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爆炸

台台兒
各種爬牆 隨便亂寫
http://www.plurk.com/shin11235813
↑主要在噗浪活動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赤安】幸福過剩症候群(02)

期末剩通識了!!!!快解脫了!!!!

其實差點忘記要來更新哈哈哈


這章很短w

那啥的描寫一點點點  清純的孩子還是迴避一下☆


(01)   (02)


對了沒意外的話cwt可能出個小料或無料,但完全不知道要寫什麼該怎麼辦RRRRRRR


(02)

 

被赤井充滿時降谷自然地閉上眼睛,下意識撫摸自己的腹部,彷彿隔著薄薄的肌肉能感受到他的脈搏。

他想像著赤井的鼓動,想像他們心跳重疊然後合而為一。

「還行嗎?」赤井握住了他的手。

哪時變得這麼溫柔了。降谷簡直想笑,以前他們一旦身體交疊就和瘋子沒什麼兩樣,全然丟棄理智只一味地追求快樂,不要命了似地緊抓著對方不放。

不知何時開始這一切變得緩慢而確實,不若以往只像場狂亂而絢麗的夢境。他們多了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相互對話、觸碰。

但這回有點溫吞過頭了。降谷抬起身子給了個鼓勵性質的親吻,想更多地點燃赤井的理智,有時太過緩慢會讓他不耐。

而偶爾強勢起來的赤井非常迷人。

他如願以償地換得狂風暴雨般的攻勢,打在頸側的吐息彷彿帶著甜美的電流,降谷抬起彷彿麻痺了的指尖,用親吻或撫摸回饋。

似乎要到了。他伸手去撫摸赤井汗津津的右頰。

「零。」

赤井放緩動作,握住了貼在自己臉上的那隻手,把自己的臉更加地埋進泛著高溫的掌心。

「嫁給我。」

「......?」

腦子糊成一團的降谷沒法很好地理解那句話。吃力地張開眼,赤井的表情除了情動、還帶著莫名的期盼。

「嫁給我。」

「你──」

他立刻清醒了,和喝醉酒比起來,從情慾中清醒本就更加容易。

「我記得你說暫時不提這件事。」

「已經過好幾個月了。」

你該再重新考慮一下,赤井的語氣認真而誠懇。

「我認為是時候了。我們該──」

「你在拿這段關係威脅我嗎,親愛的?」

降谷啞然失笑,「你覺得這麼做我會接受?」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

「你只是很想結婚嗎?」

「我是想和你結婚。我想知道為什麼不,你是不婚主義?」

「我……」

降谷移開了視線,感覺指尖以可怕的速度冷卻下來,明明他們下半身還緊緊相連,「我覺得我們不必結婚。」

「但也不必不結婚吧。」

「話怎麼能這麼說。你這樣把雙方逼到窒息有意思嗎?」

他沉默了下來,降谷知道這代表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事,卻不想辯解、或無從辯解起。他還是習慣用沉默面對很多事,就像多年前的那些誤解,這讓降谷莫名有些焦躁──他又在隱瞞什麼?

而自己是否該主動追問?

就在降谷決意開口時赤井的體重整個壓了上來,他環住降谷的脖子,一下一下的呼吸有些沉重,就像個尋求安慰的孩子。

該說什麼呢,他閉上眼撫摸赤井帶著自然捲的頭髮,此刻說愛似乎過於蒼白而無力,確認這些並無意義。

「……不是你不夠好,秀一。」

其實降谷認為是自己的問題。但他想他得知道。自己不想結婚的原因,赤井非結婚不可的原因。在那之前──

「先繼續好嗎?我想要你。」至少先讓今晚有個美好的句點,讓他們能安穩睡去。

降谷沒忘記先前糟糕至極的第一次求婚,半年過去,第二次也沒好到哪裡去。

為什麼總要選擇在這種場合破罐子破摔?要場面一尷尬他們可能連愛都做不成,赤井怎麼就沒想過這種可能性。

早已有前車之鑑還是學不乖──真是該死的可愛。

赤井吻上來時他自然而然地張唇迎接,再次體會了自己的無藥可救。意識隨著漸漸被抽乾的空氣模糊,他的眼角泛出生理性的淚花。

降谷的思考中斷了一會兒。

/

每回趴在赤井肩頭或是胸口他就會犯睏。

降谷實在喜歡他入浴過後的頭髮,泛著溫暖的水氣,以及令人舒心的肥皂味道。曾經對他而言這樣的舉動相當困難,如今也習慣了這樣彷彿暴露自己弱點的撒嬌舉動。

他已經孤獨太久,聽著強而有力的心跳會讓他安心。穩定的脈搏也好平順的呼吸也罷,眼前的男人無論何時都這般充滿了生命力。

所以說這樣就很好了。赤井略高的體溫讓他掌心發暖,瞇著眼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

「零。」

「做什麼?又要求婚?」

「對。」

「……你真是學不乖。」

我就姑且聽聽看唄。降谷微微抬起身子,讓自己能與赤井四目相對。

赤井深吸了一口氣。

 

「親愛的,你是我唯一的太陽,夜空中的月亮,銀河裡最閃亮的一顆星,我願愛你一生一世永不分離,所以嫁給我好嗎?」

 

「……」

「……」

「你……剛在浴室裡一直發呆就在想這個?這麼噁心的情話?」

「對。」

降谷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該震驚於這男人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一口氣吐出這麼噁心人的情話,還是該讚賞他能在短時間內想出完全不適合求婚台詞的創造力。想著這男人方才洗澡時腦內都想著什麼亂七八糟的他不禁爆笑出聲,笑了好一陣子才停下。

「回去重來一遍。」

他用指腹蹭去眼角的淚水,笑出來的。

/

「我想了很久,最後這麼決定了。」

「決定什麼?」

「我不打算放棄。」

「就算被拒絕?」

「對。」

「奇怪的傢伙。」

「你不就喜歡奇怪的傢伙。」

「是又怎樣。」

「所以嫁給我?」

「才不要。」



【TBC】


评论(2)
热度(49)
©人生大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