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馬場林】浴室沒熱水了

半夜不寫稿子摸個馬場林,想了想還是發個LOFTER  除除草(

最近天氣冷到打字困難,大家要注意保暖(.......


只想寫對話  敘述很隨便

只看了動畫BUG是一定有的  淋浴間之類的

OOC大注意



【浴室沒熱水了】

『對店長而言,果然料理是件高興的事吧?』
『那是當然,能看到顧客的笑容,就是我身為廚師最大的目的……』
「──不是為了錢嗎。」
見大賣場的塑膠袋連同裏頭的罐子一同被甩到桌上,馬場輕輕「哎」了一聲,將手中的橘子剝成兩半:「年輕人別說那麼沒夢想的話啊。」
然後將其中的一大半塞給沙發另一端、只顧上整理自己頭髮坐姿卻異常不雅的林。
「為什麼要看這種愚蠢的綜藝節目?棒球呢?」
「這個時段沒有啦。」
「是喔。」還以為這些腦袋裡只有運動的肌肉笨蛋二十四小時都在進行賽事,看來也不盡然如此,「所以?難道你當偵探的目的是為了委託人的笑容?」
「嗯,可以這麼說。」
「……腦子有問題。」林看向馬場的表情宛如在看一個傻子,「服務別人會覺得高興?」
「因為我是熱心助人的善心人士啊。」
就繼續吹吧你。林翻了個大白眼,直接把四分之一的橘子往嘴裡塞,嚼了兩口就連種子也不吐地全吞下肚。
了不起的不浪費食物主義。
「對了,既然當廚師最大目的是顧客的笑容,那殺手呢?」
「當然是錢唄。難道還能是目標那張死臉不成。」
「啊哈哈哈,說的也是。」加上有時候委託人的笑臉還讓人挺火大的。這份工作除了錢以外沒什麼成就感可言。馬場也將一辦橘子往嘴裡送,雖然不剥纖維束,但種子還是要吐的。
「對了,林林。」
「又幹嘛呢。」
「為什麼我說要買螺旋藻,買回來的卻是一罐東西啊?這是什麼?健康食品?」按馬場想像,應該要是一包類似紫菜或海帶芽之類的東西才是。
「我大賣場轉半天就只找到這個。這麼冷的天真虧你好意思。」
「你不是正好在外頭嘛……我瞧瞧,螺旋藻粉?」
「挺不錯啊,你就跟泡麵的調味粉一起拿去沖熱水,讓湯變得綠油油的好了。」
把剩下的橘子全部吞下肚後林拍拍裙子站了起來。
「啊啊,等等。」
「……又有什麼毛病?」
「浴室沒熱水了。」
「啊?」
難道沒繳瓦斯費?他一臉難以置信。
「怎麼說呢……洗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就不熱了。大概熱水器出什麼問題了吧,明天會請人來看看的。」
「開什麼玩笑,那我今天怎麼辦?」
「啊──那個,突然往心臟潑冷水不好喔,要從四肢開始慢慢地──」
沒人問你冷水澡要怎麼洗──林一時氣結,可這也不是發脾氣能解決的事。馬場說洗到一半沒了熱水,換而言之他方才也是被淋了一身冷水,挺可憐的。
「……算了。就這麼著吧。」
「欸?真的假的?」
他聳聳肩,把馬場難得真心錯愕的疑問拋在後頭。
不過是冷水澡,以前又不是沒洗過。

/

回到沙發處,電視頻道又換成了棒球直播。果然這些傢伙就算不到二十四小時,至少有二十二小時都在打棒球吧。
「──洗得舒服嗎?」
「怎麼可能,我可是邊吹頭髮邊發抖啊。」
一切生活習慣都很糟,唯有對頭髮特別上心。吹風機還是林特地從原本的住處拿來的。事務所裡放的那隻破爛壓根沒法用。
「我想也是。畢竟沒有熱水嘛──所以給你個好東西。」馬場招了招手,讓林也在沙發上坐定後,往他懷裡放了一個包著毛巾的小東西。
「……啥?」
「熱水袋。」
「你是哪來的老婆婆麼。」
「別這樣啊,最近我晚上都抱著這個睡覺耶。現在先借你抱,等等可要還給我。」
「誰稀罕啊,智障。」
林咕噥了句,倒也沒拿熱水袋往馬場臉上砸,就是老老實實地抱著,看電視裡的人擊球、奔跑,身旁的人情緒亢奮得像個傻子,讓他莫名光火。
「……怎麼?」
喜歡的打者被三振出局,馬場還沒來得及失望,有個人就毫不客氣地連著熱水袋一同窩上來。上一秒還罵著智障,下一秒就正大光明地躺在他身上,這人的情緒也是讓人摸不透。
「特別優待。」
「什麼?」
「你不是服務別人會覺得高興嗎,難得本大爺紆尊降貴,讓你這個喜歡當善心人士的人好好爽一把啊。」
「……哦──」馬場把一些不可言說的想像塞到腦袋角落去。
「那邊剛好還有個毯子,不趕快熱心助人一下嗎。」
「那可不成,毯子是我要用的。」
那是他半夜看棒球時愛用的小毯子,可不能輕易出讓,「你用這個將就一下。」他把毯子搶過來自己包著,身上穿著的外套則脫下來直接一團放到林身上。
「……嘖。」
感覺輸了。
「對了,想知道我為什麼突然想買螺旋藻嗎?」
「……」
「……」
「……要說就快說。」
「哎唷,就是昨天做了個夢,夢到枕頭邊長了一堆植物。」「你睡的那邊?」「你睡的那邊。」「噁。」「那個東西長得細細長長,半夜還會變長,會伸到人的耳朵裡哦。」「我要吐了,現在就要吐了。」「我就想不能這樣啊,得清一清,就打電話到次郎那兒問該怎麼辦才好,結果次郎就說那東西叫螺旋藻,很好處理的,全部丟進洗衣機裡面,它們就會全部得憂鬱症啦。」
醒來時就想著,不然就買來吃吃看吧,不然總是吃泡麵也不好唄。馬場哈哈大笑。
「……就這樣?」
「就這樣。而且我剛剛找了一下,螺旋藻跟我夢裡長的完全不一樣嘛。」
「什麼鬼。」
我竟然就為了這則荒謬的夢在大賣場裡轉半天──林嘟嚷了半天,最後選擇把身上那坨皺得和醃菜沒兩樣的外套給攤開,好讓整個肩頭都能縮進領口底下。


/

後日談。

加了螺旋藻粉的泡麵非常難吃。


【END】



其實沒熱水的是我家浴室,差點被冷死,熱水袋還要自己煮,覺得想哭(x

丟進洗衣機裡面會憂鬱症的螺旋藻是我前天晚上夢到的  話說夢中的螺旋藻根本不是螺旋藻  比較像傑克豌豆裡面的豌豆樹(......


评论(9)
热度(65)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