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全職】【韓葉】料理小記

嗨大家好這裡是台台(←

第一次試寫全職就送給韓葉啦哈哈//

各種爆炸OOC請不要介意((←

 @啼啼 寶貝我來找你玩高興嗎(啥


【料理小記】

「人在專心的時候會不知不覺的低下頭。」
當葉修用格外認真的語氣突然冒出這句話時,韓文清只覺得葉修又開始莫名其妙了。想著也不是第一次,就沒作出任何反應。
「小心別整個頭都掉進麵碗裡啦?」
直至看見認真語氣下那張不正經的笑臉,才知道是笑話他。
但韓文清還是沒理,低頭吃他的麵。
葉修似乎也不需要他的搭理,拿起自己的那份就咕嚕咕嚕地把麵湯喝個精光。
他一直是那個調調,對榮耀以外的事都不怎麼講究。這回也是,頂著全霸圖俱樂部的殺人眼光正大光明的溜進來觀光──誰也不知道他怎麼進來的──就這樣大剌剌的拎了兩件衣服就霸占他的床,還半開玩笑的說忘了帶洗漱用品不如老韓你的牙刷借我用用唄?
彆扭或不好意思大概從沒在葉修的人生出現過,擺著一副主人的模樣,也沒招呼一聲就自己用了小廚房,還給韓文清下了碗麵作消夜。
「你幹什麼?」
「肚子餓啦,順便給你下一碗。感動嗎?」
訓練到這個時間確實有些餓,韓文清也沒多矯情,直接拉過碗來拿起筷子吃了一大口。
然後他被嗆得咳嗽連連,原來葉修在裡頭灑了分量用豪邁還不足以形容的黑胡椒。
「咬到胡椒粒啦?」
他哈哈大笑。
「辛香料真厲害不是?一小把就能讓一個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一小把?韓文清十分質疑葉修採用的措詞。
韓文清倔著把那碗麵吃得乾淨,一滴眼淚也沒掉。

葉修的手藝如何?
林敬言半開玩笑的問韓文清這個問題時,他倒琢磨了一陣子。
葉修算是有概念的人,至少油鹽糖醋醬油沒搞混過,其他部分就相當不好說了,尤其調味時那叫一個隨便,幾乎是手邊抓一把就扔進去了,也不知道扔了多少。
韓文清生日那天,葉修烤了一個小蛋糕。
嘴上說著隨便弄弄的,但要知道讓他放下榮耀鑽進廚房去弄些有的沒的可不容易。
鹹。韓文清給了一句感想,只有一個字。
鹹的嗎?他先是疑惑的瞪了瞪眼,才又哦了一聲,說那時覺得糖放多了,就抓點鹽平衡下。
放了多少?
誰記得啊?難吃嗎?難吃別勉強啊。
他自己也吃了一口,笑著說真的是鹹的耶哈哈,湊過來和韓文清搶蛋糕,最後給他搶走了大半個,讓韓文清很是無奈。
要說如何,就是隨興吧。
百分之六十靠感覺,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看他高興,大致上是這種感覺。
雖然有時也能給他矇到一些味道不錯的菜,但一從廚房出來作法也早早的忘了,沒有第二回。
習慣了葉修這種個性,反正手藝也從來不是重點。
最後他這麼回答林敬言。
──不怎麼樣。


過了兩天,韓文清在小廚房裡見到和電子秤大眼瞪小眼的葉修。
又幹什麼?想著葉修這輩子大概和電子秤這種謹慎的東西無緣,正想去問就被葉修給瞧見了。
「老韓你有空啊?來幫把手吧。」
「發什麼神經?」
「跟別人要了食譜,想說閒著就玩玩。不說那個了,這破玩意我搞不定啊。」
「不就是把東西丟上去而已嗎。」
「是食譜太龜毛,份量還帶小數點的!」
「跟誰要的?」
「張新傑。」
「……」
怎麼平常大氣成那副模樣,一龜毛就這麼折騰人了?看他放一匙就多了點,撈了些起來又少了點,果真麻煩讓人頭疼。他們對遊戲裡的各種細微操作很有心得,這種現實中的一絲不苟就不拿手了。
「……鹹的也不錯。」
看著葉修又和電子秤瞪眼瞪了十來分鐘,韓文清沒忍住一聲嘆息。
葉修笑了,笑他的耿直和不善說謊,隨手又是一大把鹽下去。
一如既往的隨意不講究。

「鹽放太多了。」
最後烤出來的成品誰也不想碰,就被完好的送給食譜提供者,對方也很是認真的回饋了感言。
「這樣放鹽,久了會洗腎的。」
韓文清把這句評語轉告給廚師本人。
葉修聞言好一陣狂笑,「哎呀不是吧你這是要我每天煮給你吃啊?」
「感覺不壞。」
「沒門。弄這一個小玩意就快把我給煩死了。」
葉修口頭上嫌棄著,也不像真的感到厭煩:「泡了茶,喝嗎?大半夜喝咖啡傷胃。」
「輪不到你擔心。」
他還是笑得那樣沒正經,再次往廚房裡一鑽,端了碗麵出來。
「你不吃?」
「剛剛吃飽啦。」
韓文清到底搞不清楚他跑來這裡要做什麼,旁若無人的走進來,自己家般的到處晃,看到空電腦還會隨便一坐就開始幫興欣搶起BOSS來,對身旁遞來的殺意陣陣視而不見,還一天到頭往廚房裡鑽。
「明天回去啦,難過不?」
「一點也不。」
「呵呵。」
他翻開頂上的青菜,果然不負所望的灑了一大片黑胡椒。
「驚喜吧?吃了要記著我啊。」
「同樣的梗玩兩次不膩?」
「還等著玩第三四次呢,哈哈。」
韓文清還是憋著吃光了那碗麵。
這回他還是被嗆著了。


在中餐時間隨意叫了碗麵,大碗的。
俱樂部的餐廳韓文清是吃慣了,裡面有什麼料都數得清楚。
夾了口麵正要吃,又放下筷子,拿起胡椒罐。
他突然想起那兩個晚上葉修給他下的麵。
一大堆的胡椒,黑壓壓的。
這回反倒覺得眼前這碗早吃習慣了的面怎麼吃都不對勁。
韓文清又灑上了更多的胡椒。
刷刷兩聲,他才發現俱樂部裡準備的是白胡椒,湯匙隨便一攪就看不見了。


葉修的手藝如何?
林敬言這麼問過,韓文清也清楚記得他當時的回答。
他說,不怎麼樣。

的確不怎麼樣。
但他中意。




【END】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歡在下面廢話((別

嗯.....說什麼呢......

這對寫起來蠻順手的(????)

嗯,我的菜(???)

豪啦韓葉圈如此之大一只台台這裡獻醜啦XD

感謝各位//

评论(5)
热度(39)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