,對拉了長的喉音也沒什麼好感。

連著姓氏也就罷了。

常人喊著他人單名時總是習慣拉長了音,那個就讓他很不習慣。比起讓母親喊自己的名字,他還寧願被叫做兔崽子。

過去曾和一個漂亮妹子交往,她的嗓音細膩地相當好聽,兄弟們都讚著她有一副好嗓子,小鳥依人的很討人喜歡。也喜歡和他親近。

當她用那副甜膩的嗓音喊他的名字──單名──的時候,一股不適感從指尖宜路麻到了頭皮。

有股說不出的矯情。

就因為這點小事,那妹子覺得兩人關係不夠親密,談了幾個月就分了。

女人啊,就是這麼難搞。

在兄弟們的遺憾的表示自家老大怎麼這麼不知珍惜時,他只是吐了個大煙圈。

 

 

「就是這樣。」

「我是沒什麼問題的。那你覺得我用什麼稱呼比較適當?」

「就隨便揀個唄,叫老公也行。」

「親愛的?」

「……噁。」

 

 

他們在一起了,喻文州和魏琛。

乍聽之下是件讓旁人驚訝的事,但想想也算是合理的。

那大概不是戀愛,魏琛這麼想。雖然他離戀愛這回事已經很久遠了,或許年輕時有那麼點心思,後來全撲在了榮耀上,前後對象換了不少,但有幾個刻骨銘心倒還真難說。或許曾經有那種對某人瘋狂迷戀的勁頭已經消失殆盡。

不是你不好。他這麼對喻文州說,是我老了。

我已經不會再24小時想著同一個人,不會因為誰不在身邊而痛苦食不下嚥,不會看到對方和別人相處時感到忌妒,也不會為了誰高興得一晚上睡不著覺──那是他年輕時戀愛的模樣。

「我明白。」

喻文州只是點了點頭,魏琛說這句話時他們正在廚房,而喻文州在洗菜。

「前輩不必24小時想著我也不要緊,分個三十分鐘給我就好了。」

最後他選定了前輩作為對魏琛的稱呼。魏琛不喜歡別人喊他名字,連名帶姓的叫是喻文州自己不自在,喊著魏隊被以「我早就不是了」為由嫌棄──總不好喊老魏吧,這不是他的風格。

喻文州也不是對稱呼很在意的類型,稱呼代表距離之類的,女孩子家才上心。

甩了兩下喻文州遞來的菜,魏琛一股腦地全塞進炒菜鍋裡。

 

 

家裡冰箱放了兩手啤酒。

喻文州退役之後,榮耀聯盟發出邀請,希望他進入聯盟工作,喻文州答應了下來,最後選址在B市定居。

魏琛也在。聽說喻文州要在聯盟任職後,立刻往超市買了啤酒,嚴肅的表示要訓練喻文州的酒量。

「以職業選手的平均酒量素質去應酬穩死。你總不能每次都打混摸魚吧!」他說:「至少要練到你可以自己搭計程車回家,老夫可不想每次都去接人。」

喻文州的酒量以職業選手來說是不差的──以職業選手而言。

當魏琛看見他拿出一根吸管悠閒地慢慢吸著完成功課量時大翻白眼:「哪來的娘們喝法!」

「這樣不容易醉。」

「你可別告訴我你出去也這樣喝。」

「目前來說是這樣。」

「聽好,你越表現出酒量不好,人家就越想灌趴你,懂不?」

「前輩真懂。」

「當然,這事我常幹。」

「……」

喻文州難得沉默時,魏琛把那根塑膠吸管折了塞進垃圾桶裡。

 

 

「還趴著呢?」

魏琛洗完碗後從廚房晃出來,喻文州還躺在沙發上緩酒勁,今天多試了點,結果把自己給放倒了。

「還行……」

因為還暈著,喻文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虛弱。

「都過多久了還不見長進啊。」魏琛感嘆,怎麼練個酒量這麼難呢?

「我有進步。」

「還不是倒了。」

「有點暈而已。」

「這就叫倒了,傻貨。」

電視嘈嘈雜雜的放映著國際新聞,什麼恐怖份子槍擊案,魏琛感到無趣地嘖了一聲,按著遙控器尋找電競類新聞,中途點起了一根菸。

喻文州聞到了菸草點燃的氣味,那是魏琛常抽的香菸牌子。

是他一直追循著的味道。

視野被淡薄的煙霧籠罩得有些模糊。

「掛了?」

魏琛瞥了一眼身旁。見對方沒什麼反應又把視線轉回電視節目,又按了幾下遙控器。

 

 

魏琛是衷心地覺得這樣的生活不錯,雖然他從來沒有這樣告訴過喻文州。

還記得有句話說,和你組成家庭的可能不是你最愛的人,但要是你能和他相處一輩子的人。如果你想著一輩子。

魏琛覺得自己在這方面還是挺傳統的,他自認沒那個力氣和本錢在花叢流連。

能安定下來很好。

喻文州是個不錯的家人。

很舒服,是可以相處一輩子的類型。

魏琛是很清楚的,他的優秀,他的努力,他的好個性。

他盼著他好,即使陪在身邊的不是自己。

「哪天想分手的時候不要客氣啊,請老夫吃頓大的就好。」

「……我沒辦法。」

「喲,這麼窮!那就沒辦法啦,老夫就賴著了。」

 

 

喻文州覺得自己的似乎記憶空白了一下。

魏琛嘴上那根菸還點著,看起來也燒沒多久。大概一分鐘左右。

電視仍跳躍著鮮豔的色彩,看上去是綜藝節目。但音量被壓得極小,他甚至聽不見主持人畫面看上去誇張的笑聲。

煙灰缸已經堆滿了燃盡的菸蒂,喻文州記得晚飯前才清過的。

「醒啦?」魏琛查覺到身旁的動靜,站起來伸個懶腰後往房間走去。

喻文州知道他是要回房打榮耀,電腦在房間裡。

他去沖了澡,洗掉身上的酒氣也讓自己精神點後也進了房。

沒有野圖boss刷新,魏琛隨便選了個五人小本。

「幹什麼?」

「……剛剛的綜藝節目看起來很難看。」

「無聊死了,主持人的笑話根本不好笑。」

「前輩可以直接進來打榮耀的。」

魏琛沉默了一陣,手上的副本推到一號boss,手上沒停頓地開了怪,接著一堆堆的技能就猛往怪上招呼,滑鼠和鍵盤聲響喀拉喀拉地響。

喻文州也沒吭聲,就看著他下本,小本而已,十分輕鬆,小失誤也死不了人。

直到一號boss倒下,撿了掉落,魏琛才點了頭:「是啊,我可以。但我能辦到的也就這麼多了。」

他坦然地說著,回頭操作腳色繼續向前,拉了個小怪開打。

喻文州也開了電腦,沒有上榮耀,而是點開了QQ,看著永遠有人掛著99+未讀訊息職業選手群有些恍神。

而魏琛在說完那句話後就沒再搭理他。

 

 

──我沒辦法。

那時喻文州想說的是,他無法像魏琛這樣,說放開就放開,無法像魏琛一樣只盼著對方好。這是他魏琛獨到的溫柔,而喻文州自認這事他怎樣也做不來的。

他可以忍耐,可以付出,但一旦抓進手中,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放手。

因為無論如何,他都希望魏琛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前輩。」

「幹啥?」

「今天,麻煩你了。」

「啊?抽菸麻煩?看電視麻煩?」

「謝謝。」

「……嘖。」

兩個人隔著兩台電腦,明明是對不上視線的。魏琛卻是刻意地把注意力放在榮耀上,一個操作推倒了最終BOSS。

取了根菸,打火,點燃,深吸了一口。

「肉麻什麼,都是家人。」

他吐了個大煙圈。



【END】


很長的後話

說道喻魏這個CP有點奇妙啦......我在看文時就一直被刷喻魏(?)例如說那個最後跳喻x(不掐,低調)的那個誰(?)還有always愛著大叔的那個誰(?
這個cp我也蠻喜歡的嗯......
我主要買的是喻X股其實大家都知道(?)但我一直不寫喻X是因為我覺得沒什麼特別的想法(ry)就有點小治癒恩
喻魏我是很想試試的,但我一直不太敢寫

因為

這兩個人

超麻煩的(倒

小心思很多的兩個人(趴)要把十句os濃縮成一句對話還可能不是真心話之類的(趴)
我覺得有夠難把握(?)不像ㄏ一(注音文抱歉啊但低調不掐)有話說話有事說事有屁放屁(幹)好啦至少我自己的解釋是(?
畢竟如此坦蕩蕩如台台我(撥頭髮)這種糾結來糾結去實在.....苦手......
至於為何鼓起勇氣上了.......我不想說(幹
-------
現在重看了一次後覺得有些喻魏喻無差(?)反正誰貢獻屁股誰是受(幹)
順帶一提個人認為老魏甘願獻屁股的理由可能是我在爽他在累之類的(ry
好啦來說說為何我寫成這種鬼樣子......

靈感來源是“只要能贏,老夫就當回你的吉祥物。”←這句話
開玩笑成分很多啦我知道XDDDD但我想表達的就是這種感覺(?
只要對方好自己無所謂的(???)大氣(???
以及大家都喜歡寫魏琛糾結糾結糾結......我糾結不過別人......我......大家都就當他糾結完了唄......

喻文州.....幹我不知道啦(逃避現實

因為我不會寫他們談戀愛(????)就讓他們跳過了(??????)反正都是一家人(???)然後有人說我標題總是很隨便我也......不會取正經的.......

感謝大家的支持XD(好囉嗦)
最後 @啼啼  兩千多字欸比你的生賀還多(?)有沒有超有誠意(?

评论(11)
热度(44)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